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时代深度报道的发现与表达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深度报道所处的新闻传播环境进入全媒体时代,信息无处不型深度报道案例的生产过程出发,探析全媒体时代深度报道在发现和表达层面出现的新特点、新变化。

  关键词:新闻生产社会学;深度报道;发现;表达;

  新闻生产社会学是本文研究深度报道生产的一种视角,它是媒介社会学的一个重要分支,主要集中在新闻生产过程中。它以新闻生产的实践活动为构成要素来了解新闻系统及其结构,并旨在“通过对媒体新闻生产的透彻和详细描述,研究媒体中各种权力关系的非正式和动态特征。实践过程。”我们了解从业人员的生产实践如何受到行业和职业要求以及各种规范和社会关系的约束的影响。

  在涵盖了自媒体、社交媒体、移动应用、视频直播等多种业态的全媒体时代,新闻的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等整个流程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各类媒体日益移动化、智能化、社交化、大众化过程中,向广大受众提供深刻,权威,专业和多样化的内容仍然是媒体发展的重要和核心力量,深度报道就是其中之一。

  深度报道起源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美国专栏作家朱豪德(Roscoe Drummond)将“深度报道”定义为“以今天的事态、核对明天的背景、从而说出明天的意义。[1]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舆论研究所所长甘惜分主编的《新闻学大词典》中,将深度报道定义为“运用解释、分析、预测等方法,从历史渊源、因果关系、矛盾演变、影响作用、发展趋势等方面报道新闻的形式。”[2]一般而言,学界和业界普遍认为,深度报道是以新闻性、调查性、解释性和分析性为特征,系统而深入地反映重大新闻事件和社会问题,阐明事件因果关系,揭示实质,追踪和探索事件发展趋势的报道方式。

  新中国的深度报道发端于1980年《工人日报》的“渤海二号”沉船事故调查。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为代表的新闻媒体率先在深度报道方面发力。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纵横》、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等一批广播电视节目,也成为大量播发深度报道的重要平台。

  随着传媒技术的进步,深度报道所处的新闻传播环境进入全媒体时代,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一方面,处于伟大复兴关键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的中国,为深度报道提供了丰厚的题材和广阔的写作空间;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碎片化传播与“注意力”稀缺背景下碎片化阅读和视听习惯,又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深度报道的发展。[3]全媒体时代,深度报道面临着巨大挑战,但也拥有无限创新机会。

二、深度报道的生产过程:发现大于结果

  做深度报道首先要善于发现、挖掘选题。在新闻生产社会学的研究者看来,新闻生产过程的解析远比研究新闻所带来的社会结果重要。新闻的来历、始源才是研究的重心,而非其影响。[4]

  (一)新闻选题的价值判断需把握时代脉搏

  综合多年的从业经验,笔者认为深度报道的成功首先离不开一个好的新闻选题。而选题的价值和其所处的时代背景、政策环境等都有密切联系。从民生热点到政策之痛,深度报道一般关联的都是国计民生的大事,涉及的新闻事件在百姓生活和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甚至能够推动社会进步。无论是社会热点话题,还是突发的重大事件,都需要报道者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分析力,能够通过现象看到本质,及时深入挖掘、评估判断新闻背后的价值和意义。

  2020年9月,《人物》杂志一篇反映外卖骑手生存状态的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爆社交网络。在外卖平台诞生之初,外卖骑手这个群体很少有人去关注,也没有关注的价值。但随着点外卖逐渐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与外卖骑手相关的社会问题日益突出。例如:外卖和消费者的冲突、外卖员频频出现违反交通规则行为甚至引发交通事故等,外卖骑手相关话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稿件的成功之处,就在于选题的独到性,把冷冰冰的系统与一个个鲜活的骑手放在对立面,聚焦深处系统中的外卖骑手的生存困境,瞬间就充满了公共讨论价值。在选题立意指导下,文章通过多个真实案例反映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外卖骑手不顾个人安危与时间和死神赛跑,成功地引发人们对外卖平台算法的思考,并审视外卖等平台的用工模式。

  再以笔者的《神秘“曹园”》为例,这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2019年3月播出的一组舆论监督类广播连续报道。这组深度调查独家曝光了黑龙江省牡丹江国有林区一处叫“曹园”的私人建筑群,涉嫌违法毁林、违法占地且面积惊人。该报道之所以能够获得第三十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也和作品本身的选题价值密不可分。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视上升到新的政治高度,尤其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逐渐成为社会共识,并成为新的时代背景。当全国的主流媒体都在聚焦正面宣传、成就性报道时,《神秘“曹园”》敢于亮剑,体现了主流媒体从业者的职业担当,也戳中了时代发展的“痛点”。

  深度报道的选题价值因时代背景不同,会有不同的价值判断。只有准确把握时代脉搏,才能采写出发人深省、引人共鸣的深度报道。

  (二)新闻线索的渠道来源趋向多元复杂

  深度报道不同于一般报道的信息化、表象化的特点,有其独有的特性。一般获取新闻线索的渠道有记者个人的社会关系网络,各类会议,以及根据其他媒体上的资讯等,做第二落点的报道。但不管线索来源何处,新闻表象最终“深一度”,不光记者个人的职业敏感,也需要记者的执着和勇气。

  全媒体时代,移动互联网成为一种更为亲民、更接地气的传播平台。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0.4%。[5]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广大网民获取信息的“第一窗口”。在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信息传播主渠道的当下,新闻从业者获取新闻线索的渠道也更加丰富,并趋向于多元化、复杂化。

  以笔者的《神秘“曹园”》为例,最初是听众向央广新闻进行热线反映,带着疑问,笔者又在网上搜索关键词“牡丹江曹园”,发现牡丹江当地贴吧论坛等社交媒体上,就有不少关于“曹园”的传闻,甚至早在央广新闻收到反映线索数月之前,已经有自媒体文章图文并茂地向外界曝光了“曹园”内的建筑布局和占地规模等等。听众反馈、网友热聊、自媒体曝光等信息综合在一起,笔者眼前呈现出一个立体的、复杂的新闻线索,未到现场,就已经从各大贴吧、网友的讨论中对新闻事件有了大致了解,并很快确定接下来的调查方向,需要向当地哪些政府部门进行核实,并预见到可能会遇到各种难题。

  全媒体时代已使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和未使用,舆论生态发生了重大变化。社交媒体已逐渐成长为整合信息和意见的公共舆论收集和分发平台。传统媒体现有的话语优势和议程设置功能正在逐渐减弱。这给主流媒体的信息发布和舆论指导带来了挑战,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挑战。以上丰富了媒体话题选择的来源。一些重大舆论热点及突发事件,很多时候都是从自媒体上开始发酵,再逐渐进入公共视野的。

  超文本的互联网信息海洋,给深度报道的发现提供了便捷,成为全媒体时代的新闻富矿,同时也倒逼主流媒体主动融合、与时俱进,在各种碎片化的信息中,利用自身的权威性、专业性重塑公信力。

  (三)新闻事实的发现力求抽丝剥茧

  源于移动网络、社交媒体的信息是海量的也是无序的,甚至是虚假的。如何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对一个突发事件或热点事件调查过程中,报道者需要搜集大量的新闻素材,但不是所有信息都是有用的,这就需要报道者有强大的信息分析、整合能力,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发现核心的新闻事实。

  以笔者的《神秘“曹园”》为例,在没有官方权威定性、“曹园”相关负责人不愿意正面回应的情况下,记者从只能在“曹园”外围绕圈调查线索,到使用无人机“探访”“曹园”、甚至调取“曹园”近十年来的卫星地图数据等,提炼出核心新闻事实:“曹园”涉嫌毁林削山挖湖。另外,在中国之声推出报道引发全网关注、其他媒体跟进起底“曹园”后,笔者通过查询相关文件和梳理原始合同,发现了“曹园”十多年前以极其低廉的价格租到了目前的土地,并迅速采访到相关人员,再次推出独家报道《曹园租地70年:一亩林地一年3块“不够一把筷子钱”》,被各大媒体转载。

  对新闻人来说,要写出有影响力的深度报道,必须练就新闻调查的敏锐度,从感知事实到提炼核心问题,找到关键信源一步步抽丝剥茧。例如利用反向操作,在新闻调查中先从宽泛的题目出发,然后逐步缩小聚焦范围,发现具有突破性的关键信源;例如一些能提供关键文件、数据、展现问题全局或确凿证据的信源,还原利益和责任链条,追查问题根源。

三、深度报道的表达:多媒体呈现、全媒体传播

  在全媒体时代,主流媒体赢得竞争的方法在于满足需求。受众的需求是多元的,深度报道的表达形式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可以是单篇报道,也可以是组合报道;可以是单纯的文字描述,也可以是音视频图文等多媒体呈现;语言表达中可以包含叙事和评论,增强人们对于事件的思考和评价。

  全媒体时代的深度报道,要在形式上有所创新。目前,一些媒体生产的深度报道没深度,甚至出现伪深度。缺乏独家发现,质量不高,并且不擅使用新媒体技术来表达新闻。更严峻的问题是,大多数媒体发布在其新媒体平台上的深度报道往往是其报纸版的复刻,从记者采写到编辑成稿,整个过程没有使用新媒体技术表达。如何运用技术优势创新新闻叙事方式,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深度报道的透明性。[6]

  笔者的《神秘“曹园”》是2019年引爆全网的现象级舆论监督报道。它虽然是一个广播作品,但之所以在舆论场引起全网关注,是因为该连续报道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首播的同时,官方微博、微信、央广网同步进行了转载。另外,报道中除了使用图文之外,还利用无人机进行了多视角的视频拍摄,甚至在记者跟随调查组进入“曹园”后,还对“曹园”内的布局和建筑等进行了网络现场直播,最终形成了广播新闻全媒体传播的盛况,再加上选题本身自带的话题性、戏剧性,使得该新闻事件在网络舆论场引起巨大波澜。

  全媒体时代深刻重塑了媒体形态和传播模式,同时也为更好开展宣传思想工作提供了更为便利的平台。要扩大主流媒体的影响力版图,就要不断加强传播手段和方式创新,提高正面宣传的质量,实现舆论宣传效果的最大化和最优化;同时,在复杂的网络舆情中,主流媒体要主动担当,敢于亮剑,做到激浊扬清,以正视听;还要顺应互联网发展规律,对于大数据等新技术,既要主动拥抱、积极应用,也要注意防范和应对技术带来的风险,用主流价值导向驾驭“算法”。[7]

结语

  全媒体时代,社交媒体让“人人都有麦克风”成为现实。同时,也让主流媒体的深度报道显然更加珍贵。碎片化时代、后真相时代、“全世界都在说的时代”,受众需要从主流媒体获得真正负责任的信息。在全媒体时代,尽管深度报道的发现和表达呈现出了一些新变化,但不变的是,受众对事实真相的需求,尤其新闻真实性仍然是新闻的生命,传统新闻生产遵循的采访写作法则,仍然必须严格遵守。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新闻导向,仍要在全媒体时代成为深度报道的“定海神针”。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应该努力思考的是,如何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生产出更多高质量的深度报道,为国家宏观叙事做好书记员,忠实记录时代,同时,勇立时代潮头,发时代先声。

参考文献

  [1] 来源网络:http://wenku.baidu.com/view/6993374233687e21af45a9e7.html.

  [2] 陈力丹.深度报道深在哪儿[J].新闻与写作,2004(4).

  [3] 贾永.全媒环境下深度报道如何再崛起[J].青年记者,2020(6).

  [4] 王君玲.新闻生产社会学研究的范畴、理论与发展[J].东南传播,2008(9).

  [5] CNNIC报告:截至2020年底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70.4%[EB/OL].h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2-03/doc-ikftsap2560613.shtml,2021年02月03日.

  [6] 吴诗晨.智媒时代深度报道的问题与出路[J].新闻前哨,2020(12):72-73.

  [7] 来源网络:《主流媒体的历史机遇》[E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6730424796500192.

作者:管永超 成书丽 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 河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事业部

【全媒体时代深度报道的发现与表达】相关文章:

1.全媒体时代大学思想政治教育话语权的重塑与构建

2.高中语文教学在全媒体时代的转型与坚守

3.全媒体时代下国际新闻传播人才培养的创新策略

4.全媒体时代艺术作品创作的导向性

5.全媒体时代红色影视教育路径重构研究

6.全媒体时代电视新闻采访特点及形式创新

7.全媒体时代高职护生基础护理技术课程思政教学创新

8.全媒体时代中国大学美育教学思考

9.融媒体时代电视新闻媒体的转型与发展

10.新媒体时代新闻采编工作的发展与面临的挑战

11.突发公共事件中政府对网络谣言的辟谣困境与策略

12.新公共外交视域下中国网红对国家形象构建的作用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