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熵权-TOPSIS综合评价的大理州乡村产业发展现状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自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以来,乡村产业的发展问题日益得到关注,产业兴旺作为乡村振兴的首要任务,既是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要求,也是提高农民收入、促进农村发展的迫切要求。大理州作为我国西南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大力发展乡村产业有助于实现少数民族地区的乡村振兴,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对于实现全国乡村振兴具有推动作用。本文运用熵权-TOPSIS综合评价法,设定4个一级指标,分别为综合生产能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以及产业链延伸能力,细分为14个二级指标,对大理州12个县市的乡村产业发展水平进行测算和综合评价,并根据测算结果有针对性地提出发展乡村产业、缩小县域城乡发展差距的建议。

  关键词:大理州;乡村产业;熵权-TOPSIS综合评价法;

  中国作为农业大国,“三农”问题关乎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族复兴,针对“三农”发展问题,党中央在十六大提出,在经济和社会两大方面,建设现代农业,发展农村经济,壮大乡村产业;党的十九大首次将乡村振兴的任务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将乡村兴衰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弥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乡村短板[1],作为治理乡村发展问题的首要任务,如何促进乡村兴旺成为乡村振兴的重点和关键。

  我国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既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也要在高质量发展阶段中与乡村振兴做好有效衔接,要做大做优做强乡村产业,为发展乡村经济提供活力和动力。位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大理州,乡村产业的发展不均衡问题突出,本文基于熵权-TOPSISI综合评价模型,将综合生产能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以及产业链延伸能力作为一级指标并细分为14个二级指标对大理州各县市乡村产业发展水平进行测度,根据得出数据分析各县市乡村产业发展差距的原因,并提出针对性的发展对策。

2 研究区域概况

  大理州全称为大理白族自治州,地处云南省中部偏西,作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大理州的民族特色鲜明,风景秀丽,是中国西南边疆开发较早的地区之一。受地理位置的影响,加上高原地区多样化的气候环境,形成了有助于发展高原特色农业的种植优势。大理州辖1个县级市——大理市,8个县,分别是祥云县、宾川县、弥渡县、永平县、云龙县、洱源县、剑川县、鹤庆县,3个自治县,分别是漾濞彝族自治县、南涧彝族自治县、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

3 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3.1 研究方法理论模型

  熵权法是一种客观赋权方法,可以用于表示社会某些状态的程度,通过提高数据间的对比度,能够对差异较小的指数数据进行评价。TOPSIS法又称优劣解距离法,将有限个评价对象与理想化目标的接近程度进行排序,可将多个指标评价问题转化为单个综合评价问题[2]。熵权-TOPSIS综合评价模型被广泛应用于各类评价模型研究,本文采用该方法评价大理州各县市的农村产业发展水平。

  3.2评价指标的选取

  在综合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科学性、非相关性的前提下,结合我国其他城市的农村产业发展的指标水平数值,构建一个评价产业兴旺的指标体系,将乡村产业发展水平量化,需要将评价指标体系划分为三个层次,即目标层、准则层和指标层。具体如表1。

  3大理州12县市乡村产业发展水平指标TOPSIS法输出值

  在本文研究中的,遵循指标测度值越小越好、高优指标测度值越大越好的原则,对4个动力因子的TOPSIS评价指标值(主要是最优值Ci)进行分析,并对大理州各县市的指标做出排序。

  数据来源:大理州2019年统计年鉴。

  按照大理市、漾濞县、祥云县、宾川县、弥渡县、南涧县、巍山县、永平县、云龙县、洱源县、剑川县、鹤庆县县区顺序排序,可得到以下测算数据,综合生产能力的输出值分别为0.58、0.20、0.52、0.85、0.38、0.21、0.44、0.25、0.25、0.4、0.26、0.51,农业增产的输出值分别为0.23、0.11、0.65、0.83、0.44、0.20、0.35、0.24、0.34、0.41、0.17、0.31,农民增收的输出值分别为0.63、0.26、0.11、0.73、0.79、0.25、0.33、0.4。0.11、0.71、0.20、0.24,产业链延伸能力的输出值分别为0.89、0.01、0.27、0.19、0.08、0.07、0.08、0.04、0.099、0.097、0.03、0.14,综合评价的输出值分别为0.82、0.05、0.30、0.28、0.15、0.09、0.13、0.08、0.13、0.15、0.07、0.18,各县市综合排序为大理市、祥云县、宾川县、鹤庆县、洱源县、弥渡县、巍山县、云龙县、南涧县、永平县、剑川县、漾濞县。

  3.1 大理州各县市乡村产业发展水平分析

  通过测算数据可以看出,大理州县域乡村产业的地区差异较为显著,综合发展水平整体较低,唯有大理市的农村产业发展水平较高,祥云县、宾川县的农村产业呈现中等发展水平,弥渡县、巍山县、洱源县、云龙县农村产业呈现中等偏下水平,漾濞县、南涧县、永平县、剑川县的农村产业的发展水平较低。

  从综合生产能力上看,宾川县评价指数较高,其Ci值为0.848,而全州的平均值为0.362,南涧县、漾濞县则排名靠后;从产业链延伸角度来看,大理市评价指数最高,其Ci值为0.894,而全州的平均值为0.166,剑川县、漾濞县的评价指数则评分较低,其Ci值仅为0.001;从农民增收来看,弥渡县、宾川县的评价指数较高,其Ci值在0.7以上,全州的平均值为0.396,云龙县、祥云县的评价指数较低,其Ci值在0.11上下;从农业增产来看,宾川县的评价指数最高,其Ci值为0.828,而全州平均值为0.357,剑川县、漾濞县的评价指数在0.1左右,在全州排名靠后。

  3.2 大理州各县市乡村产业发展差异的原因

  通过对大理州各评价指标的剖析,进一步分析造成大理州各县市乡村产业发展产生较大差距的原因。

  从地理环境来看,区域自然禀赋优势与空间集聚经济的实现,使得大理州社会经济呈现区域性的差异。大理州地势呈现西北高、东南低,且西北部大多为山地,位于大理州西北部的漾濞县、南涧县、永平县、剑川县受地势影响,交通不便,农业生产条件受限,不利于发展乡村产业;大理市、祥云县、宾川县的地势较为平坦,交通便利,且受到大理市的辐射效应,有助于带动周边县区乡村产业的发展。

  从资源开发来看,大理州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及人文资源,如矿产资源、生物资源、旅游资源,资源得到合理开发和利用的县市,区域经济发展水平较高,而位于高原山地等地区的县市,生态环境保持良好,资源没有合理开发和利用,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从产业定位来看,不同县市的资源禀赋不尽相同,依靠资源的乡村产业定位也不同,合理地进行产业发展规划和布局,优化产业结构,将产业准确定位可以带动县域经济发展。例如,宾川县大力推进高原特色农业产业发展,发挥当地资源优势,着重发展有机、生态、绿色农业,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

4 大理州乡村产业发展对策

  4.1 创新乡村产业发展路径,扩大农民增收途径

  4.1.1 乡村旅游产业路径。

  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大众逐渐偏好生态环境良好的乡村旅游。目前,在农村产业经济发展历程中,旅游方式的革新使大理州农村开展了一系列的农村休闲旅游、农家生活体验活动。通过“旅游+”发展模型,发挥旅游的带动效应,借助旅游产业延伸农村产业链,以此来提高产业经济效益,各县市政府部门需了解当地的生态优势,将民族风情、自然风光与发展规划相结合,建立组合产品机制,以期更好地推动大理州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规范旅游市场,健全并完善旅游相关体制机制,在保障消费者权益的同时兼顾农民利益,以确保旅游产业活动能够顺利进行,进而促进当地经济良性发展[3]。

  4.1.2 高原特色农业产业路径。

  以洱海保护管理为重点,围绕生态保护,打造具有高原特色的现代农业产业。一是做好、做强特色经济作物的培育。利用名优产业带动优势农产品发展,形成产业集群,将优势特色经济作物聚集在适宜地区,打造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第二,培育高效林业。全面推进核桃产业提质增效。在退耕还林、陡坡治理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发展绿棘果等特色产业。第三,搞好生态畜牧业。建设绿色生态畜牧业基地,确保畜产品质量安全,增加农民收入,利用先进科学技术与经营理念,完善基础设施及装备,实现畜牧业现代化。第四,做好淡水生态渔业。充分发挥洱源县“高原水镇”的资源优势,打造特色渔业,大力发展湿地生态鱼类和水稻生态鱼类养殖。

  4.2 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乡村综合生产能力

  4.2.1 保护耕地,恪守耕地红线。

  严格保护耕地是保护、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前提。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农村大量土地荒废或投入城市建设,农业经济日益萎缩。我国作为人口大国,需守住耕地红线,满足人民的粮食需求,对污染土地的企业与个人行为应给予严厉处罚。对于当下面临的耕地问题,大理州各级政府部门应认清当下耕地情况以及耕地的重要性,利用传媒途径,对农村各地区的基层干部以及农民群众进行耕地保护宣传,对于非法占用、破坏耕地的行为,基层政府部门要进行仔细排查,并予以严厉打击[4]。

  4.2.2 完善乡村基础设施建设。

  大理州偏远农村地区农耕设施落后,农业生产水平较低,要因地制宜地加强基本农田建设及中低产耕地改造,针对远离水源的地区,完善配套水利设施建设,增加有效灌溉面积。努力推进农业机械化、科技化和信息化,尤其需要不断加强山地农业科技创新,为山区精细化农业提供科技支撑。加大农村交通、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乡村道路网络系统,提升乡村道路安全性、便捷性。加大大理州乡村信息化建设,消除城乡信息壁垒,提高农村信息网络覆盖面积,丰富大理州各县市农村的上网设备,有针对性地为农民提供生产生活信息服务。

  4.3 数字经济应用于乡村产业发展,延伸产业链

  4.3.1 促进数字经济与乡村产业有机融合。

  转变农业发展思维,将数字技术与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智慧农业,利用数字技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效率,促进涉农资源优化配置,降低农业生产管理成本,加速农业社会分工协作,提升农产品质量和品质,推动农业供应链管理创新。以各县区的传统产业为支撑,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利用数字化赋能提高乡村产业核心竞争力。在乡村产业发展过程中,要注重加强农业适用信息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大力推广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加快乡村信息服务人才培训,发挥信息技术优势,推动大理州乡村振兴。

  4.3.2 夯实农村电商发展基础,完善城乡冷链物流配送网络。

  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鼓励引导物流企业采取上行与下行相衔接的方式,减少中间环节,降低流通成本,提高物流配送效率。加快布局建设鲜活农产品冷链物流设施,大力发展县区“最后一公里”配送。发展一批具备资源整合和核心竞争力的县域冷链物流企业,完善冷链配套功能,配备完善可靠的仓储设施,完善仓储信息管理,健全县、乡、村三级物流网。加快大理州城乡网络互联互通,提高农村地区网民规模,加强5G基站建设,保障商用信号覆盖,为大理州农村电商发展提供支撑。

参考文献

  [1]刘晓明.我国中部地区城乡融合的比较分析与策略选择[J].生产力研究,2020(4):1-5,24,167.

  [2] 2021年大理州人民政府工作报告[R].大理政府网站,2021(2).

  [3]陈文峰,孟德友.基于熵权TOPSIS法的高校学生成绩综合评价与排名[J].许昌学院学报,2011(5):146-149.

  [4]魏玉芝,张丽.农村产业经济发展路径与措施探究[J].广东蚕业,2021(1):93-94.

作者:吕莎莎 赵金洋 单位:大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大理州财贸学校

【基于熵权-TOPSIS综合评价的大理州乡村产业发展现状】相关文章:

1.基于TOPSIS和RSR模糊法的综合护理质量评价

2.基于模糊综合评价法的护理技能综合训练场景模拟教学质量评价

3.基于灰色熵权模型的中国计算机信息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研究

4.基于乡村振兴战略的陕西酒文化乡村旅游发展路径研究

5.滨海旅游景区游客满意度评价是基于模糊综合评价法

6.基于发展现状的市场调查论文

7.基于弱建筑理念的乡村度假酒店空间设计探讨

8.基于CSSCI期刊的乡村旅游文献知识图分析

9.基于临床案例教学法的形成性评价在妇产科护理理论教学中的应用

10.基于OBE理念的多种评价方法的设计

11.北镇市农民合作社创建知名品牌加大营销力度的思考与建议

12.乡村振兴背景下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路径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