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技巧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当下的中国社会、经济、科技、文化迅速发展,人们迫切需要了解世界、记录周边,刺激纪实类影视作品大量生产。随着平台开放、技术革新,这类文化产品生产的门槛不断降低,自媒体短视频、网络直播纷纷兴起,迎来空前的繁荣与发展,并且交叉运用了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技巧。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技巧拥有更多探讨的必要性。

  关键词:非虚拟类影视作品;真人秀;专题片;纪录片;叙事技巧;镜头语言;

  自从人类拥有影像内容生产以来,就分为了虚拟与非虚拟两大类。非虚拟类影视作品即纪实类影视作品具备明确而完整的叙事。笔者自2006年起参与了多部专题片、纪录片、真人秀等纪实类影视制作,本文将从这些工作经验中,总结部分非虚拟类作品叙事技巧。

一、叙事的本质是交流

  随手举起手机或摄像机拍摄一段视频,我们得到的往往是一组繁杂的信息,没有明确的交流指向。纪实类影视作品不同,它有鲜明的主题,无论纪录片、真人秀,叙事的根本目的都是在表达观点、分享认知。

二、叙事的主题落点在社会与人生

  人们交流,或为情感释放,或为获取对自己有益的社会资讯、人生哲理。因此,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往往观照社会与人生。这也是文艺作品永恒的主题。

  叙事要围绕主题,那么主题如何表达?

  在制作真人秀《分手旅行》时,我们选取的是关系濒临崩溃的两对情侣(夫妻),希望与受众探讨两性关系如何和谐相处。那么拍摄过程遇到的人物日常工作、人物与旅行住宿地房东之间的关系,就都不在讲述之列。纪录片《山乡巨变》反映乡村第一、二产业发展现状。拍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主人公的夫妻关系、亲子关系故事,故事精彩,但与主题不相关,这些内容就不会被拍摄。我们的拍摄进程,紧紧围绕人物如何解决自己的工作难题,因此故事线明晰、内容紧凑。纪实类影视作品不是生活流的简单记录,它必须在现实事件的“洪流”中,择取与主题相关的一支“清流”。取舍之间,考验的是创作者知识的积累、对社会与人生的认知,以及是否进行了高水平的前期踩点、调研。一个好的作品,应当饱含智慧与汗水,并达成创作者与受众在精神层面的交流和共鸣。

三、主题的传达要以故事为载体

  “人类文明始于篝火与故事”,当一群原始人围着篝火讲故事的时候,故事就已经是内容传播的最佳载体。一个主题,可以用一组结论、一些论述来支撑,但要深入人心,必须抛弃干巴巴的表述。那么,如何生产鲜活生动、真实可感的故事内容?

  (一)人物要立住

  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流露着人情冷暖,并具备一个或一组光彩照人的人物。纪实类影视作品中的人物,一般在前期调研、踩点过程中筛选。真人秀《终极房东》实际拍摄周期是28天,但花费了近60天,面谈了海量报名者,最后从中选择了10位作为最终拍摄对象。纪录片《山乡巨变》摄制组在开机之前也用60天以上的时间,电话调研了20个以上广东省省定贫困村第一书记,实地探访了近10个村庄,并同十几位预定拍摄对象进行深入交流,才从中选出4位拍摄对象。我们通过挑选,搭建或选择故事人物关系,以利于拍摄时获取戏剧性场景。在项目前期,我们也尤其注重单个人物的“出彩”,一个本身非常具有性格特色的人物,或外形特别的人物,能够令受众印象深刻,例如真人秀《分手旅行》中的一对主人公,我们就选择了一位金发碧眼的英国男性和他的中国女朋友。有时,摄制组也面临大量的“入围人选”。如何从这些人选中“择优”,就要看这个人物身上,是否具备强烈的事件属性。

  (二)事件要有“有力的动作”

  纪录片《山乡巨变》前期选择拍摄对象时,曾经遇到过两个很精彩的人物,但在我们看来他们无法发出“有力的动作”,不具备强烈的事件属性。有一位人物是乡村卖酒的农村妇女,她风趣幽默,利用网络直播、短视频传播日常生产、生活内容,吸引了许多顾客,并带动一大批乡邻成为供应商。这个人物所从事的是当下比较流行的农村网络电商,契合我们前两集反应乡村非农产业的需要。但是,最后考虑到她的日常活动重复、单调,生活里没有“必须要达成的愿望”,我们放弃了拍摄这个人物。

  一旦人物没有对某事强烈的动机,就很难形成冲突和事件演进。我们遇到的另一位人物,是一对父子中的父亲。父亲老官,言谈举止淳朴可爱,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观众缘的人物。我们想讲老官一家种柚子、卖柚子的故事,但最后选择了儿子小官作为主人公,老官只能作为“配角”。因为老官大部分时间在家,日常活动偏被动、性格偏守成。儿子小官虽然没有十分鲜明的性格特点,但作为年轻人,他有强有力的社会活动能力,通过他的活动,可以带出丰富的周边环境、人物关系。同时,作为返乡创业大学生,小官对创业成功、被社会认可,有强烈的渴望,这使得我们的内容具有了悬念——他是否能成功,故事因此被推动前行。

  (三)故事要有一个“小目标”

  故事的一大看点是悬念。悬念来源于冲突。

  一个故事要形成冲突,人物一定要有明确的行动目标。在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目标之下,人物才会与自己内心、与他人、与周边环境产生冲突。人物的行动目标,来自人物属性。一个属性为“拜金主义”的人,他(她)的目标可能是成为百万富翁,一个属性为硬核科技爱好者的人,他(她)的目标可能是成为科学家并制造飞行汽车。在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领域,前期要根据人物属性定位人物行动目标,之后抓住并围绕这条线索去拍摄。真人秀的人物行动目标一般根据人物属性进行设计,纪录片专题片的人物行动目标则需要在拍摄前和拍摄中选取。

  真人秀《终极房东》10位报名者的目标是通过四个星期的7×24小时角逐,争夺唯一的终极奖赏,悬念在于夺得奖赏的是谁。纪录片《山乡巨变》中,人物黄生的目标是将扇贝养殖场开设成功。黄生是一个善于冒险并把握机遇的人。因此我们抓住他养殖扇贝并开拓这个产业链上下游的线索,悬念集中于黄生砸下200万开设的扇贝育苗场最终能否成功生产。正因为黄生这个人物善于寻找机会,他在育苗失败的困境之中,才会去广东海洋大学求助一位贝类养殖专家,请教技术细节,而他请教之后能否挽回败局,则进一步形成新的悬念。这样,故事层层推进,悬念不断地拉住受众的注意力。

  (四)故事要有丰富的现场调度

  纪实类影视作品,作为影视化叙事,受众一样期待丰富的视觉场景变化,所以必须注重现场调度。

  笔者制作过一部专题片来记录“2018年度南粤慈善盛典”筹办全过程,其中有一段情节是外景主持人访问一位驻村扶贫工作队干部。当时这位扶贫干部的办公室,设在村委会二楼客厅,客厅里一扇门通往卧室,另一扇门里是浴室兼厨房。在拍摄过程中,一般主持人询问这位扶贫干部,可以站在客厅原地不动,二人提到住宿,镜头指向卧室,提到饮食,镜头指向厨房。实际拍摄中,笔者并没有这样做。

  这次的现场调度,笔者要求两台摄像机从门外进入客厅,再进入厨房,然后进入卧室,最后出来,回到客厅。在内容上,我们要求主持人在交谈时,带着拍摄对象从门外进入,站在客厅定点后,由拍摄对象指认工作场景;在拍摄对象提到饮食时,再带着好奇进入厨房,拿起厨房里的器具看看,并就细节交谈;之后提到住宿,又和拍摄对象一起进入卧室,拍摄对象介绍卧室的书桌,画面拍摄书桌上放满了书籍和笔记,最后还打开衣柜展示里面装满衣服,证明扶贫干部本人确实长期扎根乡村工作和生活。

  通过丰富的现场调度,这次拍摄的画面具备了“行动——停顿——行动——停顿”的节奏感,受众不会视觉疲劳,同时大量的细节跟随摄像机的移动进入画面,因此这位扶贫干部的日常,在有限的拍摄时间里被描摹丰满。

  (五)闲笔也必不可少

  故事紧凑的进程里,必须留有闲笔。

  中国的书画艺术创作中为使画面、章法协调精美,经常留下相应空白,使得作品延伸出想象空间。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创作也一样。在纪实类影视作品中,叙事中穿插的背景性信息,也许对当下的故事并没有实质性推动作用,但为受众理解人物提供了基础——当然,更好的处理是把它和故事线和人物的行动结合起来。

  纪录片《山乡巨变》在每个人物的故事里都插入了当地历史、地理、人文等背景信息。在广东汕头市下北村吴森彬的故事里,我们追溯了当地人曾经“下南洋”谋生的传统,以及改革开放之后当地农民洗脚上田给外商做玩具来料加工的历史。有了这些“闲笔”,受众就明白了什么主人公为什么进入玩具加工业,并在周边具备怎样的生产、生活环境。穿插的“闲笔”,让故事丰满有层次,人物和事件不再悬浮在空中,而是有了现实生活的依附,真实可感。

  (六)充分运用镜头语言叙事

  在纪实类影视作品中,运用好镜头语言,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纪录片《山乡巨变》中,玩具加工厂因为疫情遭遇出口不利,人物谈及这次挑战,他的表述看似轻松,实则不易,我们特地拍摄了桌上功夫茶具里“咕噜咕噜”烧着的开水壶,并在后期作为场景插入到人物讲述的画面里,故事因此具备了张力。

  《山乡巨变》的另一处情节里,醒狮扎做人陈金明在一个任务紧迫的情形下,于深夜做技术改进研究,最后失败了。拍摄过程中,笔者要求摄像机不进入陈金明的工作场地,而用固定镜头站在远处拍摄,因此在画面里留出了情绪空间。之后,陈金明研究失败关灯离开,这个固定镜头的画面瞬间沉入黑暗,仅留远处一点光亮,人物当下的处境、内心的寥落,不言而喻。

四、结语

  纪实类影视作品要向电影故事片的拍摄汲取经验。以上是笔者长期从事纪实类影视生产的一些心得。当下的中国社会、经济、科技、文化迅速发展,人们迫切需要了解世界、记录周边,刺激纪实类影视作品大量生产。随着平台开放、技术革新,这类文化产品生产的门槛不断降低,自媒体短视频、网络直播纷纷兴起,迎来空前的繁荣与发展,因此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技巧未来将面临更深入的探索。

参考文献

  [1] 罗伯特•麦基著.故事[M].天津人民出版,2014.

  [2]大卫•马梅著.导演功课[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3]约瑟夫•坎贝尔著.英雄之旅[M].浙江人民出版社,2017.

  [4]谢耘耕,陈虹著.真人秀节目:理论、形态和创新[M].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

  [5]苗棣著.解密真人秀[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5.

作者:王丽新 单位:广东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

【纪实类影视作品的叙事技巧】相关文章:

1.纪实类视频公益广告的叙事特点研究

2.S?A?阿列克谢耶维奇纪实文学中的真实情感叙事

3.摄影纪实类论文题目

4.纪实类书籍设计论文

5.工作纪实(精选2篇)

6.工作纪实3篇

7.县级高标准农田建设纪实

8.监察局工作纪实范文

9.市工会工作纪实范文

10.世界金融风暴纪实论文

11.融媒时代主持人语言能力提升的关键着力点

12.电视纪录片中的视听语言研究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