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派建筑装饰对现代建筑设计的影响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在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城市建筑中钢筋混凝土成了主角,人们愈加注重生活质量的提高,在生活空间力寻找认同感、归属感。青砖黛瓦、回廊格窗,徽派建筑影响着越来越多的设计者,他们将徽派建筑中的装饰用于现代建筑中,既帮助人们更加直观地了解徽派建筑的文化,又能将徽派建筑与现代建筑更好地融合,做到了对传统建筑文化的传承。

  关键词:徽派建筑;典型装饰;现代建筑设计;

  徽派建筑又称徽州建筑,是中国传统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徽州地区最负盛名。[1]徽派建筑的根源是古代徽州民居主要分布在古徽州的一府六县(歙县、黟县、绩溪、婺源、祁门、休宁)境内,辐射周边地区,是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的产物。

  徽州地处北亚热带,属于湿润性季风气候,温和多雨,四季分明。古徽州原是古越人的聚居地,因地势崇山峻岭历史上也称其为“山越”,山地丘陵地区潮湿有瘴气入侵,为了防止对身体受到伤害古越人采取“杆栏式”的建筑格局,也就是早期徽派建筑典型的“楼上厅”形式。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大规模的中原人士入侵,人稠地狭,盖建楼房就成为当时人们的最佳居住选择。在建造的过程中为了应对险峻的地势环境,解决照明和通风的问题,中原士族们带来的“四合院”形式与古越文化发生了碰撞,“四合院”逐步演变为了“四水归堂”的天井,既能通风换气又可以采光,还为木质结构的房子发生火灾收集了水源。在聚族而居的村落里,木质建筑的密度过大在发生火灾时容易蔓延,马头墙一部分作用是为了防止火势蔓延,又因其如高昂的马头,故称其为“马头墙”也叫它“防火墙”。

  明朝中期时徽商崛起,财力雄厚。徽商广交官府、文士,他们十分注重文化发展和修养的塑造,讲究光宗耀祖、落叶归根,经商成功的徽商归乡大兴土木,建宅第、修祠堂、竖牌坊等,彰显自己的社会地位为宗族争光。在楼房的选址、布局、陈列、装饰中将加入自己的想法融入儒家“天人合一”的思想。徽商的这些想法使得徽派建筑更具文化气息和精神支撑,也为徽派建筑成为我国六大古建筑派别之一作出了巨大贡献。

2 徽派建筑的现状

  现在大部分的古建筑无人居住,居民们保护意识薄弱导致古建筑年久失修。人口外迁造成了徽州地区古建筑荒落,但古建筑属于私人住宅,社会资本想要对古建筑进行保护修缮有很大的困难,在笔者的家乡休宁县就有大量建筑荒废破坏,木质结构被虫蛀,风雨侵蚀,导致房屋倒塌,破坏程度之大使得房子无法修复,就这样一幢幢徽派建筑在无声地消失。

  资源匮乏,修缮难度大。古民居的修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修复,一是从建筑的原材料出发,以前建筑所用的红豆杉和香榧树木料现在都是国家级保护树木,根本无法实现一比一的还原;二是社会缺乏有资质的专业修缮团队;三是古民居建筑数据资料和建筑原型图缺失,无法进行原貌恢复。

  旅游业的兴起,很多古民居村落成为旅游景点,被不合理的商业化开发利用导致古建筑的原貌被修改,破坏了古建筑的原有结构,使其原有的建筑风格被破坏,还有一些古民居拆掉重建,做成所谓的徽文化商业街,破坏了徽派建筑的原有风格和文化氛围,容易导致人们对于徽文化的误解,不利于徽文化的传播。

  政府在这方面也出台了相关的保护条例和政策,如皖南地区出台了《皖南古民居保护条例》和《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工作的通知》为徽派古建筑的保护提供了法律依据。

3 徽派建筑的典型装饰

  3.1 徽州三雕

  3.1.1 木雕

  徽州属于湿润性季风气候,温和多雨,山多林茂的生态环境盛产松、柏、杉、银杏等木材。[2]在客观条件上为木雕提供了优良的原材料,外加上徽州地区注重文化艺术修养,绘画书法艺术和篆刻技艺的发展受到新安画派的影响使得徽州木雕技艺十分发达。

  木雕在徽派建筑中无处不在,例如:桌椅、门窗、屏风及文房四宝等;木雕的题材也是非常丰富的,有人物、花鸟等吉祥图案,体现了当时古徽州人的习俗、伦理道德、艺术观念等。

  木雕作品的制作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建筑结构上直接雕刻;另一种是先选取原料进行雕刻,雕刻完以后将构件组合。[3]木雕工艺一般由“打坯”、“出细”两道工序组成。“打坯”是雕刻师傅根据建筑的构建所需进行构图定位,“出细”就是进行精细雕刻,一般雕刻的表现手法有:透雕、浮雕、圆雕等;浮雕一般用在窗栏、檐条和隔扇上;圆雕一般用在梁托、斗拱上。不同时代的木雕风格也不一样,明代的木雕装饰简单,雕刻手法豪放明快,将功能放在首位;清代时的木雕则华丽富贵、工艺繁杂且精细。

  3.1.2 石雕

  徽州盛产青黑色的青石、褐色的茶园石、红茶石。石雕主要用于建筑外部空间和承重部分,不同于砖雕的是石雕对石材的硬度要求极高,徽州石雕也刚好满足这些条件,其质地坚硬,防雨防潮,经久耐磨。

  徽州石雕在建筑装饰中主要用在抱鼓石、门、梁、窗、和各种牌坊上。由于石材受运输条件和建筑技术的限制,题材选择上会比木雕和砖雕窄一些,主要以:动物、植物为主,人物在石雕上较为少见。

  石雕的雕刻表现手法跟木雕砖雕相差无几,有线雕、浮雕、圆雕,浮雕和圆雕艺术在牌坊、门楼、墓碑中享誉甚高。[4]浮雕主要以浅层透雕与平面雕的雕刻方法来表现;圆雕整合趋势明显,雕刻刀法古朴精致,粗犷大气,不像清代木雕与砖雕那样繁杂。

  3.1.3 砖雕

  徽州砖雕主要选材是当地盛产的水磨青石灰砖,砖泥均匀,空隙较少。这也是徽州砖雕清新素雅的原因之一,经过特殊的技艺烧制以后手工磨成平整光滑的砖坯,再进行雕琢,经过加工砖石敲之有声,断之无孔。

  砖雕因其自身材质的特点,耐风雨侵蚀性较高,多用于室外装饰。例如:屋顶、门、窗、墙等,使建筑显得精致典雅。在墙上的使用根据不同的位置大致分为:院墙砖雕、廊道砖雕、山墙砖雕等;在门楼的上、中、下都是雕刻的重点,是展现雕刻师傅雕工技艺高超的地方。

  砖雕的主要表现手法有平雕、立体和浮雕。形式常出现对称样式,最常见的图案有戏剧人物、花卉植物、飞禽走兽等,不同时期的砖雕特色不尽相同,明代砖雕偏向粗犷朴素,细节处理不到位;明末清初以后,砖雕趋向于繁杂细腻,雕刻层次感加深,注重情节,在方尺大小的砖坯上能展现出层次分明、纹理细腻的表现效果,给人的视觉观感极为精美。

  3.2 一马当先——马头墙

  马头墙是徽派建筑中重要且典型的元素,它不仅具有装饰的作用,还具有防火防盗的功能。形状如同高昂的马头,而马又是一种吉祥的动物,凸显出人们对马的崇敬和喜爱,寓意着古徽州人在外经商能够成功,读书人也能早日为官,它也是徽州人精神文化的寄托。

  徽派建筑中马头墙的墙头设计高于屋顶,一阶阶的墙头如阶梯状,[5]多檐变化的马头墙有一阶、二阶、三阶、四阶之分(又称一叠、两叠、三叠、四叠)也有大户人家的房屋因建筑体积过大,屋檐延伸过大,出现五叠式的马头墙,被称作“五岳朝天”,高出房顶的墙头层层叠叠,错落有致。

  徽州人虽世代经商,但他们深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即使是富商大贾也无法摆脱追求“仕途”的思想,从而马头墙在构造上就有“金印式”和“朝笏式”的马头设计。[6]“金印式”的墙头是用雕有“田”字样式的纹理、“卐”字样式的纹理方砖做成,从侧面看像是一块庄严的金印蹲坐在墙头,在印托的处理上有“挑斗”和“坐斗”之分,多出现在以官为梦的文人儒家的房顶之上;“朝笏式”的墙头形状就如古代君臣在朝会上奏的笏板,以表达主人对进朝做官的一种期盼;除此之外还有“鹊尾式”、“坐吻式”,分别寓意着抬头有喜和地位尊贵、消灾祈福。

  3.3 四水归堂——天井

  天井是古越文化和中原文化碰撞的火花。徽派建筑中天井院落设计受北方四合院式结构所影响,其样式有“回字型”、“凹字型”、“H字型”、“日字型”,四种类型将“天人合一、顺应天物、有无相生”体现得淋漓尽致。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四水归堂聚财气”,在人稠地狭、山多地少的徽州,人们为了节约用地家家户户房子之间的距离非常小,天井就好比是房子的心脏,是徽派建筑中的重要存在,既解决了采光和通风的问题,又调节了室内气温,还保持了住宅的私密性和安全性。天井下方还设计有水池或水缸,为日用水和消防用水提供了便利。古徽州人口中传颂着这样一句话:“家有天井一方,子子孙孙兴旺”。对于徽州人来说天井的设计意义既体现了对天地祖先的尊重,也满足了日常居住环境的需求,还寄予了徽州人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

  3.4 点窗

  走在徽州古村落中,能看到带有历史感的白墙上总有几个小而深邃的窗户,在徽派建筑上称其为点窗,古徽州人为了满足采光和防盗将开窗的位置设在墙的高处,且窗户的体积很小,小窗使用徽州当地盛产的青石灰砖进行雕刻装饰,点窗给高大的白墙赋予了生命力。

4 徽派建筑装饰对现代建筑设计的影响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与进步,人们的生活理念也在转变,心理和精神上的需求都在发生变化,大家都在生活空间中寻找认同感和归属感,而徽派建筑中的一些装饰元素和文化理念适合现代化生活,用在现代建筑设计中还会使徽文化重新焕发生机。

  “徽州三雕”的借鉴和引用体现在现代建筑的柱子、墙面及其他的构件上各种形式的雕刻手法和雕刻纹样;在现代中式家具、屏风隔断、瓷砖花纹上也能看见“徽州三雕”的影子。随着工业和技术的发展,各种各样的装饰材料应运而生,在绿色环保和可持续发展要求下,现代建筑设计讲究回归自然和坚持环保,借鉴和学习“徽派三雕”的雕刻艺术,提取其中的装饰元素用在现代建筑中就很符合这一理念,也与建筑中“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不谋而合。

  现代建筑设计中对徽派马头墙的形式进行了简化,屋脊上过多的装饰被简化成灰色轮廓边,使墙面的层叠错落感一目了然,上海万科第五园使用了马头墙的建筑符号,整个建筑素雅大气。不论是镂空的点窗还是室内的木窗在现代建筑设计中转换成了公共空间或者居住空间的隔断装饰,既减弱了封闭空间的压抑感,又对空间进行了点缀装饰。

  徽派建筑中的天井,在现代建筑设计中也运用到了。在现代建筑设计中进深较大的建筑,设有向内敞开的天井,有的还会在天井中添加绿植,给整个建筑增加另一抹独特风景,植物与天井的结合增加阳光照射率,改善室内通风,还展现了生机,体现人们对“家有天井一方,子子孙孙兴旺”的美好愿景。空间小的建筑从天井得来灵感将天井改为玻璃天窗或者通风气窗,有通风和调节温度的作用。

5 结语

  徽派建筑装饰元素是历史给予我们的财富,现代建筑设计需要将徽派建筑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中国传统建筑传承和弘扬下去,利用现代先进的技术将徽派建筑中的装饰元素和文化精神与近现代建筑融合得更加自然,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参考文献

  [1] 王枫.传统民居建筑装饰图案的社会教化研究——以皖南徽州传统民居为例[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8.

  [2]程一.试论徽派建筑元素在现代建筑中的运用[D].苏州:苏州大学,2015.

  [3]杨文.论徽州古建筑“三雕”之美[J].包装世界,2010(4):37.

  [4] 郑德泉.徽派建筑装饰元在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应用[D].武汉:湖北工业大学,2016.

  [5] 张杨.徽商文化,走进安徽文明[M].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

  [6] 高俊.徽州民居的审美文化意蕴探析[D].芜湖:安徽师范大学,2018.

作者:张雅菲 陈诺 赵晶冉 单位:北京化工大学

【徽派建筑装饰对现代建筑设计的影响】相关文章:

1.以徽派建筑符号为基础的文旅特色小镇设计研究

2.徽派建筑文化论文

3.徽派建筑装饰艺术论文

4.徽派风格古建筑论文

5.抽象艺术对现代陶瓷艺术设计和绘画的影响

6.新收入准则的实施对建筑业财务核算和管理的影响探究

7.对我国发展装配式建筑的必要性、影响其发展问题的探讨

8.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对建筑企业财务管理的影响

9.“营改增”对建筑业的影响论文

10.休闲农业对现代农业园区经济发展的影响

11.长春市高层建筑设计评论

12.佛教文化在景观设计应用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