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财务造假案中会计师事务所之责任探索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日本Produce公司为顺利上市,通谋监查法人(中文译为会计师事务所,以下通称会计师事务所)在上市前持续粉饰账面、财务造假,阴谋被揭穿后公司股价大跌,致使投资者利益严重受损。此事件是近年日本继西武铁道财务造假事件后,又一监查法人受到民事赔偿认定的典型事件。本文通过梳理该案的当事人观点及其判决结果,从中对日本现有立法比较考察,在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担方面违规行为、导致后果、前因后果以及人为因素等问题,在合并后会计师事务所对原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继进行明确规定,并对损害赔偿额度的制度设计进行合理拓张。

  关键词:公司上市;财务数据失真;会计师事务所;责任;

  日本公司上市之前,审计部门要对公司进行财务审核,公司上市及公司破产时,监查法人要对公司财务提供无限定适正意见

  1。日本株式会社(股份有限公司)Produce(以下称P公司)于2005年12月14日在证券市场发行股票成功上市。为顺利上市,其公司社长(董事长)与所属D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A通谋,在上市申报材料中提交了虚假的公司财务报告,日本证券取引等监视委员会以此为由对其强制调查,并于2008年9月19日公开披露P公司财务造假事实,同年10月27日P公司退市。据此,P公司财务造假事实公开披露前取得P股的投资者X们作为原告,因P公司财务造假股票大幅下跌致使投资者们利益严重受损为由,向被告Y提起诉讼,请求损害赔偿。被告Y是对P公司进行上市申报书等财务审计工作的D会计师事务所合并收购后的会计师事务所。而A对D被Y合并收购事宜不赞同,故A独立设立了E会计师事务所。

  P公司为顺利上市,通谋会计师事务所在上市前持续粉饰账面、财务造假,违规操作暴露后直接导致该公司的股票价格骤降,持有该家公司股票的股民经济损失巨大。这是证券法领域值得关注的前沿问题。本文之所以研究这一问题,基于以下原因:第一,将会计师事务所作为损害赔偿民事责任主体对待,是近年来探讨的热点。第二,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日益严重。近年来,无论是日本P公司案例,抑或中国的瑞幸咖啡,大智慧事件等财务造假问题牵涉巨大。第三,保护社会公众的需要。当今社会,资本市场投资主体日益多元化,资本市场吸纳的参与者遍及社会各个层面,依然无法改变它处于弱势的处境。亟需保护社会公众的公共利益。总之,本文通过考察P公司事件得出研究问题,即如何确立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担、落实会计师事务所承继问题、明晰损害赔偿额度,以促进监査法人责任制度的完善。

二、日本判例综述

  日本P公司案例审理情况

  2:

  原告主张归纳如下:第一,P公司粉饰决算。例如,P公司在D会计师事务所代表社员A注册会计师的指示教唆下粉饰公司财务。第二,被告Y会计师事务所对D会计师事务所的吸收合并。Y会计师事务所对D会计师事务所吸收合并,一审被告Y会计师事务所具有对D会计师事务所的承继义务。第三,原告获得P股票。原告们根据股票交易表记载,自本案上市申请书提出到本案公开时,继续持有P股票。第四,原告的善意。原告们购买取得P股票时,对本案中的上市申请书、上市报告书中涉及虚假记载等财务造假事实并不知情。第五,对原告的损害。一审认为购买P股票的对价(即其自身受损额度)为6亿9867万日元,二审认为相关损害额应为6亿6076万日元。

  被告主张归纳如下:第一,主观上不知情。被告Y会计师事务所对通谋粉饰财务决算等情况表示不知情,对财务造假公开披露时原告持有P股票的事实表示不知情。第二,否认原告提出的损害主张。原告提出的购买股票的对价即为损害赔偿额度是不正确的。对于原告在二审中提出追加诉讼请求的情况,应该视为延误时机的攻击防御方法而裁定驳回。原告购买P股获得的收益与原告主张的损害赔偿应该互相抵消。第三,责任承继问题。被告不应对虚伪记载而产生的相关损害赔偿负责。假若即使吸收合并D会计师事务所的被告Y与E会计师事务所共同不法行为成立,被告Y也只应该对D会计师事务所有因果关系的损害赔偿范围内负连带责任。

  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通过一审,但原告坚持认为自己占理,据理力争;最终得以翻身,二审重新改判,判决理由归纳如下:第一,D会计师事务所的代表社员A会计师与P公司董事长通谋,通过巧妙的手法进行财务造假,A会计师具有明确的故意,其无过失的抗辩是不正当的。因此,吸收合并D会计师事务所的被告Y没有免责余地。第二,如果没有P公司各项财务造假后假象的存在,原告们不会购买P股。第三,考虑购买价格与卖出价格的差额、购买价格与法庭辩论终结前持有股票价格的差额问题,并酌情考虑其他因素。

三、日本现有立法考察

  关于财务造假中会计师事务所责任问题,日本相关立法作了一定的规定,梳理如下:

  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有规定。其中,第21条规定了虚假记载申报书的提交公司的经营者的赔偿责任问题,其中第一款列了相关人员,如提交该有价证券申报书的公司在其提交之时的经营者(董事、会计参与、监事或执行官及其他相当者)或该公司的发起人、该卖出相关有价证券的所有者、认为存在造假或者缺失的文件中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注册会计师或审计法人是不真实、缔结原担保契约额金融商品交易业者或注册金融机构等;第21条之二规定有虚假记载等文件的提交者赔偿责任;第21条之三规定针对虚假记载等文件提交者的赔偿请求权时间规定。第22条明确指出公司经营管理者出现提交造假数据的材料将会承担的赔偿责任。该法第24条之四规定确保财务会计相关文件及其他信息的适当性的体制问题。该法第193条之二规定由注册会计师或审计公司提供审计证明问题。

  日本《公认会计士法》第34条之十九规定,审计公司经过全体成员同意可以与其他审计公司合并。合并后存续的审计公司或通过合并设立的审计公司,继承因合并而消亡的审计公司的权利义务(包含该审计公司根据行政部门的处分而享有的权利义务)。

  目前,日本相关立法对会计师事务所责任问题的规定还不够完善,存在以下问题:第一,没有准确定位会计师事务所的概念。也没有将会计师事务所与法律统筹起来,导致会计师事务所难以有效发挥监查作用。第二,对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担问题规定不清。还无法客观的抓住各类责任区分的依据和视角。第三,对会计师事务所合并分立带来的责任承继问题需要进一步强化。会计师事务所自身也是不断变化的过程,如何应对合并、分立是未来一大课题。第四,对会计师事务所的损害赔偿数额难以判定。这里涉及实际损失、可预见损失、连带责任、惩罚性赔偿等一系列问题,及其延伸的除外情形。

四、日本现有学术综述

  日本法学者对本文P公司案例普遍持肯定说,具体梳理如下:

  (一)责任追偿说

  志谷匡史(20183)认为,本判决对故意粉饰财务的会计师个人及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追偿的态度给予肯定,并认为会计师事务所倒闭的风险今后会趋于正常化

  3。

  (二)自体损害说

  饭田秀总(20184)认为,本判决采取取得自体损害说对今后证券市场中投资者损害额的判定标准具有进步意义

  4。

  (三)赔偿额区分说

  汤原一心(2019)认为,本判决是自西武铁道事件以来上市公司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责任赔偿的又一重要案件积累。本判决计算损害额时,区分获得股票的时间点,尤其在造假事实披露前抛售已有股票的情况区分开计算损害额,是很合理的方法。当会计师事务所是多数时,前后期的会计师事务所负连带赔偿责任是合理的

  5。

  (四)满足上市要件说

  三原秀哲(20196)对本判决结果持肯定意见,但是对「如果有财务粉饰这一原因而被评价为上市不适格公司」这一观点有疑问。不如说公司上市要根据美国纳斯达克证券市场的上市条款「证券上市审查基准」3条(5)b的规定,最近两个事业年度财务报表没有虚伪记载才满足上市要件这一说法更为准确

  6。

  (五)倒产风险说

  山田刚志(2019)认为,吸收合并的会计师事务所在并购之前要对即将承继的责任义务进行严格审查,否则会计师事务所也会面临投资并购而倒产的风险。会计师事务所如果导入有限责任限定制度可以稍微减轻其风险,但如本案判决所述会计士或会计师事务所故意粉饰财务而引发的求偿权行使的情况一定会将会计师事务所的倒产风险暴露无疑,作为市场关系者应该强烈阻止这种危机出现

  7。

  (六)防止责任扩大说

  松冈启佑(2019)认为,今后证券市场财务造假不仅是对发行公司和董事会成员提起诉讼,也扩展到了资本市场的守门人——会计师事务所。在公司法上规定了会计监查人可以签订责任认定合同,在公认会计法行政征收金是监查报酬的1.5倍等,但在金融商品取引法上关于损害赔偿请求还处于无限制责任,这种失衡的赔偿标准需要再细化

  8。

  与此同时,也有学者持否定说。例如,梅田刚正(2019)对本判决持有反对意见。第一,本判决损害赔偿额的算定方式。应从损害额中除去非虚假陈述造成的股价下跌的因素,或是下跌部分如何算定尚且应该做更深入的探讨。第二,虚假陈述理由引发的会计师事务所的损害赔偿责任问题。因大多公司财务造假这种做法在一定期间内继续实行是不少的,本案会计师事务所在持续的财务造假的中途交代了问题,应该区分虚假陈述披露之前与披露之后会计师事务所的个别责任

  9。

  综述所述,日本法学界对本文P公司案例存有肯定说与否定说,但偏向于肯定说。在肯定说之中,尤其重视责任承担问题。然而,现有研究对责任问题的理解比较抽象,属于宏观探讨,缺乏针对责任问题展开的具体论证。因而,本文有必要对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构成要件、责任承继、损害赔偿额度等问题深入论证,弥补现有研究的某些不足。

五、会计师事务所的前瞻制度设计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中会计师事务所责任问题是一个全新课题,本文借助P公司事件进行案例分析,结合日本最新立法及相关学说分析,得出以下几点见解(参见图1)。

  (一)会计师事务所承担的内在职能

  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担有很多学说,本文暂以侵权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主观因素四个角度加以探讨。

  1. 侵权行为。

  侵权行为是辨析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中会计师事务所责任承担的基本要件。从2005年6月的年度财务损益表和2006年6月的年度财务损益表的报告中可以得知,此财务账面进行了虚假陈述,将利润由红变黑转换,将公司亏损做成了盈利。被告为避免其赔偿责任,主张要求普通投资者提供过多的证据,以此拖延诉讼时间,已经忘记了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公司的使命感。从主体数量划分,侵权行为可以分为单独侵权行为与共同侵权行为,P公司案例属于通谋的共同侵权行为。从行为类型划分,侵权行为可以分为积极侵权行为与消极侵权行为,P公司通谋会计师事务所在上市前持续粉饰账面、财务造假,采取主观意义上的违法操作。

  2. 损害后果。

  从损害形式划分,损害后果可以分为有形后果、无形后果,本文P公司案例属于有形后果,即投资者的实际有形损害。从损害发生时间划分,损害后果可以分为已经发生的损害、正在发生的损害、未来可预见损害等,本文P公司案例重点追究已经发生的损害、正在发生的损害。作为上市公司,损害后果其实还不仅仅是投资者本身,可能引发股市波动,造成经济社会的各类不良影响,这也是本文研究P公司案例的现实紧迫性。

  3. 前因后果。

  侵犯他人权利的违规行为与出现的负面影响是环环相扣的。如果没有P公司各项财务造假后假象的存在,原告们不会购买P股。无论是公司盈利还是亏损,提交虚假财务报表作为上市审查材料的公司均不具备上市资格。立法赋予会计师事务所对财务报表的审计及证券监管机构对信息披露文件的审查义务,以核对被暴露的信息是否具有可信度。前因后果的逻辑关系有绝对和相对因果关系之分,也有近因、远因之分。因果关系必须达到一定的程度,才需要进行责任承担。

  4. 人为原因。

  人为原因按照大脑支配的原理可以分为刻意(主观刻意、客观刻意)、无意(完全无意、一般无意、随意)、善意等。从是否需要具备主观因素划分,责任承担分为过失责任与严格责任、无过失责任、过失推定等。P公司向投资者进行了非常完整和及时的财务信息披露,在A会计士的教唆指示下运用各种财务粉饰方法进行财务造假,构成恶意。从另一角度考虑,除A会计士之外的其他审计负责人无法发现P公司财务造假的事实,则所有原告均对本案虚假陈述事实不知情,均属善意。保护投资者始终是各国证券法的价值取向,投资者善意是一个基本的立法推断。事实上,基于信息不对称,投资者也很难“恶意”。

  我们把分析重点放在四个点,分别是违规行为、导致后果、前因后果以及人为因素,可以看出会计师事务所对P公司案例是负有很大的监查责任。

  (二)合并后会计师事务所对原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承继

  责任承继是为了防止侵权主体借助合并、分立之机逃避责任,在现实生活中经常遇到。如果主体合并,则合并后的主体(吸收合并或者新设合并)必须对合并前的各个主体承担承继责任。这要求在合并时要明晰责任问题,不得在合并后借故逃避。如果主体分立,则分立后的主体必须对分立前的主体承担连带责任,任何一方都不得借故逃避连带责任。这要求在分立时也要明晰责任问题,切不能以为“分离”了事。

  事实上,立法对会计师事务所等特殊机构是具有更高的期望,会计师事务所也要承担更为重要的职责、责任。从日本P公司财务造假案例来看,有审计瑕疵的会计师事务所要对其代表社员通过职务对第三者加害的损害赔偿负责。本案被告Y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公认会计士法》第34条之十九规定应该承继吸收合并的D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义务,应对投资者因虚假陈述所产生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D会计师事务所的代表社员A会计士与P公司董事长通谋,通过巧妙的手法进行财务造假,A会计士具有明确的故意,其无过失的抗辩是不正当的。因此,吸收合并D会计师事务所的被告Y需要承担相应的承继责任。

  这里比较特殊的情况在于,A后来另外独立设立了E会计师事务所,是否还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第一,会计师事务所自身承担的债务等责任由合伙人共同分担,合伙人之间的责任划分以法定规定或者彼此的约定为准;如果是个人成立的会计师事务所,那么责任由个人全权承担;如果是股份制公司,那么股东承担有限责任。第二,作为一名涉事会计师事务所的一般职员,则应当内部追责。第三,无论如何,即使A后来新设立有一个会计师事务所,依然要承担在原事务所的相关法律责任,而不是一走了之。

  (三)损害赔偿额度的认定

  在损害赔偿额度方面,日本法既需要从遵循《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的具体规定,也需要考虑之前诸多判例情况,加强量化评估,适当考量未来期望值,重视对未来侵权的扼制。彰显公平理念,重视实际损失。近年各国法律纷纷引入惩罚性赔偿,对于恶意造成严重损失的,可以施以惩罚性赔偿(如三倍)。

  根据获取P股的时间点,支出的取得对价相当于本案的损害赔偿额,具体分为三种情况:第一,在财务造假事实披露前抛售P股,原则上卖出的股票对价相当于消灭了全部损失。第二,在财务造假事实披露后在证券市场卖出P股,卖出价格受损益相抵,损害额应以购买价格与卖出价格的差额计算。第三,继续持有该股票,损害额应为购买价格与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持有股票价格的差额计算。损害赔偿额度要判别实际赔偿,也要考虑可预见损失。根据主体合并、分立的法理规则,还要充分考虑连带责任问题。

  与此同时,必须考虑除外情形,也分为三种情形:第一,经济情势。与财务造假无关的特定经济形势因素,如疫情影响日本经济、国际金融危机,应从损害额考量中去除。第二,市场动向。与财务造假无关的特定市场动向因素,如近期消费市场趋紧、新能源市场活跃,应从损害额考量中去除。第三,与财务造假无关的公司业绩因素,如恰好某笔投资失败、某个项目落空,应从损害额考量中去除。当然,经济情势、市场动向、公司业绩很多时候与财务造假问题是混杂在一起的,或者说有某些关联,很难彼此完全区分,这需要更为细致的考察。

六、结语

  (一)对未来法院判决的前瞻

  在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财务造假事实面前,投资者不仅可以向瑕疵公司及董事会请求损害赔偿,如果上市公司会计师事务所有审计瑕疵等原因也可以向会计师事务所提请损害赔偿。但在诉讼审判方面,如要实现诉讼现实化,就必须深入研究会计师事务所责任问题,让会计师事务所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的守门人作用,促进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日本P公司案例为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提出崭新的研究视角,也为日后法院判决公司财务案件提供了更加详实有力的案例基础。即,依法发挥会计师事务所的作用,既通过连带责任承担以促进其审慎履职,又通过以违规行为、导致后果、前因后果以及人为因素四要素来限定责任承担,更好地应对公司财务造假问题。

  (二)对未来立法的前瞻

  本文采用案例分析研究方法,紧扣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进行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制度研究,期望能够有所创新。当然,现下的社会对“会计师事务所”这个名词还没有完全挖透,它会成为将来上市公司遇到会计数据失真情况的新制造者。基于国情不同,各国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中的会计师事务所责任问题也有很大差别。广而言之,中国证券法、会计法要积极吸纳会计师事务所责任制度。即,以侵权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主观因素四要素作为会计师事务所履职情况的判别要素,明确会计师事务所主体承继问题,完善相关损害赔偿额度规定。除此之外,经济法应有机规定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财务的监查问题,民商法要吸纳会计师事务所特有的侵权责任承担模式,刑法要严格惩治会计师事务所重大危害行为。总之,现代经济发展迅速,立法必须对前沿事物作出快速反应,避免滞后性的弊端。笔者也将持续关注本文论题,以求有所收获。

注释

  1无限定适正意见.依据公平妥当的企业会计标准规定审计报告书应记载公司财务状况所有重要内容[EB/OL].日本公认会计士协会,https://jicpa.or.jp/cpainfo/introduction/keyword/po st-54.html,最后访问日期:2021-07-22.

  2日本Producec财务造假损害赔偿请求控诉事件:一审25560527东京地方裁判所、平成23年(ワ)第30511号、平成29年7月19日判決。东京地判平成29年7月19日资料版商事法务410号215页、金融·商事判例1545号28页、判例时报2374号69页。二审25560526东京高等裁判所、平成29年(ネ)第3882号、平成30年3月19日判決。东京高判平成30年3月19日金融·商事判例1545号14页。

  3志谷匡史.Produce事件東京高裁判決的检讨(东京高判平成30年3月19日)[J].旬刊商事法务,2018(2172):11.

  4饭田秀总.对出具监查证明的监查法人的损害赔偿请求事例[J].法学教室,2018(458):143.

  5汤原心一.有价证券申报书及有价证券报告书上的虚假记载和损失金额[J].新·判例解说,2019(24):114.

  6三原秀哲.有价证券申报书等的虚假记载和监查法人的责任[J].商事判例研究,2019(1533):114.

  7山田剛志.参与财务欺诈并提供监查证明的监查法人的责任事件Produce[J].私法判例,2019(59):77.

  8松冈启祐.对有价证券报告书等的虚假记载等进行监查证明的监查法人被认定有损害赔偿责任的事例[J].商事法判例研究,金融·商事判例,2019(1569):6.

  9梅本刚正.对有虚假记载的有价证券报告书等进行监查证明的监查法人的责任[J].判例时报,2019(2398):151.

作者:孟子扬 单位:日本国立冈山大学大学院

【日本财务造假案中会计师事务所之责任探索】相关文章:

1.日本企业财务管理论文

2.危机管理制度在日本

3.日本小学体育课的改革及启示

4.日本婚礼亲历范文

5.日本文化论文题目

6.日本文学论文题目

7.关于日本文学方面的论文题目

8.日本和中国关系论文题目

9.中国和日本关系论文题目

10.日本与美国关系论文题目

11.涉外专门法院之审判特点与法律监督应对

12.我国海外劳工权益的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