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片专业与非遗技艺融合的教学模式探索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作为动画人,了解和掌握蒙太奇思维运用是一门必修课,借用蒙太奇理论比拟动画设计专业与非遗技艺相结合的教学模式探索。镜头被分割重组后影响着影片的节奏和意义的传达,好比课程教学内容通过罗列、筛选非遗技艺的“技”,并与动漫创作过程相互衔接,产生形式上的互通。如同镜头并置产生新的意义一般,在教学活动中并置、重构动画教学与非遗技艺的“艺”,使之产生关联与碰撞,强调对意义表达的引导贯穿整个教学活动。动态、开放、具体、多元的教学评价体系犹如“技艺”联袂出演的舞台效果一般,创造一种“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蒙太奇效应。

  [关键词]动画专业;非遗技艺;教学模式;蒙太奇

  一、依循非遗传承与高校教育相融合的探索路径

  2019年4月,教育部出台了《教育部关于切实加强新时代高等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文件指出,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作为学校美育培根铸魂的基础,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要在传统文化艺术的提炼、转化、融合上下功夫,让收藏在馆所里的文物、陈列在大地上的文化艺术遗产成为学校美育的丰厚资源,让广大青年学生在艺术学习的过程中了解中华文化变迁,触摸中华文化脉络,汲取中华文化艺术的精髓[1]。在文化部、教育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2018-2020)版”的工作任务中提到,在全国范围内遴选约100所本科高校、职业院校、科研机构和相关单位,每年组织开展约200期研修、研习和培训。高校传承非遗,非遗走进高校,对非遗文化的保护和发扬不仅是新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对于完善和丰富大学知识体系、重建当代大学生传统美学观念、构建文化自信具有积极意义。在建设双一流学科的背景下,如何利用高校的学术资源优势和学历教育体系探索具有非遗文化特色的教学模式,在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方式等方面如何融入非遗文化,思考教学评价项目关系等问题都有待于以教育创新理念来回应,例如,中国艺术研究院(即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利用自身学术资源优势和高等学历教育资质,从2013年起在全国率先设置了由25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担任导师的传统技艺研究方向,探索性地将师徒相传的传统教育方式纳入艺术硕士(MFA)研究生序列,受到业界的欢迎和社会的广泛关注[2]。

  笔者所在的广东省韩山师范学院虽未参与“研培计划”,但学院聚焦非遗文化资源丰富的地方特色,力图构建具有非遗文化的特色学院。2015年推行非遗大师工作室,探讨传统家族式传承方式与现代师徒传承方式的转化,并以此为孵化项目,经过几年的努力,于2019年成立陶瓷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学院,设置与地方非遗项目、传统技艺关系紧密的专业方向,如陶瓷装饰方向对应潮州枫溪瓷技艺、陶瓷雕塑方向对应潮州泥塑技艺、手拉壶方向对应潮州手拉壶技艺、服装设计方向对应潮州刺绣技艺等。从学校总体规划部署及名称的变更来看,正是希望通过一系列的举措和尝试,解决学院发展方向模糊的问题,更表达了促进当地传统工艺发展、保护和传承地方非遗文化的决心。在这样的语境下,依循“非遗文化进院校”的探索方向,本文借用蒙太奇理论分析地方非遗文化与动漫专业的互通和重构,为动漫专业明确发展特色提供新思路,尝试解决专业缺乏地域文化的问题,同时为保护、传承、发展、创新地方非遗文化提供新的方向。

  二、传统技艺与动画专业教学模式的关系

  动画相较于电影而言,其夸张的、富于想象的、虚拟的特点创造了独特的形式语言,诠释着不同的审美追求与主观意象。从日本动画大师金敏的《红辣椒》到诺兰导演的电影《盗梦空间》,可以看出动画片更自由和疯狂的蒙太奇思维运用。作为动画人,了解和掌握蒙太奇思维运用是一门必修课,对镜头的组接、并置、整合要有更积极的理解和表达。就本文而言,将“非遗技艺”界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艺美术中技与艺方面,“技”指材料选择、制作手段、制作过程,是“物化的过程”;“艺”指作品中呈现的形象,继由形象引发的审美体验。对于“技艺”概念的理解也不仅仅是两者的简单组合,好比电影剪辑大师爱森斯坦关于蒙太奇理论的名言:“两个蒙太奇镜头的对列,不是二数之和,而是二数之积。”且不论“技艺”在艺术学、设计学,亦或是美学问题上的种种解析与探讨,也不深入谈及动画与电影杂糅交错的观点与见解,而大胆地将蒙太奇理论嫁接到动漫专业与非遗技艺相融合的教学模式理论体系构建中,其不言而喻的深长意味使传承活化非遗文化也多了一种比喻形式。

  三、蒙太奇效应:传统工艺引入动画专业教学模式的实践探索

  (一)“技”的罗列、筛选与衔接谈及传统文化与动画,大都离不开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各类美术片。在《电影艺术辞典》中,美术片是动画片、剪纸片、木偶片和折纸片的总称[3]。其中,剪纸片与木偶片所创造的视觉风格与审美趣味借由传统艺术的技艺呈现,突出了传统文化主题。当非遗技艺中的“技”被分解成材料、手艺、技术、质感等细节后,似曾相识的重组好比蒙太奇中最小单位即镜头,镜头被分割重组后,影响影片的节奏和意义的传达。在一部影片中,镜头与镜头、场面与场面、段落与段落之间,都存在着蒙太奇,它甚至还出现在单个镜头中。蒙太奇是电影的构成方式,是电影艺术独特的表现手段[4]。在动画专业教学模式中,寻找“镜头”“场面”“段落”就是确定单个课程内容、重视课程的衔接、形成课程体系,从而构成非遗技艺的课程体系。具体而言,潮州非遗技艺如大吴泥塑的主题与题材、人物造型与动态表现,嵌瓷艺术的色彩装饰与技法,木雕的立体透雕与空间表现,潮绣的钉、垫、贴、拼的立体绣,麦杆画的堆叠技法与形象特色,手拉壶的材料运用和造型特色等分解融入动画制作流程的各个部分,使得各个内容按照动画制作流程衔接,形成相应的核心课程体系:角色设计、场景设计、运动规律、动画剧本与分镜设计、动画视听语言、动画创意设计。

  此外,专业基础课、专业理论课增加部分具有地域特色的课程,如卡通雕塑由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作为主讲教师,以卡通造型结合潮州雕塑技法展开教学活动。在实践课程体系中,既要求学生参观学习与动画相关的展览、论坛、会议等,还要求学生深入了解当地文化生活,体验潮州非遗技艺,如潮州已略黄公祠的木雕艺术、潮州市康惠芳传统工艺刺绣创意中心、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潮安区潮州嵌瓷博物馆、潮州市中国瓷都陈列馆、李得浓木雕艺术博物馆等。

  (二)“艺”的并置、转化与冲突

  这里的“艺”是指非遗技艺和动画教学活动中涉及的艺术形象,潮州工艺美术种类繁多,涉及的视觉形象纷杂多样,设色鲜艳,喜用金色,构图饱满,善用立体装饰效果,这些形式和风格加上动画创作中的角色、场景、道具、光线、色彩、镜头、动作等,势必构成庞大的视觉形象信息资源,如何有效并置、巧妙转化、如何理解冲突是本文探索的教学模式所面临的难点与重点。

  美国艺术理论家鲁道夫·阿恩海姆在《艺术与视知觉:视觉艺术心理学》中对视觉艺术观念有一个简短又精辟的论断,即视觉不是对元素的机械复制,而是对有意义的整体结构样式的把握。在动画专业教学中,学生创作易于从形式入手,直接使用各种非遗的样式,对图形、色彩、构图、肌理质感等方面直接嫁接或简单拼凑,难以形成具有某种风格样式的整体感。

  因此,整体性的把控是两类视觉形象互通重构的关键因素。俄国形式主义理论学者BorisEikhenbaum指出,蒙太奇就是蒙太奇,而不是个别片段的简单组合,它的原则是建构有意义的段落并把他们连接起来[5]。所以,看电影并不只是看画面和形式,而是体会整个影片的意义。教学虽从一门技术、一堂课开始,但其教学目的、教学形式甚至整个教学活动都要关注整体性问题,都应强调意义的重要性。

  首先,教师作为教学活动的导演者,以兴趣引导教学,学生的注意力应随着导演的注意力转移而转移,导演强调“以构建意义内容为基础”推演各项教学内容进程,以教材课件、教学方法、课业形式作为教学的基本要素,经由“有意义的教学活动”联结在一起,和蒙太奇效应一样,从整体上让学生感知教学意图和教学目的。

  其次,部分课程采用双导师形式,一位教师围绕现代设计观念和数字媒体技术影响下的动画内容展开,另一位教师以潮州非遗技艺为重点,两种完全不同的创作理念、创作技术、表现形式交叉呈现,引发学生强烈的观念冲突,在观念冲突之下,教师须强调视觉形象背后意义的重要性,帮助学生理解建构视觉形象不仅在于形式展现还应包括整体性的创作观念表达。

  最后,对意义的追问和表现不仅是“艺”的风格实践探索,更需强调对“艺”的主动思考,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研究能力和反思能力,比单纯地传授知识更有效。对每门课程而言,建立完整的思维训练和审美感知训练,丰富学生对“艺”的理解,创设感知形式—思考关联—体验冲突—讨论重构—意图创作的教学基本程序,并通过课业安排训练学生的实践能力,重点考查“艺”的重构与转化,即是否包括思想根源的追溯,是否体现传统审美价值,是否在文化传承上具有创新性,把“技”的关注、“艺”的挪用提升至有意义的追求上来,引导学生创作具有意义内容的动画作品。从毕业设计作品的意义创作来看,自2017年在教学中引入非遗技艺以来,涉及潮州非遗技艺进而体现传统文化的作品越来越多。以2020年毕业设计为例,毕业设计作品共24部,与传统文化相关的有8部,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基本实现将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植入学生创作观念中,从而引发学生对传统文化关注和表现的欲望。

  (三)“技艺”联袂出演

  近几年,国产动画大片《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备受瞩目,以“新”为诉求点,体现技术技巧的更新、形式风格的创新、故事内容的奇新,展现了动画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同时,来源于观众先验知识的关联感和源于主题题材的认同感展现了一定的传统文化价值和审美价值。在非遗技艺中,精湛技术与风格主题表现了民间艺人的创新能力、审美表现能力和憧憬美好生活的朴素文化观。技艺的教学成果转化由教学评价体系呈现,以学生为主体,尊重学生的差异性,对单门课业而言,不再以平时成绩、期中成绩、期末成绩作为评判方式,教师可动态评价学生在课前预习、课中学习、课后研习中呈现的核心能力指标,即创新能力、审美能力和文化表达能力,开放性地判断学生的感知能力、探究能力、表达能力和反思能力四个共通能力指标。针对具体的课程内容细化评分标准,考查非遗技艺与动漫专业是否融会贯通、界定是否具有吐故纳新的主题题材和形式风格。评定成绩的主导者摆脱考核成绩由授课教师一人决定的形式,采用教师主评、学生互评、非遗专家补充评价等多元化形式,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教师主观的影响,能够较为准确客观地反映学生的学习成果,从而激发学生的创新意识,提高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另外,“技艺”的联袂出演突破原本仅围绕动画技术展开的教学模式,而创设以常规课堂教学、短期工作坊(以周为单位)、长期大师工作室(以学期为单位)三者结合的教学平台,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地推行潮州非遗技艺。向教学对象推行以非遗的造物思想与现代设计观念共同引导的教学理念,主张以动漫技术为核心教授,以造物技术为周边渗透陶冶,创设具有潮州非遗技艺的动画创作教学情境,通过动态、开放、具体、多元的教学评价体系衡量教学成果。教学评价体系与教学成果相辅相成,共同见证技艺的精彩演绎。

  四、蒙太奇之外的反思

  动漫专业教学是帮助学生建立感知动画的过程,引入非遗技艺,并经过教学内容体系的学习,对教学活动体系的体验,对教学评价体系的反馈,完成了动画创作与非遗技艺的打破形式边界的学习过程,借用蒙太奇理论的相关概念论述形式并置、内容转化、共生效应等问题,尝试构建体现动画特点又具有非遗技艺的新动画专业教学模式,为中国动画设计创作、文化传承与自信建立尽一份绵薄之力。

  表面上看,我们是在帮助非遗技艺探寻新的发展路径,其实非遗技艺在给我们不断提供心灵滋养和精神充盈。如何掌握动画创作的文化话语权,与手艺人共生发展,是当下动画人所面临的问题。诚然,非遗技艺的传承传播、再生活化可通过动画形式呈现,但创造新文化意蕴的动画作品仍是凤毛麟角,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希望通过实践探索一些异想天开的蒙太奇幻象,多一些扎扎实实的创作活动,多一些求真务实与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6]。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关于切实加强新时代高等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EB/OL](.cn/srcsite/A17/moe_794/moe_624/201904/t20190411_377523.html.2019-04-02)[2020-10-30].http://www.moe.gov.

  [2]吕品田.以学历教育保障传统工艺传承—谈高等教育体制对“师徒制”教育方式的采行[J].装饰,2016,284(12):12-15.

  [3]丁海洋,姚贵平.动画概论[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11.

  [4]周斌.论电影语言与电影修辞[J].修辞学习,2004,121(1):20-26.

  [5]杨远婴.电影理论读本[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7:77.

  [6]邹其昌.论中华工匠文化体系[J].艺术探索,2016(5):74-78.

作者:唐春燕 单位:韩山师范学院陶瓷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学院

【动画片专业与非遗技艺融合的教学模式探索】相关文章:

1.科学思维模式在动画专业课程教学中的建立与完善

2.以校企合作为的动画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研究

3.动画发展与市场经济的融合论文

4.动画微课对提高学习积极性的探索

5.产教融合的高职酒店管理专业教学改革探索

6.探索计算机专业课程教学思想政治融合的途径

7.“四融合”协同创新背景下会计专业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与实践

8.动画专业教学动画电影论文

9.动画专业视听语言课程建设与教学方法

10.动画专业的论文题目

11.利用机器学习技术设计三维人体动画视觉体验系统

12.以虚拟现实为基础的三维动画立体设计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