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建筑遗产不仅反映着人类历史活动的足迹,也承载着人类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长江经济带作为国家战略层面的关键区域,其建筑遗产类型多样、数量庞杂,且总体呈现“大分散、小聚集”的总体空间与时间分布。本文在阐述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特点与价值的基础上,探究了作用于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诸多因素,将其归纳为地脉自然因素与人脉文化因素,并对前者所属的自然资源因素、河流因素和地形因素,后者所属的经济因素、交通因素与文化因素分别展开细化探析与论述。

  关键词: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影响因素;

  本文着重探究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从建筑遗产自身特性、所在地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地形地貌(交通)等多个层面,阐述与讨论对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产生影响的因素及其影响程度,如建筑年代与功能、所在地的区域和地形及其人口规模、经济发展水平、保护政策制定情况、地形高差与气候及历史文化丰富情况等,以便为当代建筑遗产保护提供现实依据。

1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特点与价值

  1.1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特点

  就建筑遗产的布局而言,其被划分为框架式结构、庭院式组群布局和平面布局三大类。就建筑遗产的类型而言,被划分为工程建筑、居民建筑、宗教建筑、祭祀建筑、标志建筑等,而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空间布局总体上呈现“小聚居、大分散”的特征,且建筑遗产本身具有本流域鲜明独特的特点。

  第一,依托聚族分布而布局与多寡。

  自原始社会人们便是聚落聚族而居,延续至近现代衍生出大中小型城镇与乡村,古代多以姓氏宗族聚居、依靠血缘关系延续扩展、以遗训族规为行为做事准则、以宗祠(祖祠)为聚落之核心所在,民族凝聚力极其强大,遂产出的建筑遗产多分布于聚落内部,展现宗族文化。

  第二,建筑遗产与自然融为一体。

  封建社会依托农耕文明不断延续和发扬,统治阶级讲求人和自然之和谐统一,遂建筑遗产尤其是宗教类和祭祀类建筑遗产在选址、布局、建设极重“风水”,讲究环境学和自然观,使人、建筑、环境之间构成一个有机整体。

  第三,可识别性。

  各朝各代的思想观和审美观各有不同,建筑遗产不存在通用古今的统一形制约束,且受文化输出、民族习惯、自然条件的作用,极具各自历史时期鲜明的个性、强烈的可识别性以及独有的色彩。

  第四,实用性。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无一例外具有功能性和实用性,既彰显精神需求,更偏重生活生产诉求,并完美融合进大自然环境成为其有机组成部分。依据平原、盆地、山地等地形地貌之差异,东西板块气候之不同,古代工匠也可使建筑遗产完美契合、物尽其用。

  第五,真实反映传统生活。

  建筑遗产在相当大程度上映射历史时期的生活状态、生活习惯、精神世界与民众(统治阶级)诉求。

  1.2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价值

  第一,认知价值。

  我国古代是宗法社会,注重耕读文化尤以经济文化发达的长江经济带流域为盛,其中历朝历代建筑遗产的定位选址、结构布局、建筑类型、型制形式、风格装饰等,均可作为文化、历史、社会的反射物,充当鉴定史料真伪的强大辅助,其蕴涵的历史信息和历史见证具备不可替代的价值与意义。

  第二,审美欣赏与情感价值。

  建筑遗产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广罗大众尤其是统治阶级和文人墨客的艺术审美与情操,渗透着浓厚的人文精神。

  第三,使用价值。

  长江经济带河流纵横、山川绵延,建筑遗产尤其是工程类、民居类和景观类建筑遗产,至今依旧具备很强的使用价值。大多数古建筑的型制与现代生活依旧可以有效链接,即使建筑遗产确有其不适应现代生活的,也并不妨碍成为历史遗址、文保单位、文化遗产。

  第四,借鉴价值。

  长江经济带的建筑遗产,在一定程度上为现代建筑设计者提供国风元素的参考和设计理念的加载,不仅在具体形象上能够获取灵感,且对于建筑材料的把控、色彩尺度的调和、比例风格的创新均大有裨益。

2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

  2.1 地脉自然因素

  作用于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之地脉自然因素关键囊括自然资源、河流和地形。

  首先,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空间布局与自然资源的起承转合最为基础与密切。整个长江经济带囊括源头至入海口,经济带内大部分地区水汽充足、气候湿润,农业经济尤其发达,且整个经济带内之森林覆盖率平均为36.4%,拥有极其充分的建筑遗产之基础材料。除此之外,受地壳运动和河流冲刷作用,长江经济带内矿产资源丰饶,尤其以长江中上游即中西部山区盛产优质矿产和极具工业开采价值的矿种,侧面验证自然资源对建筑遗产的布局虽有影响但作用力相对有限。

  第二,依托于长江而不断繁荣的长江经济带在古代亦为“有水则灵”。采集长江各支流水系的基础数据,并借由以500m为半径的6级缓冲方法(0-500m、500m-1000m、1000m-1500m、1500m-2000m、2000m-2500m、>2500m),明确各级缓冲区内的建筑遗产数量。经由数据统计分析,在2500m河流缓冲区内几乎囊括所有类型的建筑遗产,且建筑遗产数量占比高达90%。尤其需要关注的是,1级缓冲区内建筑遗产单从数量而言占5级缓冲区的1/3左右,直接论证河流水系对长江经济带之建筑遗产的影响极大。河流冲积地带土壤肥沃、水源充足是古代人口聚集的最佳地之一,河谷也逐渐演化为城镇间交通要道,人口数量、生产生活、文化交流、风水学思想不间断扩散,该片区建筑遗存也最为丰富。

  第三,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不可分割之必不可少因素为地形。就建筑设计和建筑建设而言,小于等于20°的坡度最为适宜。借由GIS技术和ArcGIS10.2工具生成的长江经济带11省市之坡度图,东西地形差异极大,遂坡度跨度极大,最终以此为凭据,将长江经济带坡度划分为5°的倍数渐增的六大等级,并分别测算不同坡度等级上建筑遗产的空间分布情况及具体数量。终极数据表明,因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建筑用材易于获取、人口聚集等自然优势,坡度大于5°的地形范围内占据超过90%的建筑遗产,大于20°的“陡坡”上仅布局不足5%的建筑遗产,也就是说长江经济带内的建筑遗产具有平原指向性或者说平缓地形指向性。

  2.2 人脉社会因素

  第一,经济因素。

  长江经济带的建筑遗产之空间布局大多为历史上经济文化相对发达之大中型城镇核心区或临近区,借由spss软件测算11省市GDP总量与建筑遗产分布的相关性,得出两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75,也就是说GDP水平高低对建筑遗产而言具有相当大程度的正向作用力。不得不承认,从古至今建筑遗产大多是政府(国家和地方)出资修建或实施保护,历朝历代亦留存相关方面的政令法规,财政支持依旧是建筑遗产“存活”的根本保障,遂经济相对欠发达省市无暇兼顾或所用有限。除此之外,值得关注的是,任何一类建筑遗产均兼具经济价值和历史价值,对其开展保护性开发,即可促使古今建筑理念火花碰撞,所带来的收益也能进一步促进建筑遗产的保护,形成正向循环。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是长江经济带的建筑遗产分布与留存的奠定基石,且两者相辅相成、珠联璧合。

  第二,交通因素。

  自先秦时期到近现代,人类与外界沟通交流及出行方式由徒步和牛车,随文化程度和手工业不断发展,逐渐扩展提速为船运、马车甚至是汽车、火车。然而,需特别说明的是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之辉煌朝代的宋元、明清,主流交通工具依旧限于马车(骑马)和航运,手工业、商业贸易范围较小。相对而言,处于中下游之水量丰富且平缓、支流众多,因此就航运发达、古人活动贸易频繁、文明发展程度相较更高的地区而言,建筑遗产分布较为密集。内陆省份譬如云南、四川、贵州、江西等地,交通相较闭塞,甚至某些山区根本无官道,这其中以云贵川三省最甚。总体而言,隋朝开凿通济渠运河,贯通南北水路之伊始;唐代逐渐打通珠江和长江水系,陆路交通亦渐次向西开辟关隘要道;宋代长江经济带各省市间驿路大幅上涨;明清时期以各省会为圆心,呈同心圆型向下属县市扩张,路网逐渐稠密,建筑遗产亦步亦趋。同时,值得被注视的是,交通的便利与战火的侵袭,使得长江经济带经历了几次规模宏大的人口迁徙活动,黄淮流域、江淮流域、陕北地区甚至台湾地区或多或少均有人口迁徙至长江经济带,加速了文化交流、宗教传播和民族融合,且在一定程度作用于建筑遗产类型结构和时空布局。

  第三,文化因素。

  长江经济带不仅经济发达,且历史悠久,11个省市自成一套文化体系,且兼容并济,最早可追溯到史前及商周文化,且历经几千年的与中原文化的融合,并形象地体现于建筑遗产当中。形形色色的地域文化尤其是民族地区文化,因其鲜明特色而形成多彩多样的建筑遗产,譬如重视教育崇尚文化的湖南长沙、江西吉安的岳麓书院和白鹭洲书院。除此之外,宗教文化的传播也是作用于建筑遗产布局的关键一环,长江经济带之宗教以道教和佛教为主。

3 结论与讨论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之时空布局呈“大分散、小聚集”格局,时间维度上宋元和明清时期的建筑遗产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秦汉时期较少;空间维度上以主城区(城镇)为主,次镇区为辅,也就是以主城区为核心向四周辐射延伸。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的特点相对鲜明,关键集中于依托聚族分布而布局与多寡、建筑遗产与自然融为一体、可识别性、实用性和真实反映传统生活等层面,且层层相扣、互为递进,因此使得长江经济带的建筑遗产兼具认知价值、审美欣赏与情感价值、使用价值与鉴赏价值,给予现代建筑设计与建造之启发与融合。

  就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而言,主要可被划分为地脉自然因素和人脉文化因素,前者又可被细分为自然资源因素、河流因素和地形因素,对应地,后者又被细分为经济因素、交通因素与文化因素。民居型建筑遗产和水工型建筑遗产受地脉自然因素的作用力最大,且对河流之小于等于2500m河流缓冲区、坡度小于5°的平原盆地地形之依赖性极强。宗教类建筑遗产和景观类建筑遗产受人脉文化因素的影响程度更深,丰富多样的文化孕育众多文化类建筑遗存,不同民族和区域的文化碰撞亦“有百利而无一害”,且各省市甚至同一省市的不同地区之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平衡性,造成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之时空丰度迥异有别。

参考文献

  [1]韩瑛,贾林雨,张成莉,等.山西省古建筑文化旅游资源空间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21,35(1):196-202.

  [2]杨柳.浅论中国古建筑遗产的分布与原因[J].文物鉴定与鉴赏,2019(21):140-141.

  [3]陈君子,周勇,刘大均.中国古建筑遗产时空分布特征及成因分析[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8,32(2):194-200.

  [4]陈君子,周勇,刘大均,等.中国宗教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8,32(5):84-90.

  [5]胡平.鄂西传统民居聚落影响因素分析[D].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08.

  [6]郭宏琴.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空间分布及影响因素分析[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19.

  [7]赵玉洁,付亚楠,孙黄平,等.南京市古建筑遗产时空分布特征及影响因素分析[J].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7(3):15-20.

作者:郑淑芬 单位:湖南有色金属职业技术学院

【长江经济带建筑遗产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相关文章:

1.长江经济带战略对沿岸11个省市农业经济增长的影响

2.旅顺军产建筑遗产城市空间分布

3.以长江经济带为例研究EKC在环保税中的区域减排效应

4.基于根植理论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研究

5.基于扎根理论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与优质发展研究

6.云南省与长江经济带外联经济量与地缘经济关系的匹配

7.长江经济带涉矿生态环境协调管理

8.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治理逻辑和发展路径

9.长江流域水资源开发与保护中的科技问题研究

10.加快完善长江流域生态文明体系的对策

11.企业清洁生产面临的问题及优化策略

12.化工企业废气污染治理现状与环保建议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