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排龈技术在楔状缺损充填修复中的应用分析

作者:

  [摘要]目的:观察排龈技术应用于临床楔状缺损修复的效果。方法:选择楔状缺损患者36例(218颗患牙),随机分配为排龈修复组和直接修复组,1年复查,参照美国公共健康协会修正标准(USPHS)和姬爱平、王嘉德临床直接评定标准进行修复体及牙龈健康情况临床效果评价。结果:共回访33例(201颗牙),两组修复体脱落率无差异,修复体质量有差异,牙龈健康情况有显著差异。结论:排龈技术应用在楔状缺损修复能提高修复体的质量,减少牙龈炎的发生。

相关优秀题目论文范文阅读:
排龈技术在楔状缺损充填修复中的应用分析
数字电影放映技术在农村电影放映中的应用分析
浅谈PLC技术在电气自动化中的应用分析
无人机遥感技术在测绘工程测量中的应用分析

  [关键词]排龈技术;楔状缺损;修复术;牙龈炎
  [中图分类号]R78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6455(2015)21-0052-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the resin restoration of wedge-shaped defect using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Methods 218 teeth with wedge-shaped defects in 36 patients were enrolled in this study,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resin restored with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and direct resin restoration.The teeth were evaluated according to USPHS criterion at one-year recall. Results 201 teeth in 33 patients were evaluated,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restoration failure between two groups,but the quality of the restoration and the gingiva status differed significantly. Conclusion The application of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in restoration of wedge-shaped defect coul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restoration and avoid gingivitis.
  Key words:gingival retraction;wedge-shaped defect;resin restoration;gingivitis
  楔状缺损是发生在牙颈部的慢性非龋性牙体疾病,在中老年患者发病率可高达90%[1]。其缺损边缘会在龈缘边缘上下,在充填修复时由于龈沟液、血液的渗出而导致治疗失败。本研究将观察排龈技术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充填修复与直接充填修复后1年,两种方法的临床疗效。
  1 资料和方法

相关论文栏目:
计算机应用技术的论文
应用多元统计分析论文
计算机应用技术论文
信息技术教学论文

  楔状缺损是发生在牙颈部的慢性非龋性牙体疾病,在中老年患者发病率可高达90%[1]。其缺损边缘会在龈缘边缘上下,在充填修复时由于龈沟液、血液的渗出而导致治疗失败。本研究将观察排龈技术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充填修复与直接充填修复后1年,两种方法的临床疗效。
  1 资料和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择2013年8月-2014年1月初诊为楔状缺损患者36例(218颗患牙)。纳入标准:①初诊患者,患牙缺损未做过充填修复;②楔状缺损的龈壁位于龈缘下≤1mm;③口腔卫生良好,无牙周病变,牙龈无炎症;④患牙无牙髓及根尖病变;⑤患者知情同意并能复诊;⑥告知正确刷牙方法;⑦随机分组,按就诊顺序单号设为排龈修复组,共18例患者(112颗患牙),双号设为直接修复组,共18例患者(106颗患牙)。

排龈技术在楔状缺损充填修复中的应用分析相关参考属性评定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关于应用分析相关论文范文大学生适用:8000字学院学士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72写作解决问题:怎么写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文献综述、论文结论职称论文适用:刊物发表、中级职称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分析技术的论文题目推荐度:优质技术

  1.2 实验材料和设备
  Ultrapak 00[#]排龈线(Ultradent公司,美国),树脂刀(康桥,中国),AdperTM Easy One自酸蚀粘结剂(3M公司,美国),FiltekTM Z350流动树脂(3M公司,美国),FiltekTM Z350纳米树脂(3M公司,美国),金刚砂车针(MANI公司,日本), Sof-Lex打磨抛光碟(3M公司,美国)及Brilliant Gloss橡皮抛光尖(Coltene公司,瑞士),光固化机(Dentsply公司,美国)。
  1.3 临床操作方法
  所有病例的修复治疗由同一副主任医生完成。在自然光线下,牙齿处于湿润状态用Vita比色板比色。牙体预备时不要求制备机械的抗力型和固位型,但病损区组织面需要被车针轻轻扫过,创造一个裸露清洁的牙釉质牙本质组织面。棉卷隔湿,排龈修复组用树脂刀将Ultrapak 00[#]排龈线自牙体一侧邻间隙龈沟轻轻压入牙龈沟内,暴露楔状缺损龈下部分,同时减少唾液、龈沟液、组织液、血液对组织面的污染,直接修复组不做此项作处理。常规护髓后,选用AdperTM Easy One自酸蚀粘结剂,用沾满粘结剂的小毛刷涂布组织面30s,轻吹5s,光固化10s,完成酸蚀粘结。窝洞封闭,用FiltekTM Z350流动树脂放置于洞底,用探针的尖端引导到位,光固化20s,做窝洞封闭。完成树脂充填,用FiltekTM Z350纳米树脂分层充填并光固化。修形和抛光,用金刚砂车针顺牙面到修复体修形及初抛光,Brilliant Gloss橡皮抛光尖精细抛光,修复面积较大暴露较好的用 Sof-Lex打磨抛光碟精细抛光。
  1.4 评价方法
  患牙于充填后1年复诊,参照美国公共健康协会修正标准(USPHS)[2]和姬爱平、王嘉德临床直接评定标准[3]进行临床效果评价。从充填修复体情况和牙龈健康情况两方面观察做临床评价。充填修复体临床评价为分成功和失败两种,成功:修复体无脱落。失败:修复体脱落。在成功的基础上加入充填修复体外形质量指标:观察充填修复体外形是否完整,形态是否连续,表面是否光滑有无裂痕,修复体边缘是否密合、有无染色、有无继发龋坏。牙龈临床评价为牙龈健康和牙龈炎两种,即牙龈色泽正常,无探诊出血记为牙龈健康;牙龈颜色暗红充血,探诊出血记为牙龈炎。   1.5 统计学分析
  实验所用数据由IBM SPSS 19软件(SPSS Inc,Chicago,IL,USA)进行统计,两种治疗方法之间的治疗成功率以及炎症发生率均通过Mann-Whitney检验进行比较,两种治疗方法的充填体质量比较通过独立样本t检验进行比较(α=0.05)。
  2 结果
  1年后随访患者33例,排龈修复组失访2例11颗牙,观察到101颗牙,直接修复组失访1例6个牙,观察到100颗牙(见表1)。经过12个月的临床观察,仅就充填修复体脱落情况来看,两种治疗方法在修复体成功率上并未观察到显著差异(P=0.146),但将充填修复体的质量指标加入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两种治疗方法在充填修复体的质量上具有显著差异(P<0.05),表明排龈修复组的充填体质量优于直接充填组(如图1)。将两种修复方法术后的牙龈炎症发生率进行Mann-Whitney检验。结果显示,两种治疗方法具有极显著差异(P<0.01),表明排龈充填修复治疗方法引发牙龈炎症的几率显著低于直接修复法(如图2)。
  3 讨论
  近年来,复合树脂材料在牙体缺损修复中应用广泛,并取得了很好的疗效[4]。FiltekTM Z350纳米树脂的主要填料是溶胶-凝胶制备的锆/硅凝聚填料,它的硬度仅次于银汞合金,是硬度最大的树脂材料,而且是磨损最小的复合树脂,小于其它树脂材料,和其它树脂材料相比有显著差异[5]。自酸蚀粘结剂AdperTM Easy One临床操作简单,可减少术后敏感症状的发生[6-7]。FiltekTM Z350流动树脂流动性好,含超微颗粒,弹性模量与牙本质接近,可将树脂聚合时的界面张力通过自身弯曲变形有效释放,减少微渗漏[7]。
  树脂直接粘结牙体修复技术已广泛应用于牙体硬组织缺损修复,唾液、血液和水分对粘结面的污染均可导致粘结失败,进而导致继发龋[8]。排龈技术常用的有排龈膏排龈法、排龈线排龈法、推龈器推龈法及外科切除法。排龈线排龈法是临床上易获得的操作简单而有效的排龈技术。Ultrapak是一种具有有生物适应性的聚合体合成的材料,柔软易成形,不产生碎屑及残片,能较好的推开牙龈,抑制龈沟液、组织液、血液的渗出。排龈线排龈可以使游离龈在垂直方向和水平方向移位,使游离龈和牙面分离,暴露出龈下区域,创造出一个无渗出干燥清洁的组织面[9]。楔状缺损的龈缘常常近游离龈或在游离龈下,充填修复时龈沟液、组织液、血液渗出影响粘结效果,可造成充填材料脱落;充填时未能充分暴露缺损边缘,修复材料与缺损各个壁不密合造成微渗漏、悬突,引起食物滞留,菌斑聚集,造成继发龋坏和牙龈炎症[10-12]。楔状缺损临床治疗的成功率除受到牙体承担咬合力的大小和充填材料的物理性能外,还必须注意在操作过程中尽量避免龈沟液、血液污染[13]。
  由于牙体缺损修复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窝洞的洞缘近牙龈缘,渗出的龈沟液、组织液、血液会因为表面张力的不同顺着根面流入粘界组织面而造成组织面的污染,而洞缘在龈缘下的楔状缺损龈沟液、组织液、血液将直接污染粘结组织面。排龈线可以使游离龈向根方移位并与牙面分离,暴露出龈下病损区域,减少龈沟液、组织液、血液的污染,暴露出一个干燥无污染的粘结组织面,利于粘结修复及成型,减少微渗漏和悬突的发生,从而减少了修复体周围食物滞留,菌斑聚集,故而减少了继发龋坏和牙龈炎的发生。同时良好的组织面暴露利于修复体的修形和抛光,修形抛光是获得良好解剖外形及光滑表面的必要步骤[14]。良好的修形抛光能够减少树脂表面菌斑的吸附聚集及着色,预防牙龈炎和继发龋的发生,使修复体美观,寿命延长,有益维护口腔健康[15-16]。通过1年的观察,排龈技术排龈线排龈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充填修复,充填体的脱落情况与未用排龈线组并无显著差异,但将充填体质量因素考虑进去,则有显著差异,表明排龈修复组的充填体质量优于直接充填组,排龈技术应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修复能提高充填修复体的质量。通过1年的观察,排龈技术应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充填修复引发牙龈炎症的几率低于直接修复法,检验结果显示具有极显著差异,排龈技术应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修复能有效的控制牙龈炎症的发生。排龈线排龈法是临床上易获得的操作简单而有效的排龈技术。
  [参考文献]
  [1]王嘉德,高学军.牙体牙髓病学[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0:75-80.
  [2]Ryge G.Clinical criteria[J].Int Dent J,1980,30(4):347-358.
  [3]姬爱平,王嘉德.应用牙本质粘合剂和复合树脂修复楔状缺损的临床评价[J].中华口腔医学杂志,1996,31(4):19-22.
  [4]Celik C,Arhun N,Yamanel K.Clinical evaluation of resin-based composites in posterior restorations:12-month results[J]. Eur J Dent,2010,4(1):57-65.
  [5]李静,李诗洁,王万山,等.8种复合树脂磨耗性能和硬度的研究[J].口腔材料器械杂志,2014,23(4):173-180.
  [6]付莉,沈露,梁文惠,等.自酸蚀粘结剂Adper Easy One修复牙体颈部楔状缺损的临床观察[J].中国美容医学,2014,23(19):1636-1638.
  [7]许金菊,卜寿山,查伯涛.排龈技术联合流动复合树脂和自酸蚀粘结剂在龈下楔状缺损修复中的临床应用[J].口腔医学,2014,34(7):559-560.
  [8]中华口腔医学会牙体牙髓病学专业委员会.复合树脂直接粘结牙体修复技术指南[J].中华口腔医学杂志,2014,49(5):275-278.
  [9]马轩祥.口腔修复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109-112.
  [10]徐君伍.口腔修复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27-29.
  [11]雷琼.排龈线在楔状缺损修复中的应用[J]. 广东牙病防治,2010,18(11):598-599.
  [12]蔡桥银,吴红霞,陈小峰,等.排龈线在治疗楔状缺损中的临床应用[J].口腔医学,2012,32(3):188-189.
  [13]付莉,王天霆.2种光固化树脂材料修复牙体颈部楔状缺损的疗效比较[J].中国美容医学,2014,23(18):1563-1565.
  [14]Barbosa SH,Zanata RL,Navarro MF,et al.Effect of different finishing and polishing techniques on the surface roughness of microfilled,hybrid and packable composite resins[J].Braz Dent J,2005,16(1):39-44.
  [15]Attar N.The effect of finishing and polishing procedures on the surface roughness of composite resin materials[J]. J Contemp Dent Pract,2007,8(1):27-35.
  [16]Watanabe T,Miyazaki M,Takamizawa T,et al.Influence of polishing duration on surface roughness of resin composites[J].J Oral Sci,2005,47(1):21-25.
  [收稿日期]2015-09-10 [修回日期]2015-10-29
  编辑/何志斌   [摘要]目的:观察排龈技术应用于临床楔状缺损修复的效果。方法:选择楔状缺损患者36例(218颗患牙),随机分配为排龈修复组和直接修复组,1年复查,参照美国公共健康协会修正标准(USPHS)和姬爱平、王嘉德临床直接评定标准进行修复体及牙龈健康情况临床效果评价。结果:共回访33例(201颗牙),两组修复体脱落率无差异,修复体质量有差异,牙龈健康情况有显著差异。结论:排龈技术应用在楔状缺损修复能提高修复体的质量,减少牙龈炎的发生。
  [关键词]排龈技术;楔状缺损;修复术;牙龈炎
  [中图分类号]R78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6455(2015)21-0052-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the resin restoration of wedge-shaped defect using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Methods 218 teeth with wedge-shaped defects in 36 patients were enrolled in this study,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resin restored with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and direct resin restoration.The teeth were evaluated according to USPHS criterion at one-year recall. Results 201 teeth in 33 patients were evaluated,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restoration failure between two groups,but the quality of the restoration and the gingiva status differed significantly. Conclusion The application of gingival retraction cord in restoration of wedge-shaped defect coul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he restoration and avoid gingivitis.
  Key words:gingival retraction;wedge-shaped defect;resin restoration;gingivitis
  楔状缺损是发生在牙颈部的慢性非龋性牙体疾病,在中老年患者发病率可高达90%[1]。其缺损边缘会在龈缘边缘上下,在充填修复时由于龈沟液、血液的渗出而导致治疗失败。本研究将观察排龈技术用于临床楔状缺损的充填修复与直接充填修复后1年,两种方法的临床疗效。
  1 资料和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择2013年8月-2014年1月初诊为楔状缺损患者36例(218颗患牙)。纳入标准:①初诊患者,患牙缺损未做过充填修复;②楔状缺损的龈壁位于龈缘下≤1mm;③口腔卫生良好,无牙周病变,牙龈无炎症;④患牙无牙髓及根尖病变;⑤患者知情同意并能复诊;⑥告知正确刷牙方法;⑦随机分组,按就诊顺序单号设为排龈修复组,共18例患者(112颗患牙),双号设为直接修复组,共18例患者(106颗患牙)。
  1.2 实验材料和设备
  Ultrapak 00[#]排龈线(Ultradent公司,美国),树脂刀(康桥,中国),AdperTM Easy One自酸蚀粘结剂(3M公司,美国),FiltekTM Z350流动树脂(3M公司,美国),FiltekTM Z350纳米树脂(3M公司,美国),金刚砂车针(MANI公司,日本), Sof-Lex打磨抛光碟(3M公司,美国)及Brilliant Gloss橡皮抛光尖(Coltene公司,瑞士),光固化机(Dentsply公司,美国)。
  1.3 临床操作方法
  所有病例的修复治疗由同一副主任医生完成。在自然光线下,牙齿处于湿润状态用Vita比色板比色。牙体预备时不要求制备机械的抗力型和固位型,但病损区组织面需要被车针轻轻扫过,创造一个裸露清洁的牙釉质牙本质组织面。棉卷隔湿,排龈修复组用树脂刀将Ultrapak 00[#]排龈线自牙体一侧邻间隙龈沟轻轻压入牙龈沟内,暴露楔状缺损龈下部分,同时减少唾液、龈沟液、组织液、血液对组织面的污染,直接修复组不做此项作处理。常规护髓后,选用AdperTM Easy One自酸蚀粘结剂,用沾满粘结剂的小毛刷涂布组织面30s,轻吹5s,光固化10s,完成酸蚀粘结。窝洞封闭,用FiltekTM Z350流动树脂放置于洞底,用探针的尖端引导到位,光固化20s,做窝洞封闭。完成树脂充填,用FiltekTM Z350纳米树脂分层充填并光固化。修形和抛光,用金刚砂车针顺牙面到修复体修形及初抛光,Brilliant Gloss橡皮抛光尖精细抛光,修复面积较大暴露较好的用 Sof-Lex打磨抛光碟精细抛光。
  1.4 评价方法
  患牙于充填后1年复诊,参照美国公共健康协会修正标准(USPHS)[2]和姬爱平、王嘉德临床直接评定标准[3]进行临床效果评价。从充填修复体情况和牙龈健康情况两方面观察做临床评价。充填修复体临床评价为分成功和失败两种,成功:修复体无脱落。失败:修复体脱落。在成功的基础上加入充填修复体外形质量指标:观察充填修复体外形是否完整,形态是否连续,表面是否光滑有无裂痕,修复体边缘是否密合、有无染色、有无继发龋坏。牙龈临床评价为牙龈健康和牙龈炎两种,即牙龈色泽正常,无探诊出血记为牙龈健康;牙龈颜色暗红充血,探诊出血记为牙龈炎。

常见问题解答

我要提问  匿名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