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网络综艺节目发展策略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2015年是网络综艺发展的重要一年,利用互联网技术及各大视频网站提供的平台,网络综艺节目得到了十分充足的发展条件,并且在2016年“大爆发”,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有特色的综艺节目。近几年,智能传播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大数据中的推荐算法应用、人工智能剪辑都为综艺节目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但在发展兴盛的景象背后也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如节目内容同质化、节目制作质量低等,阻碍了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脚步。基于此,文章重点介绍和分析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现状,并对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提供一些建议。

  关键词:网络综艺;智能传播;电视综艺;

  网络综艺是依托互联网技术,在网络平台上播出的综艺节目,它借助各大视频网站提供的平台定期更新。不同于传统电视的综艺节目,其内容新颖、形式多样,且播放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受到年轻人欢迎,从早期的《奇葩说》《火星情报局》到当下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说唱新世代》等,节目的发展也出现了很多变化。

  当下,人们对综艺节目的关注和喜爱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在新媒体时代下,大数据技术、5G技术的发展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同时也造成了很多无用信息的传播。当这种无用信息成为生活常态时,观众也乐于沉浸在“伪语境”环境之中,习惯被“信息茧房”包裹,由此衍生的娱乐产品依托现代的传播技术快速发展,既看到了其巨大的市场,也看到了其存在的弊端。笔者将对我国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现状进行研究,并对网络综艺节目在新媒体时代的发展提出建议。

1 网络综艺节目的优势

  1.1 打破传统认知的传播方式

  网络综艺节目的传播方式打破了观众对传统电视综艺节目的认知。网络综艺能够依托互联网视频平台、大数据筛选进行更为有效、精准地传播,相较于电视平台的传播,网络综艺节目不受到时间与空间的影响,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符合“短平快”时代人们的需求。以《奇葩说》为例,该节目在第三季收官之际,播放量已突破16亿,这是传统电视节目播出机制所不能及的。

  1.2 拥有相对丰富的节目形式

  由于互联网技术更新速度快,其政策法规还不够完善,形成了政策法规“滞后”于综艺节目的局面,尽管最近几年也出台了一些法规和政策,“台网同标”政策也在逐渐加强落实,但与法规和政策已经相对完备的电视业相比,网络平台政策仍然存在不足,这就使得网络综艺节目能在制作上有更丰富的内容和更新颖的形式。

  网络综艺节目的观众以擅长使用网络的青少年和年轻人为主,如爱奇艺制作的《奇葩说》,受众年龄主要集中在20岁到39岁之间,所以节目的风格更加符合年轻人的需求,话题选择紧追年轻人关注的、正在经历的热点,辩手的选择上也没有明确的界限,他们的职业、年龄、学历、风格等都没有束缚,只要观点新颖、语言犀利有特色,都可以前来一试[1];与《奇葩说》同为语言类节目的《火星情报局》,话题全部来自大数据,比如:“我发现说话的顺序很重要”“我发现网购成为生活必备”等,这些话题能够紧紧把握当下热点,关注受众需求,自然会获得更高的关注度。再如,2020年哔哩哔哩平台推出的节目《说唱新时代》,其定位为说唱音乐类节目,节目更加注重内容质量的提升,选手在节目中呈现的音乐作品更加关注现实议题,节目选手的作品《她和她和她》鼓励女性勇敢追求梦想、作品《WE WE》传递着和平与爱的主题。

  1.3 立足十分精良的节目制作

  当下,一些网络综艺节目的质量并不亚于电视节目。一方面是因为从前制作电视节目的团队开始尝试制作网络综艺,这些团队既有以往电视综艺节目制作的丰富经验,又有新技术的支持,在视觉体验上并不会落后于传统电视节目;另一方面,网络综艺节目在嘉宾的选择上也丝毫不“吝啬”,选择当下有影响力的艺人做嘉宾,增加节目话题和热度,获得更多的关注,为节目的成功奠定基础。比如,初次尝试制作说唱综艺节目的哔哩哔哩平台推出的《说唱新世代》以“万物皆可说唱”的口号作为节目精神,在节目打造上也在时刻体现这一精神,除了邀请专业的说唱人士做导师,还请到了有粉丝基础的李宇春作为节目特邀见证官,使节目关注度上升。因此,这档节目的受众除了说唱爱好者,还包括节目导师、见证官的粉丝们。

  另一方面,网络综艺节目也在积极寻求和运用新技术。人工智能剪辑提升了节目制作效率,笑果文化在积极探索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进行有效的互动创新[2],以上这些都是网络综艺在积极主动探索新出路,为其长远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2 网络综艺节目的不足

  2.1 节目的同质化严重,缺乏创新

  网络综艺节目近几年呈爆发式增长,在促进优质节目输出的同时,也出现了节目内容同质化问题。不仅网络综艺节目,电视综艺节目也是如此。

  电视台之间的竞争、网络平台之间的竞争导致节目制作出现同质化现象,这就引发了由于缺乏创新导致受众流失的现象。千篇一律的节目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节目很难长久维持下去,很多综艺节目生命周期短暂,不能形成系列节目,昙花一现,很快就被新的节目所“淹没”。

  2.2 广告贯穿节目始终,影响观感

  通过广告实现营收一直是网络综艺节目收入的重要来源。在综艺节目的读广告环节中出现数个广告已经成为常见的现象,这在电视节目中是不可能出现的[3]。在音乐类节目中,制作团队通常将舞台背景道具、化妆间场景布置、选手日常生活场景等多方面植入广告,这种现象会使受众观看体验下降,不利于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这也反映了广告发展的一个现状:广告主们在投放平台的选择上一掷千金,反而对广告本身的质量不够重视。广告主所争抢的平台是一个收视率高的节目,而不是加大对广告自身质量、形式的关注,这种现状应该引起重视。

  2.3 存在嘉宾资源浪费,品质不高

  综艺节目依赖嘉宾博眼球、赚收视现象在当下已经屡见不鲜。综艺节目在嘉宾选择上主要为两类:第一类是自带大量粉丝和话题的明星,这类明星参加综艺节目是有人物设定的,但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会产生一种“这个角色就是明星本身的样子”的假象。打造明星的过程漫长,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持,明星资源是有限的,而综艺节目本身竞争激烈,更新速度快,需要迎合市场需求选取当下受欢迎的明星加入,所以在不断更换明星参加综艺节目以博得观众眼球的过程中,所谓的真人秀,其中“秀”的比重要大于“真人”,也就是说明星用自己来“演”自己。长此以往,不利于明星个人的长期发展。

  第二类嘉宾选取的是不被观众所熟知的“素人”,或是拥有小范围影响力的嘉宾,这类嘉宾会在节目中制造话题与冲突,虽然会使节目受到关注,但这是对节目嘉宾的一种消费。长此以往,制作团队对节目内容高品质的追求越来越少,反而更倾向于去邀请故意制造热度的嘉宾参加节目,这不利于节目的长远发展。

3 网络综艺节目的发展策略

  近几年,网络综艺的发展前景比较乐观,但随着传播技术的不断革新,发展模式需要转变,主要包括受众定位、内容选择、节目制作及监管体制4个方面。

  3.1 从受众定位上看

  节目应该善于利用大数据分析受众群体特征,将受众范围扩大,而不是只聚焦于年轻人。由于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更容易,所以节目大多以年轻人为受众,这也是娱乐产品泛滥时代制作者在受众选择上的特点,这种现象造成观众群的流失,适合大众的好节目少,很难做出“老少皆宜”的节目。制作者在创作中应该多创作适用于更广泛群体的节目,关注他们所关注的问题和领域,使制作的节目能够引发他们的共鸣。

  3.2 从节目内容上看

  节目模式需要创新,节目内容需要有深度。在节目制作的前期准备阶段应进行充足的市场分析和调查,精准定位,结合现实去制作既有可观看性又有一定文化内涵与启示意义的节目。《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文化类节目的出现无疑是一股清流,网络节目向此类节目转变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此外,为节目打造品牌意识,输出正确的价值观也是可以尝试探索的一条道路。比如,《说唱新世代》所宣传的“万物皆可说唱”理念就比较成功地塑造了节目的内核,无论是在节目音乐作品的呈现上,还是选手的选择上,都展现出“皆可”这一内核。在大量引进外国节目的潮流中,如果能够出现一档具有本土特色的新颖优质的节目,无疑是综艺节目的革新,也是能够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关键。

  3.3 从节目制作上看

  节目本身的质量应该随着技术不断的革新与时俱进,同时也要关注与受众的互动和人际间的传播。网络平台与电视媒体合作是未来一个大的发展趋势。现在也有一些节目在电视和网络上同步更新,这样的节目既具有电视平台的审核程序,又具备网络综艺灵活新颖的特点。网台合作,共同打造优秀的原创综艺节目在未来大有可为。同时,一些平台和制作团队也在积极寻求技术新出路,人工智能剪辑技术在综艺节目中的应用、大数据对受众定位研究、内容的选取、与短视频平台寻求进一步的合作都是可以探索的领域。

  3.4 从监管体制上看

  网络综艺发展初期之所以迅速受到欢迎是因为监管体制相对宽松,技术的更新速度快[4],在制作上可以更自由,但这也在后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如节目同质化、知识产权得不到应有保护,以及延伸出一些人身攻击、网络暴力等问题。此外,网络综艺还在一定程度上对电视综艺造成了冲击。在网络综艺泛滥的环境中,相关部门应该把好节目质量关,让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节目进入观众视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时,要严格控制每年综艺节目的数量,以此实现对节目质量的提升,自动淘汰一批不符合市场需求和观众期待的节目。

  同时,在明星嘉宾薪酬方面也要进行一定的把控,不能放任薪酬水涨船高,造成对明星嘉宾资源的消耗。在嘉宾选取方面不应该只注重“人气”,而要多方面考量,让嘉宾与节目融为一体,固定组合,而不是一味追求收视率频繁更换嘉宾。

4 结语

  在新媒体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从受众被动接受到双向互动传播,受众体验到了技术带来的便利,但困扰也伴随着技术的发展而增加,网络传播所带来的一系列伦理问题急需解决。无论是网络综艺节目还是电视综艺节目,在为我们提供丰富多彩的娱乐产品的同时,泛娱乐化现象日益严重,“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尼尔波兹曼在他的《娱乐至死》一书中提道: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5]。所以,在这种消遣式娱乐愈演愈烈的当下,我们每一个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都应该反思,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运用传播技术诸多优点和不断更新的技术创作出更多有思想、有深度的优秀作品。

参考文献

  [1] 唐英,尚冰靓.大数据背景下网络自制综艺节目的特征及趋势探析:以《奇葩说》为例[J].新闻界,2016(6):49-52.

  [2] 封亚南.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综艺调研报告从云系列到技术流,网综创新的多样态与焦点化[J].电视指南,2020(7):46-51.

  [3] 李琦.爱奇艺网络独播综艺节目《奇葩说》植入广告特色分析[J].传播与版权,2015(9):65-67.

  [4] 田帆.新媒体环境下网络自制综艺节目发展策略研究[J].新闻传播,2017(13):32.

  [5] 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185.

作者:白鹤新 单位:甘肃政法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新媒体时代网络综艺节目发展策略】相关文章:

1.融媒体时代电视健康类节目的传播力提升策略

2.新媒体时代网络名人直播带货模式发展探

3.电视节目包装设计的新媒体时代研究

4.新媒体时代地方电视台法制节目如何突围

5.新媒体时代电视新闻采编策略微探

6.在新媒体时代下高职学生学习能力提升策略

7.新媒体时代大学生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对策

8.新媒体时代新闻采编工作的发展与面临的挑战

9.网络思维模式下的新媒体营销策略

10.新媒体时代下动画制作的发展与传播

11.5G时代游戏化传播对营销行为的影响

12.夏俊娜绘画艺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