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扎根理论的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质性研究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在特殊时期,由于大学生群体人际网络和环境变化的特殊性,其心理状况尤其值得关注。该研究基于扎根理论方法,对20位大学生进行了半结构式访谈,通过对访谈文稿进行三级编码,得出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的5个维度:关系适应、学业适应、认知适应、环境适应和成长适应。研究结果还表明,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呈现出关系适应、学业适应为主,环境适应、成长适应为辅,认知适应贯穿统筹整体适应的适应规律,因此,提升抗逆力既需要该群体自我完善,也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构建“多位一体”的心理保障机制。

  关键词:特殊时期;心理适应;抗逆力;模型建构;

  随着各行各业有序复工复学,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及人们的生活逐渐回归正常状态。在这一段特殊的恢复时期(以下简称特殊时期),社会整体呈现出以下特征:在平稳态势中潜藏的爆发可能性、生活状态的不可复原性、具有推动社会发展的革新性。除了防控的常态化,人们还需要面临思维方式、生活习惯、心理适应等各方面的调整或增强[1]。

  在各类人群中,尤以高校大学生群体的状况值得关注。复学回归校园的大学生骤然脱离再凝聚的地缘社会生活共同体和以家庭为中心的核心亲密关系,不得不在相对缺失惯性社会支持的状况下,以不甚成熟的身心状态独立面对非常规突发压力事件,兼之客观上大学校园防控的特殊性需要,其心理适应状况不甚乐观,从而影响其从冲击的逆境中快速恢复的抗逆力,因此,大学生群体的心理适应需要进一步的关注和剖析。鉴于我们进入特殊时期为时尚短,国内外相关研究刚刚起步,理论和方法匮乏,其中对大学生群体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本文应用扎根理论(grounded theory)对大学生心理适应进行探索性研究,相信对心理适应相关理论的发展和心理保障机制建设的实践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2 研究方法与研究设计

  扎根理论,即用归纳法对资料及其所显示的现象进行原始的、系统性的搜集、整理和分析,并深入发掘、发展和理论建构的一种定性研究方法,其基于资料的动态性、丰富性和处理资料方法的科学性、严密性,具有较强的可信度和说服力。该研究方法的核心是资料的收集与分析的过程。

  2.1 综合式取样

  根据扎根理论注重目标对象的信息丰富度而非样本数量大小的原则,本研究综合运用判断取样和理论取样的方式,选取来自各个专业、年级、地区的20名返校大学生作为调查对象,包括特殊时期所在地为低风险地区的大学生15名,所在地为中/高风险地区的大学生5名(浙江温州、湖北十堰、湖北恩施、天津、荷兰阿姆斯特丹)作为参照组,选取样本基本达到信息饱和。

  2.2 半结构式访谈

  在进行正式访谈前,研究者从公共卫生突发情况严重地区和普通地区各抽取两名学生,围绕“适应”主题进行了半结构式预访谈。在正式访谈中,为获取更多特殊时期的适应情况及心理历程的有效信息,本研究对20名返校大学生的访谈均采用较为灵活的半结构化提问方式,以期与被访者达致良好的互动沟通,并采用当面、电话访谈等相对高效的沟通方式来协助访谈的具体实施与开展。同时,为确保资料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研究者在访谈开始前承诺对访谈对象的身份信息保密,仅用于学术研究,同时确认访谈对象是自愿接受访谈且同意录音,保留全程录音并在访谈结束后据此整理出共计53156字的文字记录。

  2.3 编码分析

  对半结构式访谈得到的数据,本研究基于扎根理论方法,通过初步分析和类属分析建立了三级编码。通过对20份访谈文字稿进行开放性编码,共形成了23项范畴条目、9项主范畴和5项核心范畴。

  2.4 初步分析

  首先对原始访谈资料进行范畴条目的开放性编码。为减少个人偏见对资料的影响,在编码时尽量使用访谈对象的原话作为编码,从而得到原始编码(参考点)。

  本研究通过开放性编码共抽象出63个码号,涉及235个参考点,进而按照码号包含的参考点数目由多及少的顺序汇总至编码系统中,由此初步反映资料浓缩之后的相互关系和意义分布情况。由于初步的概念化标签层次低、数量多且存在交叉,研究者进一步进行了筛选、提炼并将相关概念归并,从而实现概念的范畴化,最终得到23个自由节点,包括家庭关系、内驱动力、学习计划、风险认知、责任意识、成长体验等。

  2.5 类属分析

  为进一步厘清概念间多层次的类属关系,形成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其性质的维度架构。在初步分析基础上,本研究对资料进行了类属分析,从关联性、差异性两个不同角度凝练出主轴编码以及核心式编码。

  首先,对一级编码获得的范畴进行主轴编码。即将开放式编码获得范畴的每个项目单独写出,由课题组成员依据各个范畴间的相关性对项目进行归类。而后依据23个条目范畴间的相关性进行归并和意义聚焦,形成以下几个主范畴并概括性命名,具体主范畴与其对应节点如下:人际交往(家庭关系、两性关系、朋友关系、工作关系)、学习动机(内驱动力、外驱动力)、学习模式(学习计划、学习工具、学习氛围)、疾病认知(风险认知、防治认知)、社会认知(媒体认知、政策认知)、管理环境(社会管理、学校管理)、私人环境(生活节奏、生活空间、生活方式)、角色定位(去中心化、责任意识)、自我反思(成长体验、自我期待、人性认知)。

  此后,在主轴编码的基础上,研究者深入挖掘9个主范畴之间的内在联系,进一步凝练出研究主题的核心范畴,最终形成关系适应(人际交往)、学业适应(学习动机、学习模式)、认知适应(疾病认知、社会认知)、环境适应(管理环境、私人环境)、成长适应(角色定位、自我反思)五个核心范畴。

  2.6 理论饱和度检验

  为合理选定停止采样的时间,本研究首先从访谈的原始记录中随机抽取了50句访谈回答,发现不存在能够影响范畴条目归纳的新的范畴、概念和关系;此后对其中三位访谈对象进行了复访,亦未形成模型之外的新增概念和范畴,表明理论饱和度检验通过,已无法获取额外数据以进一步发展范畴特征,由此停止采样和分析。

3 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维度分析

  3.1 模型建构

  本文旨在探究大学生心理的适应维度,因相关参考资料不多,国内外目前尚未见成熟的理论模型,因此,本文首先对半结构式访谈留存的资料进行研究,通过三级编码归纳出五个核心范畴,它们之间呈现出一定的从属和影响关系,共同构成了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模型框架。

  这个框架可以表述为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呈现出五个维度,即关系适应、学业适应、认知适应、环境适应和成长适应,并以关系适应、学业适应为主,环境适应、成长适应为辅,认知适应贯穿统筹整体适应。

  3.2 适应分析

  (1)关系适应。大学生在回归校园生活之后需要处理多方面的关系,重新适应来自各方面关系的转变,关系在此主要指的是大学生在人际交往时涉及的多种关系,包括家庭、两性、朋友和工作关系。交往作为人存在的基本方式,是共在的个体之间的相互理解、交流和作用[2,3]。由于个体异质性与所面临关系的差异性,部分大学生发觉自己在家庭关系、朋友关系、两性关系、工作关系上有所不适,例如母亲较以往更需要陪伴而自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陪伴、男女朋友之间有陌生感、朋友间有所疏离、协会工作交接困难等,而部分大学生则表示自己能够积极地做出应对,较好地去适应种种变化,因此,在特殊时期的关系适应中呈现出积极适应和消极适应并存的结果。

  (2)学业适应。学业适应是指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能够克服各种困难,适应环境要求,取得较好学业成就的一种倾向[3]。大学生在校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因此从线上学习到线下学习的转变所带来的学业适应必然是深刻且重要的。特殊时期的学业适应主要发生于线上学习到线下学习的转变中,主要体现在学习动机和学习模式上。相比于线上学习模式,在图书馆、教室等线下场地的学习氛围更加浓厚,有利于学生增强学习的内驱力和外驱力,提升学习动机,但也面临部分问题,如较难从教师处获得直接的学习资源和材料,也有部分学生表示返校后学业任务的堆积也使人疲累。因此,特殊时期大学生的学业适应主要表现为积极融入线下学业生活,但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学业上的消极和不良情绪以及学习计划的被迫调整。

  (3)认知适应。Brown等提出的情境嵌入认知观点认为,在个体自身和外部环境之间发生动态的交互作用时,会出现相应的认知活动,主体的认知活动会受这种交互作用的影响[4]。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影响下,大学生对社会、个体的认知都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变,集中表现为生命意识增强、防治意识提升以及对外界事物的思考。特殊时期的大学生在对待风险和突发压力事件中往往表现出较强的意志力变化和信息甄别能力,同时他们对生命和人性的反思都证实大学生在特殊时期能够承担一定的责任,发挥大学生群体在家庭、社区、社会上的领头羊作用。

  (4)环境适应。由于公共卫生事件突发,大部分大学生虽已返校,但大部分学校采取了半封闭式的管理方式,与学生返校前的环境仍然有所不同,因此大学生仍然需要适应在半封闭式管理下的生活和环境,在此基础上不断调节自己的心理。这种心理适应也呈现出积极取向和消极取向两个方向,积极取向的大学生表示自己在回归校园后找回了自己独立生活的节奏,能够理解校园的封闭式管理,而在家反而会比较压抑、较少和外界沟通、依赖父母、不太注重自己的生活。消极取向的大学生则表明自从回到学校后,住宿生活对其隐私空间有所侵犯,不如在家一般轻松。因此,环境适应主要是受到相关政策和对家庭环境、校园环境认知不同的影响。

  (5)成长适应。特殊时期的大学生普遍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个人成长,他们对于自我的角色定位有了更深的理解,并且能够结合实际进行一定的反思,这种成长也受到了学生认知适应的影响。部分学生表示在暴发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时期,对相关信息的处理使他们反思自己以往做事是否自私,现在会更有集体意识,会选择与他人合作并交流看法和观点,更想了解他人的看法;同时,他们也会有较强的行动意识,在认识到自己在暴发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期间行动力不强、处于比较懈怠地状态的基础上,会有更强的行动意识,主动实施举措。

4 结论与适应启示

  本文运用扎根理论方法,通过半结构式访谈和文献研究,收集和分析了大量一手数据,抽象出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模型。因此,研究结论具有一定适用性,可以给特殊时期大学生抗逆力提升的研究提供相关启示。

  抗逆力的提升就大学生群体的心理调适而言具有迫切性、复杂性和动态性。进入特殊时期,大学生群体在面临突发事件及随之而来的恐慌情绪时,由于其人际网络距离较短、联系紧密且网络范围广,又处于变化多端的环境之中,即在居家隔离状态下,处于外部环境相对稳定的家居生活状态,而进入复学的半封闭隔离状态,又不可避免地进入外部寄宿环境下相对变动的群体生活状态,人际的复杂性、环境的多变性无疑向大学生群体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且其在关系适应、学业适应、认知适应、环境适应和成长适应五个维度的心理适应中均呈现出部分适应不良、适应两极化的现象,适应结果既有积极方面也有消极方面。可见,特殊时期的心理适应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因此,为了构建积极的、安全的外部环境,家庭、学校、社会、政府等都需行动,共同完善多位一体的心理保障机制。这一过程注定是复杂而漫长的,但却是必不可少的。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早已经历过鼠疫、埃博拉、非典等突发性疾病,在难以预测的未来,人类仍可能再次面临类似的危机。作为高知群体,抗逆力高的大学生能够发挥在家庭、校园(社区)等群体生活中的领头羊作用,能实现群体的高效益性。故而,在特殊时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实现大学生群体的抗逆力提升是一个迫在眉睫、复杂漫长但极有社会意义的现实问题,需要大学生群体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张文芳,同雪莉.后疫情时代大学生心理资本培养[J].未来与发展,2020,44(11):88-89.

  [2]衣俊卿.日常交往与非日常交往[J].哲学研究,1992(10):30-36.

  [3] YI J Q.Communication in daily and non-daily life[J].Philosophical Research,1992(10):30-36.

  [4]陈英敏,刘忠花,李亮,等.高中生羞怯与学业适应的关系:学业求助的中介作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8,34(3):322-329.

作者:夏玉溪 马晟誉 金心怡 童美玲 韦雪艳 单位:江南大学教育学院

【基于扎根理论的特殊时期大学生心理适应质性研究】相关文章:

1.基于扎根理论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与优质发展研究

2.基于特殊时期的高校配餐轨道设计

3.基于生涯适应力理论的“3+6”职业规划课程体系

4.危险社会的污名现象研究——基于新冠肺炎流行时期湖北人污名的分析

5.基于根植理论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研究

6.基于SWOT和7PS理论的服务营销研究

7.基于合作学习理论的大学生就业创业指导

8.基于体验式学习理论的展示设计情感交互研究

9.基于自适应多重欧氏距离变换的分水岭粘连颗粒分割方法

10.基于Kolb经验学习理论的内科护理学教学模式研究

11.体验式教学对大一新生人际信任与自我和谐的干预效果

12.高考冲刺阶段的备考策略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