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NP模式的平面构成课程教学的创新设计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针对“平面构成”课程中存在的教学内容陈旧、实训体系进阶缺失等问题,提出以“OBE”理论为整体框架、“应用研究能力和应用实践能力”培养为目标,构建以学生发展为中心“从新手到专业设计者”(NovicetoProfession,简称NP)的教学实践模式,即依托实战项目建立案例资源库,通过“项目化教学”和“模块作业包”活化知识单元,实施“三阶段产品养成训练”提高实践应用能力,引入企业导师回评完善评价体系等,为创意设计人才的培养奠定坚实基础。

  0引言

  “平面构成”是高等院校艺术设计专业的造型基础必修课,注重对学生的创造力、想象力和视觉美规则的认知能力的综合培养,是一门理性与感性相结合、理论与实践并重的思维和手绘训练课。在当今互联网+的大形势下,人们越来越注重于高质量的视觉表达,“平面构成”也广泛应用于各类图形图像的视觉呈现领域。但在传统的教学中暴露了现有教学内容的刻板,实训体系进阶性缺失,教学方式方法陈旧,评价体系单一等问题,作为设计类一门至关重要的基础课程,“平面构成”需要走向“悟道、求业、生惑”[1],构建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进行课堂的改革与创新。

  1高校“平面构成”课程的现状

  “平面构成”作为设计类的基础课程,课程的理论知识以及实操训练对培养学生图形图像分解重构能力,创新思维能力和设计创造能力有着重要的作用。但传统的课堂教学存在一些弊端。

  1.1理论内容陈旧刻板,缺乏创新与落地

  “平面构成”教学应该注重学生创造力的培养。设计的生命力在于创新,要想让平面设计拥有更强的艺术生命力,就必须重视创新。[2]但是传统课堂的内容模式化,图片案例创新不多,存在陈旧、重复,没有与鲜活生动的实战案例串联落地,仅有的教学案例内容又相对独立,欠缺内在联系性。使学生停留在经验层面模仿前人的相关图例,无法真正实现调动学生艺术潜力和创新意识的目的。[3]市场敏感度的弱化,使得学生很难掌握平面构成视觉美的真正规律,应用能力得不到强化。

  1.2实操训练体系松散,训练模块内容没有进阶叠加

  我国高校的艺术设计专业课程大多沿袭以往的美术基础技法训练,[4]导致实训练习的内容通常以单纯的表现形式出现,例如重复、近似、渐变、发射、特异等,学生在练习中存在机械模仿,反而在基本形的抽象、提取、创新、重组、变形以及再创作这些重点上缺少针对性的训练。课程没有得到深入细化、延展,松散、独立的教学内容使其失去了精髓,[5]也缺少内在进阶联系和关联性的训练命题。这些情况导致大量低效练习,学生无法通过针对性练习掌握设计原理与法则,在应对复杂多变的局面时缺乏深厚扎实的灵活变通能力,平面构成学习只停留在课程学习阶段而无法进入以后的各项运用中去。

  1.3教学模式传统,学生主体地位弱化

  课堂组织的模式相对传统,基本延续“理论讲述-案例分析-实操训练-作业讲评”的框架,学生主观能动性发挥不足,模仿为主,参与度不够,自主创新欠缺。

  1.4评价模式单一,能力考核片面

  期末成绩的评定主要以平时作业和期末作业两部分组成,不能通过阶段性评价促进学生学习,无法全面了解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反映综合能力。

  总体来讲“平面构成”的教学与实践训练创新力不够,弱化了学生的中心地位,缺少与市场的对接,没有形成教学闭环,学生知识单元综合运用能力较弱,设计元素的多维度表现能力欠佳,尤其在各类实际场景应用上延伸能力缺乏。

  2NP模型的基本结构

  针对教学与实践训练缺少与市场对接,没有形成教学闭环的总体问题,提出构建以学生为中心的

  “NP教学实践模式”(图1)。

  N指的是Novice(新手),P代表Profession(专业),Profession(专业)包括专业思维和专业技能两个方面。NP(NovicetoProfession)指的就是从新手到专业设计者。教学模型的核心就是要学以致用,对接市场,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实践闭环。“NP教学实践模式”以“OBE”理论为框架,以应用实践能力的培养为目标,以实战项目驱动,通过线上线下混合模式开展课堂教学。NP教学模式强调“最终的学习成果”,并以此为导向反向设计教学目标,重塑教学内容,完善阶段性评价体系,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课程最终的预设教学成果是独立完成一套应用于市场的产品视觉设计,教学模式从学生线上自学完成理论部分的基础学习开始,通过教师课堂重点知识回顾,引入实战案例,接触市场最新设计,夯实理论基础;在实训练习环节以三阶段进阶训练完成技能加成;在讨论进阶、教师指导、企业导师反馈这些环节实现课堂翻转,通过高密度、动态循环的学习、实践和反馈过程不断提升学生的理论和技能,完成预设的教学成果,实现专业技能获取,完成教学闭环。

  3基于NP模型的课程教学创新

  课程的实施方案围绕NP模式,以学生为中心,从教学目标入手明确教学设计的方向,通过重塑教学内容,创新教学方法活化课堂教学,重构评价体系保障学习效果,多环节潜移默化落实课程思政。

  3.1明确教学目标:培养懂美、有爱、传播正能量的专业设计工作者

  通过课程的学习,学生掌握平构的理论知识,获得实践的操作技能,最终的目的是能够设计出应用于市场,满足市场需求的各类平面作品。这些作品不止是满足视觉的审美需求,而是富含文化底蕴,能触动人内心的真善美。最终的培养目标不只是视觉产品的制造者,而是懂美、有爱、传播正能量的专业设计工作者。

  3.2重塑课程内容:划分课程构成,建立“多资源库”,实战案例对接市场

  3.2.1重新划分课程内容

  “平面构成”课程在本校的教学安排中共计48学时,对内容重新进行梳理之后划分为5大块内容,18个知识模块,教学中采用小班化(30人),通过异步SPOC结合线下课堂开展混合式教学。SPOC通过一定的教学设计、课程组织架构以及评价方式,运用混合学习的视角,将视频很好地融入教学实施的整个过程中。[6]学生能充分利用线上丰富的优质资源进行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学习,同时教师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线下的实训和讨论课。

  理论20课时:线上异步SPOC10课时,学生对基本概念、原理和法则进行自学。线下课堂10课时,教师对线上的重点难点知识进行回顾,并根据知识点穿插讲解大众案例和实战案例。实践28课时,分为实训16课时,讨论12课时(图2):实训课将针对“模块作业包”进行三阶段训练,注重师生的一对一指导和生生小范围互动,讨论课通过生生互动、师生互动,企业导师在线互动等形式翻转课堂。

  3.2.2建立多资源库,充实教学资源,对接一线市场

  这类课程的课堂教学首要前提就是面向社会、面向实战。传统的构成教学脱离具体的教学案例,让学生在抽象的符号图形中掌握构成方法比较困难。[7]所以教师可以依托研发基地、对口企业、实践基地、学科竞赛等搭建起多个维度的实战案例资源库,把教师或者学生真实参与开发的案例植入课堂教学以及作为实训的主题。一方面通过对实战案例的剖析、梳理、知识点映射,使学生真正体会到理论知识的实践化应用,另一方面实践训练建立在这些鲜活具体可感悟的基础上,有体认,有联想,有发现,有文化,这才是培养创造性思维应有的基本方式。这样才能实现课堂教学与专业实践无缝对接,提升课堂教学的实践化情景,为学习成果的市场化奠定基础。

  3.3创新教学方法:“项目化教学”+“模块作业包”+“三阶段产品养成训练”+“共建课堂”

  3.3.1以“项目化教学”驱动,以“模块作业包”的形式活化知识单元

  现代设计是多元化的,既有具象的表达,也有抽象的表现,既有文脉的传承,也有材料质感的演绎……因此“平面构成”的实践训练也应该以多元、开放、动态的主题性综合形式去适应现代设计教学的需要。在教学方法的设计上可以依托多资源库,选取“项目化主题作业”贯穿课堂教学,从项目主题作业出发,建立与课程知识单元一一对应的“模块作业包”,通过拆分的模块作业包落实知识单元,每个作业包既相互独立又有叠加联系,实施渐进式、阶段性教学,强化学习效果。通过模块作业包的训练,完成知识单元的串联和叠加,让学生充分理解平面构成要素对视觉传达所产生的影响,突破传统课堂用简单的模仿复制到变化构成的组合方式追求画面图式美感这种单一、表层和狭隘的训练模式,以实现预设的“学习效果目标”。

  3.3.2通过“三阶段产品养成训练”类游戏化的方式开展实训练习

  国外,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已经有了关于教育游戏的研究。Bowman将电视游戏整合到教学设计中,随后就有更多的学者如Driskell、Dwver、Bracey等人研究电视游戏在教学中的应用。[8]如何将实训练习游戏化,激发学生内在的学习动机,以饱满的精神投入持续的学习一直是一线教育者的难题。笔者在课堂实践中尝试了“产品养成训练计划”:将实训部分分为“思维训练”、“专题训练”、“综合训练”三个阶段,根据模块作业包的训练主题,从思维训练的创意形成(模糊概念)到专题训练的视觉表达(图案雏形),再进阶到综合训练的设计应用(设计作品),学生在整个实训过程中从无到有进行产品养成,实现模仿到借鉴,借鉴到创新,教师和学生之间成为互相促进的教学共同体,[9]最终经过三个阶段的训练,每个学生养成一款独具个人特色的视觉设计作品。

  3.3.3在讨论进阶、教师指导和企业导师反馈3个环节共建课堂

  通过生讲生评、生辩众评、研讨辩论、师生共论、企业导师在线反馈等形式在讨论进阶、教师指导和企业导师反馈这些环节共建课堂。为了保证学习效果的最大化,加强反馈环节的及时性和有效性,实践讨论课中引入教师、企业导师双反馈机制,给出具体、有效的修改方案和建议,帮助学生真正地面向一线市场,了解最新的需求和动态。

  为了保证每个同学在讨论课上有充分的表达机会,杜绝“打酱油”的学生,制订了反转课堂协作学习与交流竞争分组方案(表2),组建学生微共体小组,课下通过协作学习完成作业,并从每个微共体小组抽1名学生组成课堂讨论小组,进行课堂上的交流竞争,以此保证课堂讨论时每个小组都有不同的作业进行分享,扫除“盲点”,点亮每一位学生。

  3.4重构评价体系:线上线下结合,体现过程化和多样性

  考核注重多维度的评价,强调多种评估、持续评估,体现过程化和多样性,弱化知识考核,侧重能力考核,体现学生不同能力的锻炼和获取。考核由线上线下组成,线上考核通过分讲测试、互动分享、期末客观题测试3部分组成,重点考察理论知识的掌握以及图形图像资料的收集整理。线下考核聚焦于实训环节和讨论环节,兼顾个人作业和团队作业,通过对综合模块作业包的完成度、微共体学习小组作业以及期末的综合训练大作业3项进行评估。

  3.5落实课程思政:民族文化的个性化挖掘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到来,人们开始发现,那些所谓的现代时尚设计,语言千篇一律,形式大同小异,缺乏感人的特别是富有地域性文化的设计语言。全球经济一体化虽不可逆转,但文化必须要有它的民族性,作为文化重要体现的当代设计也开始有了这样的觉醒和立场[10]。教师在实战案例讲授中,将中国传统图案中感性的造型语言以及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注入到“平面构成”的课程教学中,挖掘中国传统的图案素材,提炼文化信息进行有目的性的语言解构与重构,从文化背景分析到艺术表现实践,潜移默化传播优秀的传统文化。同时学生通过传统文化主题的模块作业包,从资料查询,背景了解到学习内化,让他们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领略古老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文化血脉带来的由衷自豪,并且通过自己的设计,传递给更多的人,建立起设计师的职业道德和大国工匠的情怀。

  4结语

  “平面构成”是艺术设计教学的基础,是培养学生艺术思维、创作能力、设计技巧的重要手段,如何突破现有教学的瓶颈,改革陈旧的教学模式,提高学生的实践应用能力,培育高尚的设计情怀是从事设计教育的广大教师面临的重要课题。近些年来在教学一线创新“NP教学实践模式”开展的一系列教学改革的实践表明,本教学设计可激发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学习主动性,不同程度满足学生差异和个性化发展,提高学生的综合设计水平和项目实战能力,有利于培养既满足行业和社会需求又有大国胸怀的专业设计人才。

  参考文献:

  [1]陆国栋.我国高等教育的特点分析与发展路径探索[J].中国高教研究,2015(12):14-17.

  [2]郗望.“互联网+”时代平面设计教学改革思考:评《平面构成设计之维》[J].中国教育学刊,2020(10):151.

  [3]王啸飞.平面构成教学改革探析[J].美术教育研究,2018(21):164.

  [4]李海翔.对高校艺术设计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探讨[J].教育与职业.2014(35):136-137.

  [5]徐娟芬.平面构成的应用型课堂教学改革实践[J].设计,2017(4):128-129.

  [6]费少梅,王进,陆国栋.信息技术支持的SCH-SPOC在线教育新模式探索和实践[J].中国大学教学,2015(4):57-60.

  [7]阎铜.艺术设计三大构成教学改革探析[J].中外企业家,2019(14):175.

  [8]张金磊,张宝辉.游戏化学习理念在翻转课堂教学中的应用研究[J].远程教育杂志,2013,31(1):73-78.

  [9]陆国栋.治理“水课”打造“金课”[J].中国大学教学,2018(9):23-25.

  [10]林玉凤.理性与感性的融合:关于平面构成与图案课相兼并融的思考[J].艺术与设计,2017,2(1):141-143.

作者:杜莹 单位:宁波工程学院 人文与艺术学院

11.ERP信息系统在薪酬管理中的应用

12.ERP信息系统在薪酬管理中的应用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