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虹影儿童文学《米米朵拉》的艺术魅力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虹影的《米米朵拉》是继“神奇少年桑桑系列”之后的又一部童话作品,但这部作品并非一般的儿童文学作品,其在体裁、题材及艺术手法的表现上更接近小说童话,体现出虹影在儿童文学体裁上的新尝试。同时,这部作品在文化内涵、情节设计、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展现了虹影的个人艺术特色,是一部内涵丰富且独特的儿童文学作品。

  关键词:虹影;儿童文学作品;《米米朵拉》;小说童话

  作为海外华文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虹影以其《饥饿的女儿》《好儿女花》《上海王》《上海魔术师》等作品广为人知。其作品主题与亲人密切相关,例如:《饥饿的女儿》献给母亲,作者从对母亲的“恨”中逐渐理解母亲,表达出对母亲的爱;《上海王》献给父亲,作者让故事中的人物代替父亲回到上海,征服上海;《米米朵拉》献给女儿,创作灵感来源于虹影在日常生活中给女儿讲的故事。实际上,《米米朵拉》并不是虹影第一次创作儿童文学作品,在这之前虹影已创作出《奥当女孩》《里娅传奇》等总题为“神奇少年桑桑系列”的童话作品,这部《米米朵拉》则是虹影在创作上的一次新尝试。

  本研究将通过三个方面来论述这部作品的艺术特征。首先,分析作品在儿童文学体裁上相对一般儿童文学作品的创新之处,并分析这种创新所具有的意义。其次,分析这部作品在文化内涵、人物形象、情节设计等方面的特点,展示虹影的独特眼光与创作个性。最后,分析虹影在这部作品中一系列尝试所暴露的不足之处,以期能够为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与研究带来一定的参考价值。

  一、体裁尝试:小说童话

  中国儿童文学领域内小说童话的概念是在20世纪末由朱自强[1]提出的,他认为,小说童话在英语中被称为fantasy,它和一般童话的区别在于小说童话是一种以小说式的表现方法创作的幻想故事,其母体是童话,但又吸收了现实主义小说的遗传基因。尽管目前这个提法还未得到中国儿童文学界的普遍认同,但童话与小说文体互渗的现象一直被研究者所关注。在朱自强提出该概念后,马力[2]在其研究中指出,童话与儿童小说两种文体在发展中有变异,二者交叉形成一种新文体。在近年的儿童文学研究中,有学者[3]提出中国现代童话体小说的概念,认为有一些作品虽然采用了童话的形式,但实际上承载了小说的内容,介于童话和小说之间,因而可称为现代童话体小说。

  本研究认为,无论是小说童话概念的提出还是中国现代童话体小说概念的提出,都是对童话与小说这两种文体内涵的丰富与扩大,对童话创作与小说创作及其价值确认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本研究在论述上偏向于沿用朱自强提出的小说童话的概念,这个概念有其来源,还在中国儿童文学作品中得到若隐若现的发展,虹影的《米米朵拉》正是这样一部典型的小说童话作品。

  虹影创作这部作品时有着明确的“非童话”意识,她称“我写的时候发现这不是一个儿童书,而是用了一个儿童小说的外壳”[4]。的确,这部儿童文学作品不同于一般的童话,并非儿童书,而是接近小说童话,这正是这部作品在体裁上的一种新尝试。朱自强[1]结合英美和日本对小说童话的定义概括出小说童话的几大要素:一是其表现的是超自然的、幻想的世界;二是其采取的是小说式的展开方式,将幻想描写得如同发生了一样;三是与单纯的童话不同,其幻想世界具有二次元性质,有着复杂的组织结构。小说童话的这几大要素在《米米朵拉》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米米朵拉》以十多岁的米米朵拉在江边与母亲一起看浴兰节表演时发生的一场意外为开端,讲述了母亲意外失踪后米米朵拉进入冥界寻找母亲的神奇冒险故事。这部作品一共四部,除了第一部和第四部最后一章是在现实世界发生的故事,其余故事都是在冥界发生的,可以说该书主要就是叙述米米朵拉在冥界的奇幻经历。这个冥界既不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阴曹地府,也不是外国神话中的地狱,而是虹影结合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外国文化所创造出来的一个超自然世界。米米朵拉遇到的被蛇精施了魔法而不会飞的几维鸟的形象来源于新西兰的国鸟几维鸟,这种鸟被称为“世界三大奇鸟”之一,其奇特之处在于这种鸟不会飞。米米朵拉在冥界遇到了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孟婆、河神等人物,还遇到了印度三神之一的希瓦(即湿婆神),甚至“穿越”去了古印度。虹影在这部作品中糅合了多国的文化,塑造了一个超现实的幻想世界。

  这部作品的巧妙之处在于米米朵拉寻找母亲进入冥界的整个奇幻历程只有她一个人经历了(忧忧虽然去了冥界,但没有记忆),她最后借助神力成功回到了现实世界,而在其他人看来一切都在正常运行。因此,米米朵拉的经历在现实中仿佛只是一场幻想,但对于米米朵拉来说是真实的。起初米米朵拉在现实世界中寻找母亲,但一无所获,之后她在娃娃鱼的指引下进入了冥界。在最后一章《江边》中,米米朵拉在现实世界被抓了起来,冥界中遇到的朋友大力士、小矮人、娃娃鱼都“现身”帮助她摆脱了坏人的抓捕,但身边的同学、家人都看不到这些来自冥界的生物。这体现了超自然与现实的奇妙结合。

  《米米朵拉》是一部小说童话而非一般童话的最重要之处在于其二元性。一般童话的世界中动物会说话、存在神怪等都是正常的,是一个本身就是非现实的一元世界,如在青蛙王子的故事中,化身青蛙的王子对公主说话并未引起公主的惊讶,而在小说童话中现实世界和神怪世界是二元的,当现实世界与超自然世界相遇时,主人公会产生不真实的感觉。正如米米朵拉遇到了会说话的娃娃鱼时,“米米朵拉以为自己听错了,觉得这事越来越离奇了”[5]68,在娃娃鱼走后米米朵拉甚至还觉得“不对,那是一个我做的梦”[5]72。显然这是二元世界的表现,现实世界和冥界是不相同的,而米米朵拉身上发生的事情正是这两个世界的交会,有了现实世界的映照,超现实世界的神秘与奇幻才会凸显出来。这也是这部作品给人一种神秘、幻想、超现实之感的原因。总之,虹影这部儿童文学作品在体裁上更接近朱自强定义的小说童话。正如有研究者指出的:“这正是目前中国儿童文学界缺乏的一种文学体裁。”[6]可以说,《米米朵拉》正是虹影在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一次新尝试,对于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也有独特价值。

  二、艺术特色:文化内涵与人物形象

  这部作品除了在体裁上具有一定的创新,在艺术技巧上也体现出多方面的特色,具体体现在丰富的文化内涵、米米朵拉的形象塑造与冒险情节发展等方面,这些方面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影响、相互融合的,体现了虹影个人的创作特色,充分显示了虹影作为海外华文作家在多样文化关注上的独特眼光与一贯结合自身经历书写的视角及作为一个作家具有的社会责任感。

  (一)丰富的文化内涵

  《米米朵拉》在文化内涵上的丰富显而易见,这部作品以江州为环境背景,以中国古代节日浴兰节为文化背景,其创造的冥界融合了中国古代文化、印度文化等多国文化。江州的原型就是虹影的家乡重庆,虹影的《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都是以此为背景书写的,显然这个城市成为虹影作品中非常重要的创作灵感来源之一。正如曾大兴[7]在研究中指出的,在作家所接受的众多的地域文化的影响中,“本籍”文化的影响才是最基本、最主要、最强烈的。在《米米朵拉》中,虹影以江、码头、轮渡口、吊脚楼、防空洞等地标描绘了江州这个城市。该城市虽然被命名为江州,但是读者始终能感受到由《饥饿的女儿》延续下来的对于重庆这座城市的描述。例如,“南岸这条中心街十五公里长,依着山坡延伸,下端临江”[5]23,这仿佛就是虹影在《饥饿的女儿》中对于重庆南岸的描写。又如米米朵拉逃避校警时突然发现的防空洞也是重庆的“特产”,防空洞在虹影的书中多次被提及。对于江州城市建筑的形容:“这家人的屋顶,是另一家人的门前马路”“这是个魔幻旋转城,空间扭曲,上下左右内外通通颠倒”等都鲜明地指向了虹影的家乡———山城重庆。除了鲜明的城市地理特色,这部作品还体现出鲜明的地域方言特色,即文中多次提到的江州土腔实际上就是重庆话。不论是木偶戏表演时的台词,例如“为啥子要撒豆子驱鬼?”“等哈儿鬼节到了”[5]10,还是米米朵拉说的“我们没有放火,火是自己起的!”[5]38等,都具有明显的重庆地区的方言特点。

  不仅如此,重庆地区受中国古代巫文化影响深远,虹影在之前的作品中屡屡提及丰都鬼城,这部作品也蕴含了丰富的巫文化。开篇米米朵拉与母亲在江边观赏浴兰节的演出,浴兰节就是现在俗称的端午节,但不同于一般对端午节习俗的描写,作品中浴兰节的习俗透露着神秘、诡异的气氛,其祭祀对象也并不是现代端午节所纪念的屈原,而是冥府河神。庆祝节日时,岸边有“奇装异服的大人小孩,披兽皮戴鬼头或鱼面具,追随踩高跷的渔夫,在其间穿来穿去”,江面的船上还有“身披朱红袈裟的和尚在往江里抛豆子”[5]8,以及许多穿着紫衣的尼姑正盘膝而坐。显然这种壮观、奇特而又神秘的庆祝节日方式在现代社会并不多见,反而与古代庆祝节日的祭祀场面更为贴近,全书以这种浓厚的巫文化氛围开始。

  《米米朵拉》还蕴含了中国古代神鬼文化。在《米米朵拉》中,虹影详细地展示了冥界的景象:热闹喧天的集市上有各种摊贩;街上行走的人看起来和常人一样,只是没有血色,眼圈灰灰的;路边的建筑不是高楼大厦,而是木质的古代建筑等。仅凭借对于冥界的细致描述与鬼怪故事的描写,虹影的这部作品已经在儿童文学的题材内容上开创了独特的天地。中国古代神话资源异常丰富,如《山海经》中描写的奇珍异兽、《镜花缘》中的百花仙子等,这些神话传说想象丰富、奇特,也足够吸引人,但并没能作为创作资源融入当今童话创作之中,这也是对未来童话创作的一种启示。

  虹影笔下的冥界不只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产物,在这里,米米朵拉见到了中国古代神怪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孟婆、河神等人物,还见到了印度三神之一的湿婆神希瓦,并在希瓦的帮助下去古印度寻找制作隐身衣的宝石。这部作品第二部和第四部的故事主要在冥界发生,第三部的故事则在古印度发生,虹影穿插写了印度的风土人情、皇帝居住的红砂岩城堡,大街上弥漫的香料、辣椒和咖喱的味道,厉害的女巫与她的大象马戏团等。总之,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幻想能力,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与古印度文化融入米米朵拉的冒险故事之中,其文化视野更为宽广。

  (二)米米朵拉的人物形象塑造

  米米朵拉是一个十岁半的小女孩,她的名字是母亲把自己的姓名田朵拉拆开,和女儿的小名放在一起,表示两个人永远在一起。显然米米朵拉的名字饱含着母爱,同时也寄托了虹影对自己女儿的爱,但米米朵拉是没有父亲的,父亲的角色和父爱在米米朵拉的生活中处于缺失状态。正如希瓦带米米朵拉看世界各处的风景时对她说:“小小姑娘,也许你需要生命中最缺失的一种东西,父爱。”[5]305从这个意义上讲,米米朵拉形象的塑造带有虹影个人的影子,这一点也和虹影之前的创作相对应。在《饥饿的女儿》中,六六虽然有两个父亲,却对父爱

  感受甚少。六六十八岁才与生父见面,对生父没有感情;她虽然与养父朝夕相处,但养父沉默寡言的性格让父爱在六六的生活中有所缺失。

  米米朵拉的形象,用虹影的话来说就是“她单纯善良,弱小胆怯,却慢慢学会无畏惧,不按成规行事”[5]401。米米朵拉能够开始这场奇幻之旅正是因为她三年前钓鱼时放走了求救的娃娃鱼,善良是其本性之一。意外发生后米米朵拉与母亲失去联系,拨通电话未果时她哭了起来,但她还能理性思考母亲是否会通过广播站求助,还凭着记忆找到母亲的车及寻求警察的帮助。也许米米朵拉的形象并不是弱小胆怯的,一开始的性格便有着大胆、勇敢的成分,这鲜明地带有虹影作品中一贯的女性独立的思想。

  米米朵拉的形象塑造与这部作品的情节发展是不可分割的。从情节发展来看,这也可以说是一部关于女性成长的小说,米米朵拉正是在寻找母亲的过程中不断成长的。这部作品有两条线索。一是母亲失踪,米米朵拉踏上寻找母亲的旅途,这是贯穿全书、推动人物前进的主要线索。二是母亲为何失踪。米米朵拉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但读者能够看出与文中的小小大中国人计划相关。

  中国人计划虽然在文中只是一条隐秘的线索,却是虹影创作的源头:一个与孩子失踪有关的故事[5]400。故事起源于孩子失踪,但呈现的方式是母亲失踪,孩子为了寻找母亲而不断地冒险,历经各种困难,最后发现母亲的失踪与现实中其他孩子的失踪案件有关。这对于阅读的儿童来说可谓是一种隐性的教育。在刚开始冒险时,米米朵拉遇到蟒蛇时会忍不住喊妈妈求救,随着需要不断地做出选择,她多次依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困难,在两条线索中展现出智慧的一面,从一开始相信欧笛到逐渐发现其破绽,最后察觉出其阴谋,米米朵拉展示了过人的观察力。

  虽然虹影强调了友情的重要性,在米米朵拉的冒险中她先后得到了忧忧、大力士、小矮子、小黑等许多朋友的帮助,但综观全书,主要还是其一个人的冒险。这种安排与许多其他儿童冒险故事显然不同。米米朵拉的这些朋友都只是帮助了她一部分,最主要的还是她自己的力量。总之,米米朵拉具有虹影作品中女主人公独立、勇敢、坚强的性格。

  三、贡献与不足

  《米米朵拉》这部作品在诸多方面体现出对于现实的揭露和反思,表现了虹影深深的社会责任感。尽管这是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但其所描写的并不只是一个乐园。虹影笔下的童话世界是趋近于现实世界的,虹影把自己创作的童话称作“现代童话”,对她而言,童话与现实从未隔绝,美好与苦难一体两面[8]。需要注意的是,虹影在这部作品中表达其个人观念及社会思考时也存在着一些不足,尤其是在语言的运用上。

  作者想要突出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该作品创作的源头———贩卖儿童,即作品中的小小大中国人计划。作者在书中坦言孩子失踪的数量之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她借助米米朵拉母亲之口对人贩子做出了强烈谴责:“你看你做的事,有多么荒唐,多么伤天害理,你该明白他们的母亲失去了孩子,会有多么绝望和痛苦。”[5]372正如有评论者分析的:“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虹影做了母亲,母亲的身份让她卸下盔甲,变得柔软。”[6]虹影的创作风格在其成为一个母亲后发生了一些转变,母亲的角度让这部作品充满爱的力量,不过行文背后仍能看见虹影始终如一塑造的独立、大胆的女性形象。

  另一个对现实非常明显的反讽就是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体现了虹影的生态保护意识和环境意识。开篇木偶戏表演时木偶母亲便说:“人不要得罪娃娃鱼,若得罪了,娃娃鱼会报复的,绝不放过。”[5]11在这里,娃娃鱼就是自然的象征。即将淹没江州的洪水也正如冥界中瑶姬所说,是人类应该得到的自然的报应。借助文中的洪水现象和冥界神怪的怨言,虹影表达了对人类过度利用自然导致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的深切厌恶和担忧之情。该书还讽刺了当代的社会阶级问题、学校教育问题等,反映了虹影厚重的社会责任感。儿童文学不能只是纯粹的幻想世界,需要有现实成分,虹影在这部作品中揭露的社会问题有其现实意义。需要指出的是,因为把教育问题、生态环境问题、社会阶级问题等融入该文本,社会问题众多而且尖锐,问题杂糅使得部分文本内容显得有些累赘,且在一定程度上丑化了部分人物形象。黑暗面固然需要揭露,但光明面同样值得赞颂。

  实际上,不论是面对儿童读者还是面对成人读者,要想把书中的思想清晰地传达出来,简单、明白而富有趣味的语言非常重要。这是虹影在这部作品中有所欠缺的地方,即思想观念过于个人化和语言成人化。虹影在这部作品中鲜明地体现出个人的思想,如米米朵拉自称为“大女人”体现的女权主义思想。这种语气及其背后的观念显然是虹影自身思想的流露。另外,虹影描写米米朵拉与忧忧被困时,描写忧忧用了“冷笑”一词,在这个情景用此词描写忧忧这样一个热心男孩显然不妥。这部作品在语言的运用上还有些欠缺。

  四、结语

  《米米朵拉》是一部不一般的儿童文学作品,作者在体裁上营造的二元世界使其偏向于小说童话,这种写法是对中国儿童文学的一种发展。这部作品在文化内涵、人物形象塑造和冒险情节等方面都充分显示了虹影的个人特色。虹影不仅结合家乡重庆的地域特色与地域文化,利用中国古代的神怪文化资源,而且融入古印度文化,构造了一个绚丽、丰富的奇幻世界。这部作品虽然是儿童文学作品,但在反映社会现实、揭露社会问题方面具有较强的社会意义。因此,尽管这部作品在篇幅长度、语言运用上有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仍然称得上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

  [参考文献]

  [1]朱自强.小说童话:一种新的文学体裁[J].东北师大学报,1992(4):63-67,78.

  [2]马力.童话与儿童小说文体的变异性与模糊性[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5):49-52.

  [3]王爱军.成人的“诗性情怀”:中国现代童话体小说的文体价值[J].青海社会科学,2018(1):167-173.

  [4]秦华.《米米朵拉》不是童话:访旅英作家虹影[N].郑州日报,2016-05-24(07).

  [5]虹影.米米朵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

  [6]宋雯.远大前程在勇敢者的心里:评虹影新作《米米朵拉》[J].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66-71

  [7]曾大兴.文学地理学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8]李乐乐.当童话遭遇忧伤[N].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6-05-06(07).

作者:罗欣怡 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浅谈虹影儿童文学《米米朵拉》的艺术魅力】相关文章:

1.布依族民族舞蹈的审美价值及艺术魅力

2.以《飘》为例浅谈外国文学作品的欣赏

3.浅谈护士长的管理艺术

4.浅谈现代信息技术在中学艺术教育中的应用

5.浅谈艺术概论课程教学模式的变化

6.浅谈儿童汉语言文学教育活动模式

7.浅谈儿童电视节目的编导工作

8.展现自制学具在长方体正方体教学中的魅力

9.品味古诗词的魅力,彰显高中语文之美

10.周晓枫儿童文学作品《小翅膀》的艺术特色

11.儿童文学的跨学科研究——现状,趋势和方法

12.分析并提出发达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建议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