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修辞视域下慢综艺的传播策略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早期学者将修辞定义为一种说服方式的才能,慢综艺运用一系列视觉修辞说服观众而达到预期的传播效果。时至今日,慢综艺《向往的生活》已播出五季,其以独具特色的乡村田野的画风和慢节奏的治愈特色走进人们的生活,给予人们心灵上的慰藉和精神上的满足,其因超高口碑和热度在一众慢综艺节目中脱颖而出。本文以《向往的生活》为例,分析慢综艺如何运用以视觉形象为主的修辞行为规律传情达意,并研究其传播策略,以此为慢综艺的未来发展提供一些启示。

  关键词:慢综艺;视觉修辞;《向往的生活》;传播策略;

  随着《奔跑吧》《极限挑战》等快综艺的火热,很多快综艺不断涌现,但是由于缺乏创新,节目套路僵化,观众容易产生视觉疲劳。而此时,以《向往的生活》《花儿与少年》和《亲爱的客栈》为代表的慢综艺应运而生。相较于以竞技比赛为主要内容的快节奏综艺,慢综艺是一种专一的综艺节目形态[1],它不规定较烦琐的游戏环节,也不设置详细的节目脚本,节奏缓慢,给节目嘉宾较少的限制,以呈现最自然的生活情景。慢综艺体现一种慢生活,它以一种潜移默化的说服方式呈现这种回归自然、享受生活的价值观。这对于处于快节奏生活中压力较大的人们而言,不失为一种寻求心灵慰藉与精神满足的方式。

  在早期,学者认为古典修辞的功能是为了说服[2]。后来新修辞学派认为,修辞学是一种理解和改善人际关系的工具,修辞无处不在。随着学者对修辞领域的拓展和内涵的延伸,修辞学被放置于传播的框架中,修辞的定义从说服外延至有效传播。学术研究出现“视觉转向”后,视觉修辞研究成为一个新的研究视角。国内有学者认为,视觉修辞是一种以语言、图像及音像综合符号为媒介,以取得最佳的视觉效果为目的的人类传播行为[3]。修辞具有多媒介性,这就意味着不同媒介都可以使用视觉修辞进行视觉形象的建构,通过所建构的形象来刺激观众的视觉感官,达到预期的说服效果。

  慢综艺作为一种话语实践,用“说服”的方式影响人们价值观的构建和对现实社会的认知。在传播图像的过程中,视觉修辞的最好呈现就是影像画面。慢综艺用视觉来传递观点,视觉修辞属性十分明显。慢综艺通过视觉修辞的运用,借助语言、图像、声音呈现视觉意向,以此建构预期的慢生活模式。在慢综艺中,节目组通过组织不同元素以完成意义的构建,通过编码信息塑造形象、传达意义,以此激发观众联想,达到说服目的并传达价值取向。

2 《向往的生活》视觉修辞构建

  2.1 嘉宾元素的视觉化建构

  2.1.1 常驻嘉宾

  《向往的生活》历经五季,常驻嘉宾现为黄磊、何炅、彭昱畅、张艺兴、张子枫,常驻嘉宾角色定位明确[4]。黄磊与何炅充当“家长”的角色,负责家庭的构建与维持。黄磊负责美食制作,其烹饪的美食是节目的一大看点。美食的制作过程与品尝阶段的详细拍摄,给观众一种家的治愈式体验。何炅负责人际沟通,主打细腻的情感关怀,维系着家庭内部的和谐。彭昱畅、张艺兴与张子枫作为兄妹搭档,负责农活任务。作为“儿子”,彭昱畅踏实肯干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是做农活的主力,也是笑点担当,在完成家长任务指派的同时以兄长的形象保护妹妹[5]。张艺兴以其自带的高流量,给节目带来超高话题度,负责才艺展示与农活任务。张子枫作为妹妹,是家庭呵护的对象,与哥哥们一起招待客人。不同于兄长,她温婉可爱的性格充盈着家庭性格的构成,这样的角色搭配让家庭互动更加真实有趣。慢综艺在进行传播时以视觉要素为主要传播中介,运用视觉修辞时会带有强烈的目的性,为了使传播效果达到预期想法,因此会合理地运用视觉元素有效传递信息。常驻嘉宾元素的建构会使观众产生代入感,以家庭为模式,具有亲切感,更易展示慢生活和谐轻松的宗旨。

  2.1.2 飞行嘉宾

  除了常驻嘉宾,每期会有飞行嘉宾入驻。整个节目的模式是飞行嘉宾来电点菜、入住干活、交流沟通、美食品尝、游戏参与。由于节目设定是所需的特殊食材需要以相应的劳动来交换,所以常驻嘉宾会带领飞行嘉宾做农活,在此期间为观众展现乡村田园风光与农事耕种的场景,满足观众对于乡村农事的好奇。视觉设计需要充分考虑修辞情境,因为这影响着观众对情境接受的效果。修辞接受的不确定性要求节目组必须注意接受的多样性,飞行嘉宾的选择就体现着节目的传播策略,即满足受众接受的多样性。飞行嘉宾从影视明星到体育健儿再到圈内名人,年龄不限,定位不同。选择观众喜闻乐见的嘉宾,充分满足了观众的心理需求,同时也为节目的收视奠定坚实基础。而且,嘉宾的差异化构成也使得节目受众群体能够实现最大限度的全方位覆盖,以此达到最佳的修辞效果。

  2.1.3 拟人化嘉宾

  拟人化的动物也成为视觉修辞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五季以来,小O、小H、锅碗瓢盆、天霸、彩灯、老点、苏苏、彩云和之南构成了庞大的拟人化嘉宾群体。每个动物都有各自的角色设定与专属的花字设计,后期的剪辑与动画制作为它们的形象塑造增光添彩。小O与小H作为恩爱搭档体现了动物之间的温情,锅碗瓢盆吃饭的场景也成为节目的一大笑点,四个小狗的不同性格在抢食时体现得淋漓尽致。爱静止思考的哲学家彩灯、偷听八卦的老点和它的邻居天霸、执着于开屏的孔雀彩云和之南以及广告担当苏苏都是蘑菇屋不可或缺的视觉亮点。后期的动画设计加上憨态可掬的动物神态,为观众展现了动物视角下的乡村田园景观,拟人化的视角充满童真风味,形成了温馨自然的家庭氛围,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因此,视觉艺术形象的充分塑造便是《向往的生活》传播策略的成功之处。

  2.2 景观场景的审美化重构

  《向往的生活》历经五季,每季的拍摄地选址都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即远离都市喧嚣、生活节奏悠然缓慢、人情质朴温暖。第一季农夫篇选在北京市的郊区地带密云县新城子镇,远离城市,宛如一处世外桃源;第二季江南篇选在浙江省桐庐县河岭村,江南风景美如一幅画卷;第三季湘西篇选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古丈县翁草村,当地的民族特色是一大亮点;第四季彩云篇选在云南西双版纳曼远村,各色的水果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强烈,呈现出热带雨林的独特景色;第五季桃花源篇选在湖南省常德市的桃花岛上,归园田居的生活与心旷神怡的风光从陶渊明的诗中真切地展现在观众眼前。每一季节目都为观众呈现出当地的自然美景,向往来自生动的表达,在令人心旷神怡的生态景色中过着向往的生活,这样的视觉表达更具有说服的效果。

  节目景观场景的设定还体现在“蘑菇屋”的建筑设计上。为了还原“守拙归园田”的慢生活,嘉宾们住在节目组设立的带有当地生态特色的房子内,即蘑菇屋。蘑菇屋外观质朴简洁,整体装修风格简约温馨,颇具地域特色。戈夫曼的拟剧理论中提到人们在舞台上进行角色实践与扮演,宁静舒适的蘑菇屋就是嘉宾们活动的主要舞台,在这样的舞台场景上嘉宾们将自给自足、温情待客等生活画面通过视觉修辞的方式加以呈现。

  2.3 语言的可视化修辞

  “我们在一起就是向往的生活”作为《向往的生活》中的节目口号贯穿了五季,多次的重复强调强化了观众的记忆点,无形之中给观众以暗示。每次的口号都会以风格清新的花体字形式出现在画面中,与节目的风格相一致。同时辅以滑动、放大等动画特效,活泼俏皮,从而达到一种说服的效果,令观众从心理上认可慢节奏生活,产生向往之情。

  嘉宾们面对面进行语言交流,信息由此传递,并且可以得到迅速反馈。通过一来一往的交际介绍,辅以相关的视觉播放素材,使得语言得以可视化,达到视觉传达的良好效果。例如每一季的先导片,几位常驻嘉宾的口头介绍将画面串联起来,进而展现拍摄地的景色与当地风俗,衬托出当地的绮丽与动人。语言的可视化修辞,能让语言的传递更有层次感与画面感,更具有感染力。《向往的生活》将语言的可视化修辞拿捏得当,深受观众喜爱。

  2.4 音像修辞的传达

  2.4.1 音乐的渲染

  音乐是通过构成听觉意象来表达情感与反映生活的艺术形式,其能够很快搭建出符合场景意向的氛围[6]。《向往的生活》中每集都会出现电话铃声,电话铃声的音乐响起,便代表着客人的来临,这种指向已经成为一种象征性符号。此外,节目片尾曲《平凡的一天》,通过缓慢的旋律为平凡发声,歌词展现出对生活的思考和情怀的追求。这样的意境创造与《向往的生活》的节目宗旨不谋而合,给观众以情感的共鸣,表达了慢生活的意趣:热爱平凡而缓慢的生活。音乐这种修辞方法加深了节目的主旨,使观众印象深刻。

  2.4.2 特写镜头的图像式表达

  特写镜头,常用于拍摄被摄对象的局部或者细节。导演根据其巧妙构思大量运用了特写镜头。在美食的制作过程中,常常使用特写镜头,真实地还原食物的色调与质感,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感受,刺激视觉感官,最大限度激发观众的味蕾回忆,更具有代入感,仿佛身临其境,也将黄磊的厨艺展现得恰到好处。对于农作物的拍摄,表现出乡村田园的最大特色,让观众可以直观看到乡村产物,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嘉宾们在干活时,大汗淋漓的特写镜头直接展示了嘉宾的辛勤劳动,灌输了辛勤劳作、自给自足的正能量价值观。这种视觉感受直观明了,在传情达意时起到了绝佳作用。

  2.5 主题戏剧化的修辞幻象

  美国新修辞学派在研究中发现交流行为能借助幻想主题的连接将对象带进象征性的情境之中,从而形成“修辞幻象”,形成修辞运动。近年来,慢综艺的节目制作人通过对节目主旨的修辞运作对现实中的问题进行解释,通过综合视觉修辞打造“幻象”展现给观众,在慢综艺中主题戏剧化现象变得普遍。《向往的生活》添加了许多人文元素,响应国家精准扶贫的号召。在第一季、第二季和第五季中,三处蘑菇屋在拍摄结束后成为当地的旅游景点,带动了当地的旅游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地的贫困情况。在第三季,节目组加入了“田野调查”和“国情调研”的环节,在黄磊和何炅的走访下,了解当地的发展困境,多次在节目中介绍当地特产,把扶贫工作落实到实际行动中,还给当地的学校捐献爱心物品,更显人文关怀。第四季时,西双版纳当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致使物流堵塞无法售卖水果,旅游业也无法发展,在此情况下,节目开展助农直播,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水果滞销的问题。同时节目还连线武汉抗疫护士刘凯,并专程把美食从云南运送过去,此举彰显了对抗疫医护人员的感谢与关怀,充满温情。这样的制作理念引发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在娱乐泛化的慢综艺中加强了教育感化功能,体现了社会担当。

3 从《向往的生活》看慢综艺的传播策略

  面对层出不穷的综艺,观众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而《向往的生活》历经五季,仍然保持着超高的节目热度,深受观众喜爱。随着《向往的生活》的成功,市场上开始出现许多同一类型的慢综艺,甚至出现盲目抄袭追风的现象。大量同质化作品的产生将导致观众视觉疲劳,这会使得慢综艺慢不下来,唯收视率的利益追求使慢综艺急速膨胀、缺乏创意,节目制作的初心也可能会发生改变。

  慢综艺想要在市场上长期占据一席之地,就要在内容上追求创新,不断突破,努力展现慢生活的真实场景,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在主题的制定上要紧随政策号召,弘扬主旋律,讲好故事,完成核心价值观的传播,给观众心灵上的抚慰。节目制作人也要保有初心,遵守职业道德规范,展现社会担当,在追求形式新颖的过程中注重情感传达,在视觉修辞的实践中寻求良性发展。

4 结语

  慢综艺的发展道阻且长,在更新换代迅速的市场上,唯有紧抓观众需求,了解观众所思所想,才能在节目制作的过程中充分运用视觉修辞传情达意;做好人文关怀,紧跟时代步伐,注重说服方式,才能创造出令人回味、韵味久远的精品节目;寻求情感共鸣,稳固前行,紧抓市场导向,才能实现良性传播,走出属于慢综艺的独特发展之路。

参考文献

  [1] 贾香玲.国内慢综艺走红原因探析:以《向往的生活》为例[J].传播力研究,2019(21):5-6.

  [2] 张显翠,胡晴昕.试论语言视觉修辞在新闻写作中的应用[J].新闻研究导刊,2017(17):71-72.

  [3] 陈汝东.论修辞的视觉效果[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3):48-52.

  [4] 于寿源.慢综艺电视节目中媒介景观的镜像化演绎进路探究[J].传播力研究,2019(27):13.

  [5] 崔杨杨.慢综艺节目的情境构建、叙事表达与价值呈现:以《向往的生活》为例[J].新闻传播,2020(23):19-21.

  [6] 程粮君,董宇翔.视觉修辞视角下文化类纪录片的传播分析:以《锵锵行天下》为例[J].新闻世界,2019(9):91-93.

作者:崔译幻 单位:山西大学新闻学院

【视觉修辞视域下慢综艺的传播策略】相关文章:

1.视觉传播视域下短视频对用户认知的影响

2.视觉设计中图像符号的信息传播及应用分析

3.广告视觉传播中的符号学

4.白酒视觉营销的策略

5.信息传播的视觉传达设计论文

6.以视觉心理为基础的初中语文课程设计策略

7.传播心理学视域下我国青春题材网剧的创新传播策略

8.传播视觉阈值下马保国鬼畜视频狂欢现象分析

9.新媒体视域下视觉传达设计论文

10.视觉文化传播论文

11.笔触与情感表达----凡高与十九世纪自然主义绘画

12.全媒体语境下的传播话语权研究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