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艺术与传承人----浅论湖北地区传统金属工艺非遗项目的传承模式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近年来,随着非遗的热潮,湖北地区涌现了不少与金属工艺相关的民间美术与传统技艺。湖北作为一个有着浓厚荆楚文化和青铜器文化的中原腹地,这些项目都有哪些,在传承的过程之中又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如何对这些项目进行推广,是金属工艺在湖北艺术院校中的发展的一大主题方向,也是文章探讨的主要议题。

  关键词:非物质文化遗产;湖北;金属工艺;传承创新;

  湖北地区作为有着丰富金属冶铸历史的楚文化腹地,在历史的发展中曾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优势地位逐渐落寞,淡出了老百姓的视野,但随着国家近些年对非遗保护的大量投入,湖北地区涌现了不少与金属工艺非遗项目,给我们艺术院校内的金属工艺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一、湖北地区传统金属工艺非遗的现状

  随着近些年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力度的加强以及对传统手工艺的振兴计划的推出,全国各地都积极响应,涌现了一大批国家级和省级的非遗项目与传承人。作为省级行政单位的湖北,拥有国家级项目127项,省级项目445项,在全国范围内虽说不上是名列前茅,但也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其中,与金属工艺相关的项目,基本都集中在传统美术与传统技艺两个大类之中。根据统计,湖北地区与金属工艺相关的项目共有7项,其中,国家级非遗一项,为荆州地区的铅锡刻镂技艺,其非遗传承人为傲朝宗,省级非遗6项,分别为:(1)高洪泰铜锣制作技艺,传承人高永铨;(2)青铜器制作技艺(青铜镜修复,复制技艺,青铜编钟制作技艺),传承人项绍清;(3)锡雕(锡器制作);(4)银饰锻制技艺(熊银匠手工银器制作技艺);(5)传统锻造技艺(孙氏冷兵器锻造技艺);(6)青铜器制作技艺(传统青铜打击乐器铸制)。在这7项的非遗技艺中,属于青铜器制作范畴的就有3项(除了两项标明是青铜器制作技艺的项目之外,国家级非遗的铅锡刻镂技艺,也是属于青铜器制作中的前期制模技艺的一种。另外4项非遗技艺中,除铜锣制作与兵器锻造属于偏应用类的技艺,锡器雕刻与银饰锻制技艺较偏向于工艺美术的范畴,都是容易被艺术类院校加以推广与传承的项目。在当今全国各大高校的首饰艺术以及金工艺术都在蓬勃发展的当下,针对湖北地区这类工艺却未曾有过相关的推广与传习,在这一片领域还算是一个相对空白的一个状态。如何利用高校的学科优势,对湖北地区相关的非遗特色项目加以开发,也成为文章探讨的主要议题。

二、非遗传承是技术还是文化?

  要在众多的非遗技艺中寻找传承之路,我们不仅要搞清楚非遗的项目有哪些,我们更应该去厘清在一个非遗项目中,我们传承的究竟是什么。

  一项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的遗产,在遗产名录的官方网站上被分成了八大类别,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美术,传统技艺等,但是从“文化”这个词本身的角度出发,它必然是多维度,多元化的,一项传统的技艺的形成,往往综合了这个地区的地理,历史,经济,民族,宗教等各个方面的特色,这众多的方面,构成了非遗的“文化”本体。

  值得注意的是,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分类方式中,就与我国有着一些区别,根据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官方网站上的介绍,我们不难发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只是将这些非遗项目根据审批年份和申报的国别(其中有部分非遗项目还是同属于多国家多民族的)进行了列表,并未按照非遗项目主体的形式进行区分,取而代之的是好几幅多彩的关系图谱,将每项非遗所涉及的地理,人文,材料,工艺等,做了一个综合的链接。这种不以单纯的形式来区分非遗项目的属性的方法,从某种程度上也印证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待非遗的一种看法,即文化的多元性,任何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都不可能单一的将它归类在一种形式之内,它可能既属于一种地方的节庆,亦存在相关的文学与歌舞,还可能同时涵盖了服饰,美食,器物制作等多方面的因素。但就目前我国的分类方式来看,一定程度上局限或打散了这种文化的多元性,使得在传承的方向上,存在片面的形式化的传承的困境。

  就金属工艺这个小的方向而言,与它相关的非遗项目也是多元的,它可以是一种特殊的材料或者是一种特殊的制作工艺,也可以是某些特定的造型方式和图案,也可以是针对某些特定活动的特殊物品的制作工艺,就青铜器的制作而言,它除了要拥有传统的造型纹样以及传统的制作工艺之外,它还是楚国礼乐文化的一种载体,这其中就包含了音律音色,演奏的方式等;高洪泰的铜锣,除了其用料配方和锻制,定音的技艺,也是随着京剧文化发展的历史应运而生,从而名扬海内外。

  那么,就传统技艺的传承而言,狭义的我们可以认为,只有依葫芦画瓢,传承了该项目中的所有材料工艺,制作手法,以及形式纹样等的所有特征,才能够称之为地道和正宗,然而非遗项目的“文化性”究竟在哪里?部分非遗项目自身都定义模糊,所用之材料技法,也不一定属于一家独有,或者说对于相关的造型图案,也不一定有着一个明确的文化范围,导致传承的方向不够明确,继而缺少了相关的动力。

三、湖北地区金属工艺类非遗传承在教学中所面临的问题

  (一)金属工艺技术门槛高

  自古以来,人类对金属工艺技术的掌握程度向来都是作为该时代最先进的科技和生产力的代表,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金工技艺虽说早已被先进的加工方式所替代,今天的我们要想拾起这些技艺,无异于在同古代最先进的科技工作者或者工程师在进行对话。

  金属工艺较于其他门类的传统手工艺,其技术门槛无遗是最高的,不论是铸造还是锻造,或者雕刻还是镶嵌,都需要建立在一定的金工基础知识的基础之上再加以学习,且工期较长,制作过程也多半带有一定的危险系数。若是在师父的家里当学徒,没个三五年可能都不能讲入门,部分金属材料由于成本高昂,没有一定的经验的积累,也可能根本都没法获得上手去尝试的资格。

  所以,在传统金属工艺的传承和教学中,教学对象往往就只能集中在相关专业的学生,或者是学习过金工基础课程的学生之中,首先这些对基本的工具,工序都有一定的认知,学习非遗的传统金属工艺,往往有着更好的领悟力和操作能力,也更能够在合理范围内触类旁通,汲取非遗技艺的特点的同时,创作出自己的原创作品。

  相比之下,此类工艺在技术层面上适宜的推广范围就明显低于诸如剪纸,刺绣,陶瓷等类型的传统技艺,所以对初学者往往显得不够友善,需要得倒更多的专业人士的拥护和支持。

  (二)部分非遗存在缺乏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传承人分享意愿低

  非遗传承人作为官方认定的传承者,自然是该项非遗项目最正统的守护者,但在进行交流的过程之中,由于金属工艺特殊的高技术性,其间不乏涉及诸多神秘的配方或者相关的技法等,这些或者是非遗传承人祖传的手艺,或者是其毕生的实践所得之经验,亦是其谋生的独门绝技,不肯轻易言于他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然而由于缺乏交流,这些技术的屏障并不十分明确,有时有些基础方面的知识,也在交流中变得神神秘秘,难以直言;有时聊致兴头又容易将核心的技术拱手献给了同行。有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传统工艺的师徒模式已经很难再适应今天的发展。但是,一定程度上的开放和交流,又是项目得以扩大和发展的前提。在没有一个明确的框架,让大家知晓哪些技术是公开的,哪些技术是受到保护的前提之下,老的传承人们走的也是步履艰难,一边哀叹老手艺找不到人继承要失传,一边无法敞开大门,与外界进行沟通,慢慢的变成了独门独户的一家之技。这也是与金属工艺相关的传统技法在某种程度上难以扩大和发展的原因之一。

  (三)产业各自独立,能够提供给创作者发挥的空间较少

  纵观湖北地区的这些传统的金工技艺,基本上都属于一店一厂,无非规模有大有小,但很难形成成片的产业生态,在这样的条件下,往往也只能顺着传承人或者老板的意志单独的前行。相较之下,云南的鹤庆县新华村,是我国有名的银器小镇,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保护地;河南的烟涧村亦是号称我国的青铜之乡,属于河南省的省级非遗项目。新华村的银器,早年间以制作藏族地区的宗教和生活用的器皿为主,由于西藏地区的宗教事业发达,有着稳定的需求,这才将老手艺延续到了今天,现如今随着国人的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原汉族地区对银器,尤其是银制的茶具的需求与日俱增,今天的新华村又有了新的市场需求,发展的势头一篇大好。烟涧村的青铜器的发家史可能没有那么光明磊落,早年间以制作假的青铜器古董,卖给古董贩子为业,而后官方出面打假,于是烟涧村又以出品仿古青铜器为新的卖点,满足了人们美化宅院和送礼的需求,也借此保住了自己青铜之乡的称号。这些地方的特色在于其产业链的完整和开放,在保持小家族生产的基础之上,金属工艺品的复杂流程使得一家一户很难做到从头至尾的每一个环节都大包大揽。不单单是设计和制作,从前期的工具制作到原材料的获取,再到初期的机械辅助加工,再到后期的哪怕是一个包装盒的配备,在这些地方我们都能找到完整的相关的产业链。因此,除了本地的从事该项产业的居民之外,这些地方往往更能够吸引诸多的创作者前往学习和交流,与当地的匠人展开充分的合作,创作出更多现代的,符合新一代市场需求的产品。一边推广和保留了传统手工艺,一边向新的时代成功转型,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发展。

四、可能的解决方案

  (一)加强对湖北地区金工文化的探寻

  曾侯乙墓里的编钟,越王勾践的宝剑,梁王墓出土金饰,蜚声海内外的汉锣等,都是湖北地区拿的出手的金工作品,它们中一些技艺和文化或许已经随着历史尘封,仍有一些沿袭到了现在,仍有一些依旧在世界的舞台上回响,从历史与文化的层面看,湖北地区的金属工艺文化无疑是丰厚的,因此,使学生对这些有一个基本的认识,是开启金属工艺文化传承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个人认为还是应当落脚到“文化”这个核心的词汇上,虽然我们经常将其简化为“非遗”二字,但不论是技术材料,还是图案样式,非遗项目都是综合的,是一个地域、一段文化的载体,是心手相传的一段故事。所以,多从文化的层面去挖掘和宣传,无疑是做好传承和发展的第一步。

  (二)明确核心技术的范畴,做好非遗传承人知识产权的保护

  技术壁垒导致的交流障碍需要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而现有的非遗项目保护为主导的体系显然不能帮助我们明确其技术保护的范畴,在这一层面,还须得相关的专业手工艺行业的协会来承担起此类的工作,加强同行间的交流,以科学的态度给需要保护的技术以合理的保护,才能敞开该敞开的部分,才能进行充分的合作。比如说有人有制成某种材料的配方,如果对其配方加以保护,就不妨碍他作为这种材料的供应商将其配制好之后进行出售,这样使用这种材料的人和该材料制成的作品也会相应的增多,从而使该项非遗获得的影响力也会更大。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商业道理,但在非遗的传承上却因为传承目标的模糊而变得艰难。

  (三)将复杂的工艺进行拆解,与非遗传承人展开充分的合作,并结合现代的工艺进行创作

  拆解复杂的工艺链条,是使更多的创作者加入进来的一个条件,是使得非遗项目变得更加开放和多元的前提,是形成完整的产业生态的前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一直在复制古人,复制自己的路子,靠完整的产业,靠不同类型的创作者和经营者的加入,与非遗传承人进行充分的合作,做到各展所长,形成新的血液流通,满足不同层次的市场和消费者,才能使该项非遗文化获得更好的发扬和保护。

  (四)结合当代艺术与设计对传统文化的拥抱多元的创作路径

  当然,这一方案可能属于老生常谈,但这正是我们艺术类的高校,非遗项目的保护单位,艺术家,设计师,和非遗传承人一起,需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去做到的事情,不论是文化借鉴,图案与造型借鉴还是工艺的借鉴,只有实现了创造与再创造,才可以将非遗文化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范承宗的竹编景观装置和日用品设计,曾熙凯的青铜家居用品设计,刘骁的当代首饰设计,施斌的船木发声计划,都饱含了对非遗文化的解读与创造,让人眼前一亮。他们不仅仅做到了技术与材料的承袭,更加注重的是其背后的文化意涵的再解读与输出。诚然,这里面有的作品可能已经脱离了传统工艺作品应有的样子,有一部分学者也会提出质疑的意见,正如疫情期间我们听到的谭盾先生在安特卫普的舞台上执棒上演的当代交响乐《武汉十二锣》一样,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将制锣的技艺加以保存,我们更应该通过多元的艺术创作,让世界听到武汉铜锣的声音。

五、结语

  “文化”是多元的,不论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文化。非遗作为一个很好的窗口,我们不仅要在技术上加以承袭,在文化传承和文化输出的领域还有许多的发展的空间,湖北地区更是有着浓厚的荆楚文化和青铜礼乐文化等待更多的创作者去发掘和传承,但其中存在的种种问题也需要我们一点点的去面对和克服,开放该开放的,保护该保护的,努力做到深挖文化,尊重技术和发扬艺术,三者齐头并进,讲好我们的故事,非遗的保护必将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参考文献

  [1] 华觉明.中国传统工艺的现代价值与学科建设:《中国传统工艺全集》编撰述要[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8,33(12).

  [2] 徐范,曹馨悦.例谈中国传统手工艺类非遗传承路径[J].文学教育,2021(3).

  [3] 马骋.寻找传统手工艺在当代艺术中的话语“锚地”[J].上海视觉,2020(9).

  [4] 赵蕾.传统手工艺在当代艺术设计中的应用手段与价值探讨[J].艺术品鉴,2017(9).

  [5] 郭敏敏,徐明明.重提“传统手工艺”:由当代艺术设计引发的思考[J].艺术评论,2015(7).

  [6] 王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保护制度的现状及完善[J].武夷学院学报,2019,38(8).

作者:肖文君 单位:湖北美术学院

【技术,艺术与传承人----浅论湖北地区传统金属工艺非遗项目的传承模式】相关文章:

1.师范院校美术专业对本土非遗活态传承模式研究

2.传统手工艺的学校教育传承研究

3.中原地区地下文物的传承与活化----嵩山麦饭石的产品设计与营销方略

4.非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的现实障碍和路径导向

5.文教融合践行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艺术教育

6.试析阿坝地区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播与传承

7.广西中部地区瑶族婴幼儿养育习俗的传承与变迁

8.网络时代传统文化的传承与营销管理

9.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游戏化传承与传播研究

10.现代艺术设计中民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

11.基于林业生态工程建设发展的路径

12.屋顶绿化施工技术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