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依族民族舞蹈的审美价值及艺术魅力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布依族发展历史悠久,多数族人均居住在贵州地区,当前大约有300万人。布依族生活区域往往是靠近山岭和水流,族人热情奔放、彬彬有礼、能歌善舞,在长期生产与生活中,形成诸多健康有益的良好习俗。布依族人一般会利用歌曲来记述这些习俗,或是根据纯净典雅的民族舞蹈进行表述。布依族民间舞蹈均来源于生活,将生产劳动与民族习俗作为题材,并构成独具特点的布依族民族舞蹈。本文基于对布依族文化的含义进行解读,明确布依族民族舞蹈具有的审美价值,而后提出其特有的艺术魅力,以供参考。

  关键词:布依族;民族舞蹈;审美价值;艺术魅力;

  舞蹈属于一门古老但又充满青春活力的个性化艺术,其发展历史十分久远,自从人类诞生开始,就出现了舞蹈。根据历史学家考证得知,人类最早形成的艺术就是舞蹈。从特定角度而言,舞蹈源自于生活。在远古时期,还未形成语言时人们就会利用动作、表情和形态来传递信息,展开情感与思想层面的交流。自舞蹈产生后,一直伴随人类历史发展到当下。

一、布依族文化的含义

  布依族传统文化一般是由娱乐性与劳动性文化组成,而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文化活动即是歌舞会、歌曲节、牛王节和盛典等。将这部分活动刨除在外,民间舞蹈是布依族最主要的传统文化,形式各异的民族舞蹈是布依族传统文化的关键表现形式,囊括很多民族元素以及文化符号。布依族民族舞蹈是把本地生活习惯、生产劳动与文化内涵进行有机融合,而舞蹈肢体表达则是把实际生产劳动方式和布依族文化形式进行有机结合呈现出来的,从而构成布依族特有的传统文化。

二、布依族民族舞蹈的审美价值

  (一)一顺边动侓

  一顺边动律主要来自于劳动生活,布依族人一般是在山里进行劳作,所以,为了减轻自身爬山挑担的负担,往往会利用脚、手向一个方向用力,让担子在力的惯性作用下,有方向性、有节奏的颤动晃悠着,以此减轻身体负荷。而这种方法也非常适用缓解下山时产生的冲力,让布依人身体和担子能够协调摆动。故而,在崎岖不平的山路行走时构成了轻巧飘逸的一顺边动律。布依族人们在田间利用双脚进行交替插秧定然会将重心放置在一侧,在田间垦荒挖地时同样会使用一顺边抡锄的方法,只有这样才方便于用力。针对布依族服饰特征来讲,其同样是一顺边动律产生的原因之一。制作百榴裙需要耗费诸多“仲家布”,大约十斤左右,系在腰部十分臃肿沉重,甚至会影响行走。基于此种状况,布依族妇女利用自身智慧将其系在膀上,如此一来不仅方便行走,而且还能让百榴裙自由摆动好似孔雀开屏一般,这种美感不仅让姑娘感觉到怡然自得,而且还会让男子为之倾心。每到节日,姑娘身着银饰能够达到几十斤,璀璨耀眼的银光已经让男子眼花缭乱、赏心悦目,而且,姑娘更是沉醉在自我炫耀之中,盛装的姑娘唯有把裙子充分摆动起来,才能够自由走动。以上这部分生活现实感受让一顺边动律和布依族民族舞蹈联系密切,民族舞蹈之中涉及的扭、跳和摆等均将一顺边动律的审美价值和意蕴融入其中。

  (二)“拐”动态

  针对拐的动态来讲,其属于审美心理的一种体现,融入布依族民族舞之中。民族舞表演者一腿支撑,利用另一腿进行勾脚,舞者将小腿从前面滑到侧后随后抬平,构成典雅柔顺的“拐”,这一动态和苗族以及傣族极为相似,但更具有布依族自身特征。苗族舞蹈是内外拐,但布依族则仅仅是“外拐”,上下两面功夫;而傣族对应的“外拐”是因为紧身裙之限使然,但是,布依族是因行走时利用小腿外拐甩开大裤管避免妨碍人行走而产生的“外拐”。除此之外,布依民族居住地门槛很高,而且不可以停留,需要一跨而过,从而产生了“外拐”。布依族人在水田里工作间苗时要利用小腿进行探寻,使用脚趾来除去杂草,进而产生了小腿由前到后这一动态。由此可见,布依族民族舞蹈具有的“外拐”动态是布依族人生活感受的体现,从“拐”中能够感受到俏皮可爱、轻盈活泼,产生三道弯以及俯仰摇曳等各种体态,让观赏者心旷神怡。

  (三)“颤”动侓

  藏族、羌族、苗族等多个少数民族舞蹈中均存有“颤”,但是,每个少数民族的“颤”都大不相同。藏族舞蹈中的“颤”呈现出安详和谐之感,是被压抑的心理与协调劳动负担的一种艺术性创造。而对于羌族民族舞蹈中的“颤”,是指适应了固定生活条件与躯体环动构成的“颤”。对于苗族以及布依族民族舞蹈中“颤”来讲,其主要源自于同样的生活环境,但却产生不一样的风格,苗族一般是双膝起伏,但是布依族则重视单腿颤,剩下的一条腿进行环动或是外拐,这种成因不仅与劳动生活有关,而且和布依族人们擅长模仿山林动物也有一定联系。布依族人十分喜爱锦鸡,把锦鸡彩色尾羽一步一回头的步态融入舞蹈动律中,非常别致巧妙。另外,布依族人也将对猴子这一动物的模仿融入布依族民族舞蹈中,从而构成抖动中特有的“碎颤”,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给予民族舞蹈中“颤”这一动律增添了诸多灵气和生机。布依族民族舞蹈既具有含蓄深远的意境,还具备自由奔放的舞蹈风格,真正做到了歌、乐、舞与文相互补充、相互协调的和谐感。舞蹈尽管只能利用动作姿态来进行传情达意,但是,舞蹈却吸取了诸多其他艺术的特长,在极大程度上弥补了布依族缺少文字的遗憾,也可以抚平兄弟民族之间习俗与文化的隔阂,而变成沟通情感的主要钥匙,使人深刻感受到血同谊重,领会到山水相连以及雨露同沾的伟大亲情。由此可见,布依族民族舞蹈正式全面运用了其非语言文字文化的特点,将歌、乐和文汇集为一体,构成了自然淳朴、清美新颖但又不失古俊洒脱的审美价值。

三、布依族民族舞蹈的艺术魅力

  (一)劳动性舞蹈艺术魅力

  在布依族众多民族舞蹈之中,最关键的就是劳动性舞蹈,此种舞蹈是由于布依族人在以往长时间辛苦劳作中渐渐演变而产生的,劳动性舞蹈主要将生产劳动以及风俗习惯作为重点题材,往往在庆祝大型节目以及丰收时才会选择表演此种舞蹈。在布依族民族劳动性舞蹈中,《织布舞》最具有代表性,这一舞蹈主要体现了布依族人在实际织布进程中的各个环节,囊括种棉、摘棉、纺线以及织成布品等整个过程。《织布舞》表演者不可低于三个,两位男舞者需要面对面站立,并分别拿着四尺长左右的棍子,利用棍子由浅入深、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形式来演绎织布机对应的脚踏板等,另一名舞者则是女性,其将双脚分别放在男舞者手拿的木棍上,而女性舞者主要负责模仿整个织布过程中涉及的动作,还需要唱歌跳舞,舞蹈动作轻盈、愉悦。

  (二)娱乐性舞蹈艺术魅力

  在布依族民族娱乐性舞蹈中,《高翘舞》、《矮子舞》以及《狮子舞》最具有代表性。布依族舞蹈和其他民族舞蹈存在极大差异性,以《高翘舞》作为案例,其一般是把长度六尺左右的高跷棍绑在表演者脚上,而且表演者手里还必须拿着彩色的扇子。对于《高翘舞》这种娱乐性舞蹈而言,表演者需要具备极强的脚下功夫以及良好的心理素质,只有表演者不恐高,才能表演此类舞蹈,因对表演者要求极高,而且难度很大,因此,一般情况表演《高跷舞》这一舞蹈的都是男性舞者。对于《狮子舞》来讲,表演者一般不得少于五个人,这五个表演者有两个人需要负责耍十字,还有一个表演者需要佩戴对应面具。这种舞蹈表演主要是表演者模仿各类动物的神态、姿势以及肢体动作等,如转圈、摇晃、翻滚与攀爬等,因此,对技巧方面存有极高要求,最常表演在布依族民族歌会与灯会中,还会与花灯配合一起进行表演。在《矮子舞》实际表演过程中,能够充分呈现出布依族特有的传统文化和价值理念,同样是对布依族人生活过程和经历的真实反应,亦是布依族人对幸福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这一舞蹈具有淳朴、有趣、生动的舞蹈韵味,故而,被广大人民喜爱。然而,《矮子舞》在长期的传承与发展进程中也遭受到诸多外来文化的冲击和威胁,因此,人们必须注重加强对民族舞蹈传承和保护的意识,发扬我国传统民族文化,在不断发展中继承,在不断继承中回忆历史。

四、结语

  综上所述,布依族民族舞蹈发展历史蕴含诸多传奇色彩以及神秘气息,由于舞蹈的特殊魅力和文化气息吸引了诸多热爱者。从布依族民族舞蹈审美价值进行思考,能够使人们对布依族民族舞蹈艺术魅力了解更为深入,可以充分挖掘出布依族民族舞蹈中蕴藏的艺术内涵,使更多人对布依族舞蹈这一艺术形成喜爱之情,并积极传承和发展布依族舞蹈,为我国传统民族舞蹈更好发展奠定扎实基础。

参考文献

  [1]王婷.贵州布依族粑棒簸箕舞的起源与社会文化价值研究[J].当代体育科技,2020,10(13):196-197.

  [2]方敬秋,张瑾.布依族花灯舞引入学校体育的价值及可行性分析[J].武术研究,2020,05(07):100-102.

  [3]郭春敏.云南少数民族民间舞蹈的形成及特征初探[J].乐府新声(沈阳音乐学院学报),2017,35(02):152-158.

  [4]张婷,符姗姗.论西南少数民族舞蹈的审美意蕴[J].贵州民族研究,2017,38(10):161.

作者:何莲露 单位:兴义民族师范学院

【布依族民族舞蹈的审美价值及艺术魅力】相关文章:

1.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

2.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工作报告

3.敦煌艺术的审美及传承论文

4.舞蹈艺术及审美论文

5.西南民族舞蹈艺术价值思考论文

6.浅谈虹影儿童文学《米米朵拉》的艺术魅力

7.少数民族题材的地域特征和绘画文化价值分析

8.民族文化符号的共享价值和意义--以土家族为例

9.我国古装影视剧艺术审美功能

10.艺术元素在园林景观审美中的应用

11.百花深处,伊人何归----陈凯歌《百花深处》

12.看非遗挑花文化与作品《花瑶女》在相融中再生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