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在融媒体:经济理论图书出版新思维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传媒已然进入融媒体时代。它是信息技术爆发式发展的必然结果,传统图书、报刊、广播、电影、电视等,图书出版工作是作者写编辑加工出版读者被动购买阅读,“非名不可”,名出版社名作者名编辑出手的图书广受热捧;融媒绩。直面融媒体这个大时代背景,传统经济理论图书的出版,挑战与机遇并存,智者未雨绸缪,先人一步,开发新作者,代保持出版的活力,开拓出版新局面。

  关键词:融媒体;经济理论图书编辑;创新思路;

  图书出版是实现文化强国的重要环节。传统图书出版全程中,选题策划、编辑校对、设计排版、印刷包装、市场营销等,都强调编辑全程介入,期待编辑做复合型人才“一专多能”。这样要求有没必要?有,十分必要,不过只有“精品图书”的出版才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与要求,普通意义上“可出可不出”图书没此必要,也无价值。传统工作流程中,因为工作量巨大,平庸稿子居多,多数编辑沦为案头工作意义上的编辑,时间精力与价值追求,都限制了编辑以更宽广的眼光专注投入出版蓝海,导致忙忙碌碌,碌碌无为。

  作为精品经济理论图书编辑而言,应该追求经典作家、经典作品的慢出版、长销售与最终的常销;与此同时,面对融媒体时代提供的方便手段,应该及时充分加以开掘式利用,最大限度找到最佳的最具潜力作者,并与之建立联系和互动,把自己对学术前沿观察思考头脑风暴后产生的想法私信之,完善之,互动之后先人一步形成新的选题。

二、写作之初,介入与作者的互动

  传统意义上,编辑只是作者文稿的案头加工者。越是成熟的作者,交予出版社的稿子几乎可以达到一、二校的水准,语言文字差错方面的问题极少,框架体例也相对平衡稳妥。做这样书稿的编辑,对编辑本身提升有限,“接生婆”之说,亦由此而来。现代意义上尤其是融媒体时代,编辑不是接生婆,编辑是博览群书对相关理论研究谙熟于心的“观察员”,要有报纸编辑的时代敏感,要有杂志编辑的学术敏锐,要能在作者思想萌动之初就与作者形成互动,因此,编辑是书稿“优生优育”的“计生员”。在同时代同领域众多理论研究工作者之中,编辑要敏锐地知道自己接触的这个特定作者有什么写作优势,是严谨到刻板型还是风趣幽默型,是长于理论叙事就能清晰明白还是必须夹叙夹议讲故事类?在一个立体的时代背景中,编辑帮助作者确定选题,确定写法,第一个阅读样稿,拿出意见,与意向中的潜在读者交流,听取意见,总结归纳,举一反三,汇总于作者,引领写作的方向与话题的深入程度。与此同时,编辑可以利用朋友圈、微信群、学者群和自己的编辑同行群,巧妙地提出自己的困惑,听取各方的意见,把各方面的信息最终都指向于本书稿的构思、编撰、修改、完善。通过如上的工作,编辑可以有效地弭合作者与读者间的年龄差或者思想“代沟”,引导作者与时俱进调整写作语言,在文本上就与读者当下需要最大限度切合。否则,再美妙的理论,也只能是孤芳自赏,传之不远。

三、写作(编辑)过程,有所坚持

  以前总说新生事物是最有生命力的,其实也未见得。越是新思想新创见,越是新颖的写法和表现方法,越有一个引导读者等待读者适应的过程。尤其是经济理论图书,其原有的社会形象就是高头讲章型:每书十章,每章三节,每节一万字,每节里再相对均衡分为三个(话)题。历史形成的高头讲章型理论书籍,自有其严整之美,堂皇之美,这不用说。我们要讲的是,在开发经济理论图书选题之际,相对于一个选题来说,作为作者,他必须有一桶水,这一桶水的学识,就是那本已经出版或者还没写出的“高头讲章”,这是作者的学术自信,也是编辑为读者的背书,没有这个基础,任何“新书”都难以做到基础扎实材料严谨数据可靠表达明晰。我们在此要强调的是,适于融媒体时代需要的书稿,讲究形式灵活多样,讲究穿插交汇,讲究“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与最终的百川归海题旨归一。所以此类的“理论”书稿,先从目录上看就别具一格,文字短小精悍,风格俏皮,一章之下,可以有提要文字把本章精华第一时间呈现。各节题目,也要最大限度点明本节核心要旨,及它与本书其他章节的逻辑联系、链接性关系。最后在正文中,不应该只是百分百的作者自说自话,可以有文本框链接他人文字、经典语录、资料精选、对口的诗词漫画。类似的“轻阅读”文本呈现,绝不比高头讲章更容易写作。故而编辑与作者要深度沟通,在书稿进展过程中高度互动,确定几种常用好用读者接受度高理解度好的表现方式,形成本书的外在特征。为此另加辅助合作作者,也是可能的。如图画类负责加深理解,深化印象,增强趣味,语音类(通过扫码)链接提供听书,为读者“读书”多一项选择。

四、全程呵护,更重售后维护

  传统图书出版的路径依赖,是现行编辑工作的生存之道,也是窒息其未来成长发展的硬伤。依靠跑市场调查、文献查阅等渠道获取信息,这个永远不可少。尤其是经济理论编辑,自己不从“高头讲章”式专著中找到自己的根据地,找到背景深厚的理论靠山,任你再怎么玩儿花活,终究会因学术不足难以走远。不能有效利用新媒体资源,导致图书编辑(选题)内容过于片面、狭窄[1],这是必然的,也意味着编辑选择放弃了新一代读者。为此,编辑工作方式不能单一化,简单地把作者书稿予以编校交付印刷,那只是最低级意义上的编辑。我们要追求从融媒体中来,到融媒体中去;从学者书斋来,到最广大的受众中去;从高头讲章中来,到通俗易懂好学易记的畅销长销书中去,只有这样,才是出版工作的王道和意义所在。

  无论是最初为选题而在融媒体上建立话题圈,找到切入口,联系作者,确定写法,样稿试读,听取代表性读者意见,回馈作者调整方向(研究方向的,表达方式的),再到不同样式图书模拟本的制作,不同版式的设计等等,每走一步,都与作者读者在互动中而不是“闭门造车”!围绕一个选题,不断以各式话题挑起读者的好奇心与探索欲,不断引发读者的争议与讨论,这就是凝聚人心,引领研究,编辑要学着做一个好的太太客厅的主持人,广泛倾听,长于引导,善于总结,适时提升,不能说追求做那种万人迷式的网红,至少在自己编辑工作核心话题这一块儿,不断努力做一个“话题王”——这个小目标,要求你深度介入学术研究,知道学术流派,来龙去脉,要掌握学术走势,通晓名家派别。除了挖掘各路资料努力让作者“眼前一亮”,还要尝试把学术研究工作者推到前台去,类似南京“学人书斋”系列那样的小文章,小爆料,还是能有效拉近读者与作者的心理距离的,倾心维护好一批学术拥趸,你也可以像罗胖子一样“逻辑思维”了。

五、编辑学者化

  实践证明,靠出书数量取胜的编辑,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做编辑,必须努力在本专业所长之处扎下根去,种韭菜、种核桃树,一次劳动,多次收获,只种高粱玉米是不行的,一锤子买卖,天天辛苦,永无宁日。

  传统的一流出版社,依靠那个时代的一流作者一流书稿,一流编辑校对加工,依靠年年重印的经典,过得岁月静好,丰衣足食。当代编辑工作者,则应在网红大热的年代潜心学术,追求编辑学者化,网红化,做学术研究的弄潮儿,至少是能与学者畅通对话交流交心的知音型编辑。充分研究学术及其走向,快速精准提炼多元、复杂的信息,专心考察融媒体能够提供的各种可能,及时察觉读者对图书需求的变化,集合社会力量做书,集合社会声音呐喊,在实体书畅销长销之外,借助网络平台的资料价值,为读者提供更加便捷的阅读链接、知识购买和相关文献下载等,增值服务能给传统图书营销带画意想不到的收获。

参考文献

  [1] 曹继东.中国出版融合发展趋势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2] 陈奎良.融媒体时代,传统出版如何创新发展[N].中华读书报,2020-4-26(16).

  [3] 刘钊.试析融媒体视域下的传播特质和编辑思维的重构[J].出版科学,2015(2).

作者:申卓敏 单位:山西经济出版社

【谋在融媒体:经济理论图书出版新思维】相关文章:

1.新媒体时代图书出版编辑素质的提升

2.传统儿童图书出版与新媒体融合发展

3.思考新媒体时代医学期刊出版创新路径

4.新媒体出版在学术期刊知识传播中的应用策略

5.网络思维模式下的新媒体营销策略

6.政治工程师如何提高网络思维和媒体素养

7.新媒体环境下新闻话语的课堂应用和思维能力的培养

8.媒体融合时代出版社策划编辑的创新思维

9.新媒体时代下高校图书馆读者服务工作宣传路径

10.动态媒体视觉传达设计思维教育改革的变革趋势

11.单簧管的革新对其音乐及学派发展的影响

12.新闻记者应如何兑现社会责任与职业良心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