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流浪地球》的科幻特色与创新

作者:边洲谰轩 张慧瑜

  西方科幻片的社会文化想象

相关优秀题目论文范文阅读:
浅析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火爆原因
国产科幻片创作如何保持民族特色?
习近平: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育人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央视《朗读者》:二度创造的艺术特色和教学启迪

  科幻片在电影刚刚诞生之时就已经出现,第一部科幻片是法国电影之父、魔术师乔治·梅里爱1902年拍摄的《月球旅行记》,根据19世纪的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的小说《从地球到月球》和乔治·威尔斯的小说《最早登上月球的人》改编。这部充满想象力的电影第一次在银幕上呈现了人类乘坐航天器向炮弹一样发射到月球的场景,这既是一次充满惊奇的科学旅行,又是一次西方人到陌生之地的探险之旅,人类在与月球上的各种妖魔鬼怪战斗之后凯旋。在这里,科学家与殖民者的身份是一致的,正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与达尔文发现物种起源都是西方海外扩张和科学精神的代表。就像18世纪英国作家丹尼尔·笛福创作的《鲁滨逊漂流记》一样,航海故事、科学探险、征服自然等都是西方现代性的原型故事。
  二战后尽管人们笼罩在科学理性大厦坍塌的阴影中,但科幻片依然成为言说西方现代历史的重要类型。简单地说,主要有三类科幻故事:
  一类是借助美苏冷战所带来的太空争霸的太空题材大量出现,如《星际迷航》系列(60年代出现)、《2001年:太空漫游》(1968年)、《星球大战》系列(70年代出现)、《异形》(1979年)等。这些未来世界的航空故事主要讲述人类太空旅行中所遭遇的各种挑战,是西方近代以来殖民历史的翻版。这类探险故事与好莱坞西部片相似,都是在殖民过程中面对他者的故事。90年代以来西部片开始自我反省,出现了认同印第安人的叙事如《与狼共舞》(1990年),2009年的《阿凡达》也是这种逆转的西部片或科幻片,地球人卧底最终倒戈潘多拉星球的纳威人,与他们一起保卫绿色家园、共同反抗武装到牙齿的人类开发商。
  第二类是外星人来到地球的故事,如《第三类接触》(1977年)、《E.T.外星人》(1982年)等。与把外星人作为恶魔、威胁、异类不同,这些电影中的外星人从陌生的他者变成了可以接触的朋友。90年代冷战终结,外星人被想象为全球化时代的外星移民,如《黑衣人》系列(90年代出现)、《第九区》(2009年)等都呈现了西方发达国家如何处理外来移民的主题。
  第三类科幻片是关于未来社会的想象。与《月球旅行记》讲述冒险故事不同,1927年德国导演弗里茨·朗执导的黑白默片《大都会》讲述了现代社会的寓言。这部电影呈现了机器人在地下无休止地劳役、人类居住在地上繁华都市的故事,这种上下区分的二元图景在1895年英国科幻小说家威尔斯创作的《时间机器》中就已经出现,这种两极化的社会图景来自于19世纪资本主义社会的穷人与富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分裂的“悲惨世界”。近些年,有多部好莱坞科幻片重新讲述双重空间的故事,世界被区分为上层和下层或者被遗弃的地球和漂浮在外太空的大都会,如《机器人瓦力》(2008年)、《阿童木》(2009年)等。2013年初法国与加拿大联合拍摄的《逆世界》也呈现了繁华富丽的上层空间和肮脏贫困的下层空间是两个彼此平行、相向而立的世界,连接两个世界的是一处叫通天塔的跨国公司。
  从这里可以看出,科幻片与西方现代历史有着密切关系,科幻片一方面“向外”讲述太空探险与回归地球的故事,另一方面“对内”反思未来社会,尤其是高度发达的机器人时代,这为理解科幻片为何在中国不发达提供了参照。

相关论文栏目:
特色班级文化建设论文
地球环境问题论文
特色校园文化建设论文
关爱地球保护环境论文

  第三类科幻片是关于未来社会的想象。与《月球旅行记》讲述冒险故事不同,1927年德国导演弗里茨·朗执导的黑白默片《大都会》讲述了现代社会的寓言。这部电影呈现了机器人在地下无休止地劳役、人类居住在地上繁华都市的故事,这种上下区分的二元图景在1895年英国科幻小说家威尔斯创作的《时间机器》中就已经出现,这种两极化的社会图景来自于19世纪资本主义社会的穷人与富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分裂的“悲惨世界”。近些年,有多部好莱坞科幻片重新讲述双重空间的故事,世界被区分为上层和下层或者被遗弃的地球和漂浮在外太空的大都会,如《机器人瓦力》(2008年)、《阿童木》(2009年)等。2013年初法国与加拿大联合拍摄的《逆世界》也呈现了繁华富丽的上层空间和肮脏贫困的下层空间是两个彼此平行、相向而立的世界,连接两个世界的是一处叫通天塔的跨国公司。
  从这里可以看出,科幻片与西方现代历史有着密切关系,科幻片一方面“向外”讲述太空探险与回归地球的故事,另一方面“对内”反思未来社会,尤其是高度发达的机器人时代,这为理解科幻片为何在中国不发达提供了参照。
  《流浪地球》的特色与创新
  从《流浪地球》中可以看出这部中国电影多次向《2001:太空漫游》致敬,后者是1968年上映的美国天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执导的科幻电影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对于这部电影,许多人的第一印象大都是晦涩难懂、深奥微妙。下文将从该影片中的几个重要片段及其背后的隐喻入手,尝试分析这部史诗级电影是在讲述什么样的故事。

《流浪地球》的科幻特色与创新相关参考属性评定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关于地球流浪的论文范本大学生适用:5000字电大毕业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40写作解决问题:写作资料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论文前言、参考文献职称论文适用:期刊发表、职称评初级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流浪特色的论文题目推荐度:优质特色科幻

  首先是电影开头那段长达三分钟的黑暗,这个不同寻常的开头甚至让观众误以为影片出现了问题。但这其实可以解读为一种隐喻,它喻示着宇宙诞生之前或人类文明产生之前的混沌状态。黑暗过后,第一个画面出现了—太阳自宇宙的远方,从月球的背后缓缓升起,红色的光芒映射在月球表面,形成一个光亮的月牙形状。这一切被辽阔深邃的宇宙包围,宇宙的神秘、时空的无限之感油然而生。
  紧接着,电影的第一部分“人类的黎明”(The Dawn of Man)拉开帷幕。画面切换到史前人猿居住的场所,人猿成群活动,为争抢食物、水源、领地等大打出手。这时候的人猿不懂得使用工具,不具备语言能力,完全处于原初的状态。直到清晨,第一个苏醒过来的人猿发现了一块奇特的长方形黑石。关于这块黑石的隐喻,影片的原著小说作者阿瑟·克拉克是这样解读的:它代表着高等智慧生命,起到加速人猿进化的作用,并且同样的黑石也存在于其他星体。而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是,人猿似乎受到了黑石的启发,将白骨用作武器与工具,战胜了敌对的人猿部落。到这里,就必须谈谈那个在电影史上极为著名的蒙太奇—胜利的人猿将一根白骨扔上天空,再由白骨切换到与其形状十分相似的宇宙飞船。这个跨越人类文明历史几百万年的剪接方式,似乎在向人们传达,无论是白骨,还是宇宙飞船,都是人类创造的工具;宇宙时空无限延伸,人类文明随之演进。
  最后来看看电影的结尾—垂死的老人(鲍曼)伸手探向黑石,随即老人消失,一个发光的球体取而代之,其中孕育着一个新生的婴儿“星孩”,婴儿的眼睛望向宇宙,望向宇宙中漂浮的蓝色星球。这个结尾喻示着一个循环往复的回路,生与死无限循环,人类文明的诞生与毁灭无限往复,宇宙时空的未来无限延伸。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电影《2001:太空漫游》讲述了一个关于宇宙时空、人类进化的故事,也反思了在科技进步支撑下,人类走向终结的过程,对生命的起源与歸宿、人类乃至宇宙未来等进行了哲学思考。
  《流浪地球》没有这么宏大的主题,基本上是一个灾难片的套路,在地球面临毁灭的前提下,人类如何自救。这部电影的导演、编剧郭帆在接受编剧帮(bianjubang)记者采访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电影最核心的是人文情感。”抛开电影本身所呈现的以中国为底色的末日奇观,《流浪地球》表现的核心主题是“中国父亲”这一文化形象。在影片中,吴京饰演的中国航天员刘培强由于肩负的使命而导致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父亲的陪伴,长期情感交流的缺失致使父子关系逐渐疏远。从父子的隔阂到父子离别时的那段告白—“爸爸跟你说过,爸爸在天上,你只要数三、二、一,抬头。”触动人心的“中国父亲”形象浑然天成—隐忍,坚强,平凡却又伟岸。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影《流浪地球》讲述的无疑是一个关于人文情感的故事。   与西方科幻电影中常见的“诺亚方舟”式逃生方案不同,电影《流浪地球》中“带着地球去流浪”的逃生方案本身就彰显出中国独特的家国情怀。除此之外,电影《流浪地球》还传达了其他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文情感。“《流浪地球》除了信任科技、工业的力量,更强调一种人类的意志和愚公移山的精神。”1在影片中,吴京饰演的中国航天员刘培强最终选择驾驶空间站撞向火星,牺牲自己,拯救亲人与家园。这正应了《孟子·告子上》中“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所崇尚的“舍生取义”的人文情怀。电影在结束时也介绍了“流浪地球计划”需要2500年才能够完成,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子孙后代前赴后继、坚持不懈才能够达成。这也是《列子·汤问》中《愚公移山》一则寓言所推崇的水滴石穿、锲而不舍的人文情怀。从影片蕴含的种种独具中国文化特色的精神情怀来看,诚如导演郭帆所言,电影《流浪地球》讲述了一个关于人文情感的故事。
  科幻电影关于技术与人性关系的思考
  结合《2001:太空漫游》和《流浪地球》,当我们在思考“科幻電影应该讲述什么样的故事”时,对于科幻电影而言,技术与人性的关系是必须直面的问题。1818年英国浪漫主义作家玛丽·雪莱创作文学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这部作品讲述了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创造了一个有生命的怪物,这个人造物最终变成了害人恶魔。这部作品不仅使得科学家变成弗兰肯斯坦式的怪人、科技狂人,而且人造怪物(机器)是人类的异己和敌人,自以为因掌握现代科技而无所不能的现代人也有可能被其所害。20世纪的科幻电影继承了这种反科学主义的命题,只是相比小说,作为19世纪后期“大发明”时代出现的新玩意电影本身就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而科幻片又高度依赖于电影技术的创新,也就是说这种反科学主义的主题正是建立在电影科技的一次次突破之上,也就使得科幻片自身带有一种媒介自反的效果。
  在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其主体部分的故事情节主要讲述了第一个人工智能“哈尔”(HAL)被人类亲手扼杀的过程。人类研究科学、发展技术的意义原本在于保持科学技术的理性。哈尔本身也代表科学技术的进步,但当它意识到自己正受到人类的威胁,产生自主思维,甚至反过来威胁人类,这就意味着人类对于科学技术单方面掌控的关系开始崩溃,预示着未来科学技术存在非理性的可能。人类应该意识到科学技术的不可控,不依赖科学技术,而是通过自身的努力,推进人类进化。科学技术是虚无的,能够找到人类未来出路的,只能是人类自己。由此可见,在处理技术与人性的关系问题时,这部看似着重描绘技术的影片,实则最终突出的是科技对人性的危害。
  从电影《流浪地球》对原著的故事情节改编也不难看出其对技术与人性关系问题的解答。在刘慈欣的原著小说中,地球流浪的所有轨迹都掌控在精确的计算中,“地球流浪了三百八十多年,安然越过了木星,可科学家推算的太阳氦闪还没有发生。于是流言四起,所谓的‘太阳膨胀’‘流浪地球计划’都是联邦政府的阴谋。愤怒的群众纷纷起义,处决了那些‘反人类’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正当大家为起义的胜利手舞足蹈,高唱《我的太阳》时,太阳氦闪突然爆发了……”2可在电影中,情况完全不同。科学家们没能计算到木星会把地球吸走,刘培强选择牺牲自己与空间站的决定,也并不是科学计算所支持的,而是出自强烈的情感感召。在技术的理智计算与人性的情感感召之间,电影《流浪地球》显然更加颂扬后者。影片在讲述硬核科幻故事的同时,更讲述了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在处理技术与人性的关系问题时,突出了人性对技术的拯救。
  如果参照科幻片在西方社会文化中所充当反科学的角色以及反思西方现代历史的功能,那么中国科幻片的作用正好相反,是一种科普式地讲述科技给人们生活带来正面功效的方式,正如“科学的”作为修辞词依然代表着理性的规划、合理的安排。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现代文化中对技术和科学精神的崇拜,不是因为中国缺少科学精神科幻片不发达,恰好是科学精神太盛反而无法讲述反科学主义的科幻片。当然,始终处在“落后”和追赶之中的中国也不具有像发达国家那样的现代扩张和探险的经验,这也使得中国科幻片可以讲述不一样的人类故事。
  科幻电影究竟应该讲述关于宇宙时空的故事,或是关于人文情感的故事,还是关于技术与人性关系的深度思辨,这并不是一个可以简单下定论的问题。科幻研究专家李广益的观点很有启发性,“科幻作品以科技的发展变化对社会的影响为显在或隐含的主题,对现实社会具有一种独特的寓言式的反思性。科幻作品中的社会实际上是现实社会的变形,当我们看到这样一个陌生的社会,我们就会从习焉不察的现实社会的逻辑中抽离出来。由于这两个社会之间的差异,我们会获得一个外部的视角,于是我们对现实社会中的运作逻辑就有了更好的体察与反思。”3无论科幻电影讲述什么样的故事,我们都应致力于使更多类型的科幻电影成为可能,使折射现实社会的文化启示更加深刻。

常见问题解答

我要提问  匿名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