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纪录片创作中的叙事艺术分析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电视纪录片采取叙事艺术有力地突破了传统创作模式,将纪录片中的资讯与知识以叙事的方式娓娓道来,原本枯燥乏味的纪录片变得生动活泼,吸引了大量受众。对此,本研究以叙事艺术概念为基础,并重点论述电视纪录片创造中运用叙事艺术的方法。

  关键词:电视纪录片;创作;叙事艺术;

  纪录片叙事艺术,是在纪录片制作与拍摄过程中彰显故事特征,利用叙事性表现方法、情节与冲突矛盾事件等方式,进一步丰富纪录片的内容,满足社会大众对节目多元化的需求,激发其探索欲望,获取良好的收视率。这一种新颖的创作方法,符合社会大众对社会未知探索的强烈欲望[1]。现代社会中,为了能够有力地促进电视纪录片发展,需巧妙地利用叙事艺术,丰富整个纪录片的内涵,吸引更多的受众。

1 电视纪录片故事化概述

  电视纪录片中的叙事艺术即偏向于纪实的叙事模式,以实际生活中的真实事件或者人物为拍摄对象,采用故事化的描述方式来呈现给受众。当前很多研究人员都倾向于从内涵解读的层面进行纪录片研究,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来研究纪录片叙事[2]。从本质上来说,纪录片自身就属于叙事艺术,从客观现实出发,依靠视听语言,结合相应的声画处理方式,将人物或者事件的真实状态以影视艺术的形式表达出来。纪录片中的叙事必须要以客观现实和真人真事为蓝本,在确保内容真实的前提下选择影视的表现手法进行拍摄制作,具有极强的吸引力与感染力。另外,纪录片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真实记录,真实性、非虚构性是其核心,其关键点在于采用哪一种方法来讲述故事,如悬念、细节、冲突等[3]。

2 电视纪录片叙事艺术的运用原则

  2.1 真实性原则

  网络时代,网络信息可实现高速传播,传播方式也得到极大改变,全民皆是记者的时代已经到来[2]。社会大众在网络上发布信息往往是好奇心所驱动,而当前大部分新闻工作人员为了抢占新闻热点,并不重视把关,虚假纪录片层出不穷。例如,某呼吁环境保护类的纪录片,为了达到增强人们保护环境意识的目的,不惜使用了一些虚假的数字歪曲事实,如此不严谨的工作态度会严重影响纪录片的社会公信力。可见,纪录片的真实性是其首要原则。

  2.2 艺术性原则

  采取一定的叙事艺术,在创作过程中巧妙地设置细节、悬念、冲突等方式,可促使纪录片获取更多的价值,这便是纪录片的艺术性原则[5]。例如,《发现之旅》栏目大胆采取营造悬念的叙事技巧,把资料展现、人物访谈、真实再现、纪实拍摄等方法融为一体,并巧妙地借助音乐、镜头等营造出悬念的氛围,赋予栏目更浓厚的揭秘、探奇的色彩,进而吸引大量的观众。

3 电视纪录片创作中的叙事艺术运用方法

  3.1 多角度的叙事视角

  3.1.1 全知视角

  全知视角即是纪录片解说人员扮演故事叙述者的角色,对纪录片中的人物和事件的发展予以讲述和引导,叙述者对于纪录片中的内容有全面深入的了解,也知晓整个人物事件的关系和发展脉络。在这种全知视角下,纪录片能够更好地把控故事走向,引导广大观众了解导演创作的真正意图[6]。这一种叙事的优点在于,创作者拥有十分广阔的视野,可跨越时空,预测将来的全部事件,适用于展现时间跨度大、人物众多且矛盾复杂的大型纪录片。如大型纪录片《话说长江》就采用了全知视角的叙事方法,其中陈铎和虹云的解说贯穿整个纪录片,两位老艺术家带领观众领略了长江独特的风貌。从全知视角分析,该纪录片把长江从发源地到入海口整个流域中的全部山川河流、风土人情、历史遗迹等风貌予以全面展现,促使观众切身体会到了长江的神奇与壮美。

  3.1.2 内部视角

  内部视角也叫内聚焦视角,是利用某一个人的意识与感知,把观众吸引到故事中,切实感受人物的情感[7],依托于纪录片中主要人物的感官来传递内容,呈现出人物接收外部信息时的心理活动情况。内部视角选择主人公自述的角度来进行叙事。在这种视角下,纪录片导演常常不能够准确全面地掌握人物心理状态,仅仅是顺着人物叙事和事件发展来进行拍摄。然而,对于观众而言,可直接同主人翁对话,情感上更容易共鸣。例如,张以庆的《幼儿园》纪录片中,孩子是故事的重要人物,贯穿整个纪录片中。导演将情节发展交给孩子,以孩子的视角对幼儿园发生的事情进行观察,将真实的情况展现给观众,以此来感动观众,引起情感共鸣。

  3.1.3 外部视角

  外部视角同全知视角相反,叙述者往往在非全知环境下,甚至在对人物了解更少的状况下进行叙述。这一做法不仅可提高纪录片的戏剧性,而且通过设置悬念增添了神秘性,能够吸引观众深入探究,调动其参与积极性,增强其审美意识。但是,这一种视角往往无法深入人心,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往往不饱满,对于纪录片创造者而言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从而较少被使用。

  3.2 多方面的叙事策略

  3.2.1 故事化的叙事手法

  在电视纪录片中运用故事化叙事手法,有的人认为这样会将纪录片拍成故事片。实际上,电视纪录片本身就是对事件的记录、回顾与评论,相比一般电视剧,其差异的关键在于事件的真实性,即纪录片并不是虚构的。同时,为了能够吸引观众,电视纪录片应做到生动有趣,诱发情感共鸣,而故事化情节对观众的吸引力较大。为了能够增添纪录片的趣味性,可巧妙地在故事中穿插矛盾性特征,通过层层揭开矛盾、解决矛盾,进而有力地促进故事情节的发展。因此,创作纪录片时可采取设置悬念、加快节奏、情绪式叙事等手法[8]。例如,《舌尖上的中国》中便能够看到很多悬念故事,第一集中一位70多岁的“鱼把头”带着大家在冰面上捕捉鱼群,他们能不能捉到鱼这个问题,诱发了观众的好奇心,进而使观众耐心地观看纪录片。再例如,优秀纪录片《报复》的故事性、戏剧性较强,其讲述了一位兄长为了进行报复,谎报妹妹结婚的年龄,以此来陷害妹夫的真实故事。纪录片中,针对妹妹十四岁那年被逼出嫁的问题,哥哥、妹妹、人贩子、妹夫等各执一词,导演对当时几个人物的回答进行了交替组接处理,进而凸显了“出嫁”这一主要线索与情节。这些人到底谁在说谎?真相到底是什么?观众感到十分疑惑,对接下来的故事情节自然十分感兴趣。

  3.2.2 多元化的叙事语言

  3.2.2.1 叙述性画面语言

  对纪录片来说,叙述性画面语言属于非常重要的组成结构,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凸显出故事内容走向和矛盾冲突等,也可以让受众更加准确地了解人物和事件的关联等。例如,《最后的山神》以叙述性语言讲述了孟金福夫妇在山林中的生活轨迹,生成了一个个小故事来推动情节发展,让我们感受到山民善良纯朴的内心。叙述性画面语言需要始终坚持从客观角度出发,确保故事内容的真实性,而是否能够准确运用叙述性画面语言,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创作出视觉性与主题性相融合的画面。

  3.2.2.2 描述性画面语言

  描述性画面语言是根据叙事性语言开展,使得叙事更加立体,充分展现叙事背景,这是纪录片叙事的关键。描述性语言一般来说需要解说词的配合,二者相互补充,以取得更好的效果。例如,央视纪录片《故宫》采用了大量描述性画面语言。因历史久远,再加上战乱的影响,大量珍贵照片与影像资料被损毁,故宫中大多数地方只有少许的文字资料,而配以描述性语言能够补充纪录片中影像资料不足的情况。

  3.2.2.3 表现性画面语言

  表现性画面语言属于纪录片创作人员内心情感的外部表现,依靠镜头画面的关系来让受众体会和理解其思想内涵,切实发挥表达意义、抒发情感的作用[9]。对于画面语言而言,叙述性语言和描述性语言都能够客观展示出纪录片故事的内核,表现性语言可以对纪录片所蕴含的主题思想和情感内涵予以表达。例如,在《幼儿园》纪录片中,当背景音乐《茉莉花》响起时,同时出现大量的儿童特写镜头,这充分表现了导演的主观思想,通过孩子的表情和眼神向观众表达其内心世界与真情实感。

  3.3 丰富的叙事结构

  3.3.1 阶梯递进式叙事结构

  阶梯式叙事结构亦可称其为渐进式叙事结构,基于字面含义来说,即是根据时间顺序或事件的逻辑顺序进行叙事的结构[10]。从深层次上来说,阶梯递进式叙事是根据事件发展顺序或是人类认知逻辑顺序编排的一种叙事结构,表现出非常显著的事物发展轨迹。该叙事结构一般来说遵照时间的递进关系,所以通常也叫作“顺序式叙事”。其表现出的发展脉络,借助循序渐进的方式来逐渐呈现事件的发展动态或者事物的发展规律,注重逻辑。另外,各个事件单元之间的关系都存在非常紧密的联系,表现出线性发展的趋势。对于电视纪录片的创作而言,选择阶梯递进式叙事结构往往不会融入创作人员自身的思想意志,所拍摄事件自然便拥有其逻辑性和完整性。比如说著名电视纪录片《高考》,其以毛坦厂复读生的学习和生活为背景,以一年时间内复读生的学习与生活经历为线索,为观众呈现出了一年中该学校出现的各种事件;纪录片《零零后》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选择事件叙事的经典节目,其拍摄了2000年出生的“零零后”的故事,以整整十年作为跨度来记录了这些“零零后”在自身生长环境下的故事;又比如说,纪录片《幼儿园》其选择阶梯递进式的叙事结构,根据时间推进来进行故事的讲述,即便是独立故事的组合,但各个故事从时间线上都有联系,如首个故事是孩子小班第一天,拍摄对象是小朋友第一次进入幼儿园时的状况,包括第一次午饭、第一次上课等,用时间顺序串联起了小朋友第一天上幼儿园的场景,即便其中插入了部分采访,但并未破坏其中心结构。

  3.3.2 中心串联式叙事结构

  该叙事结构亦可被称之为“线性叙事结构”,即提前明确一条或多条主线,把过程中的相关事件按照主线联系在一起,便于受众了解故事情节。此类纪录片在创作过程中需要创作者根据某个核心线索进行拓展,采取多元化的叙事角度,同时明确相关的故事背景与人物、观点等。在电视纪录片创作早期就可以发现选择中心串联式结构进行叙事的经典作品。比如《话说长江》,该纪录片选择长江作为核心线索,把长江上、中、下游所包含的山川地貌、历史古迹及风土文化囊括其中,最终组成了较为完善的纪录片作品;《舌尖上的中国》以“食物”作为核心主线,分别拍摄讲述了中国不同省份的食物及其背后所蕴含的文化故事等;《故宫》以历史文化为中心,拍摄介绍了宫廷建筑、历史遗产、文化习俗等相关的内容,并借助这一核心将其他内容串联起来,发挥出了非常好的效果。借助中心串联式叙事结构,可以让更加复杂的主题变得清晰明了,也可以帮助受众深入理解纪录片所表达的内涵和情感。

  3.3.3 版块式叙事结构

  版块式叙事结构即是进行纪录片创作时提前明确一个主题,随后把若干独立性的故事进行组合重组,让这些独立故事能够烘托出纪录片主题。版块式叙事借助于一个确定的主题,连接各独立故事,这样不但能让受众了解其他故事的发展过程,同时能够从中看出这些故事所要凸显的主题。进行纪录片创作的过程中因为涉及的人物和事件较为繁杂,因此后期编辑工作中常常选择版块式结构,基于某个中心出发来进行层次性的拓展。在这一结构下,不同独立版块之间依旧保持着相连的逻辑关系。比如,张以庆的纪录片《幼儿园》即是选择版块式叙事结构来拍摄纪录片。在该影片中细分为小班、中班及大班三种不同的生活状态,而这几个版块故事内容始终以幼儿园生活作为核心主题。整个纪录片不存在唯一核心人物或者核心故事,涉及的内容都是幼儿阶段儿童的生活琐事。导演借助采访的方式将整个影片串联起来,看上去无关的事件都有逻辑的统一性,也呼应了纪录片开头的主题思想。

4 结语

  在当前影视创作持续更新发展的背景下,无论基于受众喜爱程度,还是纪录片的发展空间来说,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必然会演变为一种趋势。对此,电视纪录片创作工作者必须要从当前的实际情况出发,通过有效手段,在确保纪录片能够多元化呈现的基础上,促进电视纪录片持续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 李维婉.浅析电视纪录片《生门》的叙事特点[J].科技传播,2020(16):77-79.

  [2] 李磊.电视纪录片塑造人物的叙事策略初探:以纪录片《背篓电影院》为例[J].科技传播,2020(12):93-94.

  [3] 常婧.中国美食类纪录片叙事技巧研究:兼谈毕业作品《成都每一“面”》[D].开封:河南大学,2020:12.

  [4] 孔非.人间烟火最动人:电视纪录片《中国喜事》的叙事策略[J].中国电视,2020(5):101-104.

  [5] 冷炎.论电视纪录片配音之观察视域、体验叙事及意蕴情怀[J].电视研究,2019(11):79-80.

  [6] 闫兵.浅谈电视纪录片的叙事节奏[J].传播力研究,2019(14):36.

  [7] 邓若蕾.电视纪录片叙事艺术的“故事化”理念探讨[J].新闻研究导刊,2019(1):131.

  [8] 陈昱洁.浅谈生态纪录片创作中的叙事策略:以电视纪录片《蓝色星球2》为例[J].大众文艺,2018(12):150-151.

  [9] 郭倩倩,廖华力.敦煌历史文化题材电视纪录片叙事符号系统的意象建构:以甘肃籍导演秦川系列作品为例[J].传播与版权,2018(5):93-95.

  [10] 张瑞希,江作苏.媒介记忆视角下纪录片的叙事嬗变:以《武汉:我的战“疫”日记》为例[J].青年记者,2021(10):18-20.

作者:赵倬 单位:山西省大同市广播电视台

【电视纪录片创作中的叙事艺术分析】相关文章:

1.电视纪录片创作管理论文

2.电视纪录片中的视听语言研究

3.修辞手法在叙事性舞蹈语言艺术创作中的运用

4.叙事艺术电视新闻论文

5.身份 场域 乡土:纪录电影《城市梦》中的叙事策略

6.创作艺术特色电视电影论文

7.叙事性舞蹈作品中的创作原则

8.电视纪录片政治经济学论文

9.电视媒介叙事分析论文

10.电视文艺纪录片管理论文

11.新媒体环境下新闻记者做好新闻传播工作的策略

12.参与式传播与社区治理:社区媒介“再生”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