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大数据与侦查模式变革研究

作者:裴颜

  【摘 要】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技术被广泛运用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在这样的大数据时代,犯罪已经无法依靠传统的侦查模式进行有效地打击犯罪与预防。而大数据驱动的侦查模式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和研判,能快速提取信息,预测犯罪,提高侦查效率。尽管大数据具有先天优势,但仍存在一些弊端,需要规范的机制来保障大数据侦查模式的运行。

相关优秀题目论文范文阅读:
大数据时代下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变革研究
中职计算机类课程信息化教学模式中学生学习方式变革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行政审批模式变革:内涵意蕴与研究逻辑
大数据视域下创新创业生态系统的变革研究

  【关键词】大数据;犯罪侦查;模式变革
  一、大数据驱动的侦查模式
  侦查模式是指侦察机关和侦查人员为实现侦查目的,依照法定程序,运用特定侦查手段开展侦查活动的规范样式。作为信息化时代的产物,大数据驱动的侦查模式,是以大数据技术为基础,侦查人员通过对海量数据进行综合的挖掘、比对、分析判断,发现其中的规律,从而查获案件线索的一种特定类型侦查模式。
  二、大数据是侦查模式变革的必然选择
  (一)大数据时代犯罪现状要求侦查模式变革
  根据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7年,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453.1万人,起诉717.3万人,较前五年上升19.2%。i近二十多年来,犯罪总量大,增长迅速。刑事案件立案数平均每年增长22%以上,超过了全国GDP的增长。网络犯罪的形势也更加的严峻,犯罪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利用网络进行犯罪,其传播范围更加广泛,形式更为隐蔽,影响也更加恶劣。新型犯罪不断增加,尤其是网络犯罪表现出复杂、多样化的特征,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能力及反侦察能力越来越强,形势较为严峻,给公安部门的案件侦破带来了更多的困难与压力。

相关论文栏目:
企业经营模式研究论文
科学研究的论文
高中研究性学习的论文
数据库的论文

  (一)大数据时代犯罪现状要求侦查模式变革
  根据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7年,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453.1万人,起诉717.3万人,较前五年上升19.2%。i近二十多年来,犯罪总量大,增长迅速。刑事案件立案数平均每年增长22%以上,超过了全国GDP的增长。网络犯罪的形势也更加的严峻,犯罪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利用网络进行犯罪,其传播范围更加广泛,形式更为隐蔽,影响也更加恶劣。新型犯罪不断增加,尤其是网络犯罪表现出复杂、多样化的特征,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能力及反侦察能力越来越强,形势较为严峻,给公安部门的案件侦破带来了更多的困难与压力。
  (二)犯罪行为数据化是侦查模式变革的现实
  当前时代,因为计算机和网络的普及,数据无处不在。如手机通话记录、微信定位、网页浏览记录、公共场所的监控摄像头等等,这些都是大数据所记载的数据类型。可以说我们的日常生活信息都可能被电子化的数据记录下来。对于犯罪分子也一样,其犯罪行为也将被大数据记录下来,帮助侦查机关在侦查中利用这些数据确定侦查范围和方向。

大数据与侦查模式变革研究相关参考属性评定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关于侦查变革论文范文集大学生适用:7000字学士学位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82写作解决问题:毕业论文怎么写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论文选题、参考文献职称论文适用:期刊目录、职称评初级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变革模式的论文题目推荐度:经典模式数据选题

  (三)传统侦查模式的弊端
  传统的侦查模式一般通过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和摸底排队等手段来抓获犯罪嫌疑人。在大数据时代,犯罪呈现出更加严峻和复杂的态势,犯罪形式也在不断变化。首先是犯罪思维严密,运用科学思维实施犯罪;其次是犯罪智能化,犯罪工具和手段不断升级,多利用科学技术实施犯罪。此类案件往往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受害群体分布广、数量大,性质恶劣。在传统的侦查模式中,由于受到侦查人员经验和能力的限制,不仅消耗大量的警力资源,而且信息的准确性差,缺乏稳定性。此外,在网络犯罪中,不会留下指纹、血液等犯罪证据,传统的现场勘验在这类案件中就会束手无策,不能够获得有效的犯罪信息,势必无法开展侦查工作,给案件侦破增加了难度。
  在需要保持破案率增加的前提下,传统的侦查模式就暴露出很大的缺陷,显得力不从心,无法应对种类繁多的犯罪。如果再完全依赖“由案到人”的传统侦查模式去破获案件已经不能适应现代侦查工作的需要,无法满足打击犯罪的要求,因此,必须对侦查模式的变革与转变。
  三、大数据侦查模式的优势分析
  首先,推动着侦查技术的深刻变革。传统的侦查模式,主要依靠人力,缺乏技术,是被动型、非智能化的侦查模式。在大数据时代,充分发挥大数据的资源共享、結果预测功能,可以帮助侦查人员找到案件侦破关键信息,抓获犯罪嫌疑人。特别是依托于GIS技术和犯罪热点制图COMPSTAT系统的犯罪预测技术、警务大数据平台的运用,使得信息获取更加便捷,在打击犯罪方面成效颇为显著。由此,我们可以坚信大数据已经使犯罪侦查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
  其次,提高侦查工作的效率,降低侦破案件的难度。当犯罪发生后,侦查人员不能仅仅局限于犯罪现场,而是通过对数据进行提取、分析、甄别,整理犯罪信息间的关联因素,进行数据整合,挖掘数据价值,侦查工作更加具有针对性,也更可能有效预测犯罪嫌疑人的可能去向,从而帮助公安部门得以更加快捷、科学地制定出相应的措施对策,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为案件的侦破节省大量的侦办时间及时抓捕犯罪嫌疑人,更好地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
  最后,有效预防和打击犯罪。在数据驱动的社会治理模式下,通过深入分析数据,将各种分散的信息彼此联系,及早地发现犯罪迹象,预测特定地域的犯罪情势,从而适时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即将出现的各种犯罪。从某种程度上说,在犯罪预备阶段就介入侦查,掌控侦查主动权,控制局面,提前采取相关措施,进行预警和控制。防止实质性危害结果的发生,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将犯罪扼杀于萌芽状态,实现犯罪防控,保证社会安定和谐。
  四、大数据背景下侦查模式变革存在的问题
  大数据背景下的主动型侦查模式作为一种新型的侦查模式,在技术手段、运行程序及监督制约等方面还存在着一些弊端,这些弊端极大地影响着其实战中的具体应用。
  (一)大数据本身不够完善
  首先,数据库建设尚不完整。社会信息涉及方方面面,在医疗、通信、交通等经济活动中都会产生有价值的信息。但目前缺乏对这些数据的收集利用。
  其次,缺乏精细分类。侦查人员在办案时需要从内容繁杂的数据库中搜索案件相关的线索,对于目前的技术水平下仍是相当困难的,如果不能及时地从数据中筛除没有价值的信息,找出侦破案件的关键性线索,那么就可能造成侦查僵局。
  此外,缺乏整合。没有实现全国性联动,容易形成信息孤岛。比如公安数字证书,只能查询本省的信息;全国人口信息网,只授权给个别单位;全国在逃人员信息网,只适用于办案机关查询挂网追逃人员的信息等等。
  (二)主动侦查的运行困局
  大数据背景下的新型侦查模式,往往应用于采取侦查时犯罪尚未发生,这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已然犯和未然犯之间的界限。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处于犯罪阶段时,侦查工作已经可以着手。根据刑法基本理论,国家也不能对尚未发生的犯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但是当犯罪嫌疑人已经开始准备犯罪工具,制造犯罪条件时,已经构成犯罪预备,此时犯罪已经发生,只是其实质性危害还未表现出来。此时就需要严格把握预防犯罪与犯罪预备的临界线,否则就会损害程序正义。   (三)主动型侦查权容易遭到滥用
  大数据时代,随着视频监控技术的发展,个人信息被高度数据化。特别是以天网工程为代表的电子监控,我们的生活已经每时每刻处于“监控”之下。大数据侦查为了对大数据进行广泛收集,从中找到可能的犯罪线索,这就需要主动获取常规的日常生活信息。如果缺乏有效的制约手段和程序规制,就容易侵犯公民隐私,造成公民对大数据来袭的恐惧和反感。如警察违规帮查住址,引发命案的事件时有发生。ii杀死如何在保障公民隐私的基础上打击犯罪,这就是主动侦查模式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五、大数据背景下,侦查工作的完善与展望
  (一)完善侦查信息资源数据网的建设与分享
  为了更好的掌控犯罪信息,对案件进行侦查,应当夯实“科技+合作”的工作理念,具体表现为:首先应当完善数据信息建设,拓展数据收集渠道,扩大数据搜集的范围,大力建立多样的情报信息资源数据网。并制定统一的标准性制度,规范大数据的质量,强化对数据的管理。其次,建立搭建信息互通共享平台,建立信息共享制度。大数据侦查绝不是某一单位、某一地区能够单独完成的,为了避免信息孤岛,需要完善数据信息流转机制。这需要打破各部门之间沟通困难的壁垒,加强各部门之间协同配合,使分散的侦查力量得到强有力的整合,真正实现数据共享,形成实战合力。
  (二)新旧侦查模式的共存
  大数据背景下,主动型侦查模式与传统的侦查模式,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它们不是针锋相对的对立关系,而是彼此共存的关系。传统的侦查模式不可否认的是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主动型侦查模式尚处于初始应用阶段,也有其不成熟的地方。所以在传统侦查模式中引入大数据侦查模式,以有效提升侦查数量与侦查水平。大数据的准确分析为侦查机关提供了充足的情报信息,多种侦查方向,为预防犯罪提供了实施可能。因此,为了更好地打击犯罪,利用大数据改革侦查模式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也不能忽视对传统侦查的运用与继承,将先进技术与传统经验结合,将主动侦查的内容进行细化,实现对违法犯罪的“精准打击”,并且积极进行犯罪预防,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三)加強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
  大数据侦查模式作为一种主动型侦查模式,提前了侦查工作采取的时间,其目的还是在于维护社会稳定。因此,为了遏制大数据的滥用,避免权力的非规范化行使,必须对其进行监督,制定严格的监督程序。如设立严格的授权制度,在主动型侦查采取之前要遵循分级授权、严格审批、严格管理的原则;参与侦查的侦查人员不得泄露公民信息;由专人保管搜集到的数据,与案件无关的信息必须予以销毁;建立健全个人信息保护规范等。只有将权力关进笼子,才能切实保护公民的个人权利,实现权利保障和犯罪控制的价值平衡,将侦查权运行的成效切实落到实处。
  六、结论
  大数据背景下的侦查模式,将会打破传统侦查被动的局面,完善传统侦查模式在侦查理念、方式、机制等方面存在的不足。依托大数据技术在侦查领域的应用,侦查人员主动出击,犯罪预防工作更加具有目标性及科学性。尽管在侦查实践中,大数据应用尚存技术手段、规范使用等弊端,具体操作应用也存在一定不足,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大数据时代下的侦查模式将会越来越完善,为我国刑事案件侦破工作提供有效的帮助,确保国家和社会的长治久安。
  注释:
  i 数据来源: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2018年3月)
  ii宁波一警察违规帮查住址,女子被前男友找上门杀死:http://news.ifeng.com/a/20180507/58170220_0.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9年1月27日。
  【参考文献】
  [1]王燃:《大数据侦查》,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32页。
  [2]金江军、郭英楼:《智慧城市:大数据、互联网时代的城市治理》,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年,第112页。
  [3]许昆:《侦查学》,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年,第20页。
  [4]张才琴、齐爱民、李仪合:《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开发利用法律制度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年,第45页。
  [5]艾明:《新型监控侦查措施法律规制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2013年,第169-170页。
  [6]王金成、王佳炜:《论大数据背景下侦查模式的变革》,《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8年第3期。
  [7]薄飞:《浅析大数据时代下侦查模式的转变与发展》,《山东化工》2018年第1期。
  [8]杨婷:《论大数据时代我国刑事侦查模式的转型》,《法商研究》2018年第2期。
  [9]张全涛:《大数据技术视阈下侦查工作的转型发展与完善进路》,《法治论坛》2018年第2期。
  [10]程雷:《大数据侦查的法律控制》,《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11期。
  [11]于阳、威武俊:《冲突与弥合:大数据侦查监控模式下的个人信息保护》,《中国情报》2018年第10期。
  [12]王燃:《大数据时代侦查模式的变革及其法律问题研究》,《法制与社会发展》2018年第5期。
  [13]蔡一君:《大数据驱动犯罪防控决策的风险防范与技术路径》,《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7年第3期。
  [14]王彬:《犯罪侦查中的大数据应用分析》,《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7年第4期。
  [15]李佳伦:《大数据背景下侦查模式变革研究》,《法制博览》2017年第3期。
  [16]徐良峰:《大数据背景下侦查模式变革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华东政法大学,2016年,第20页。
  [17]董邦俊、黄珊珊:《大数据在侦查应用中的问题及对策研究》,《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6年第2期。
  [18]王玉宝、魏延明:《大数据时代“数据信息引导侦查”模式研究》,《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19]李占奎:《大数据对现代侦查的影响》,《南方论刊》2015年第4期。
  [20]王晓楠:《大数据时代下的主动型侦查模式研究》,《辽宁警专学报》2015年第3期。

常见问题解答

我要提问  匿名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