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创作谈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从“记录”升格到“纪录”,优秀纪录片《他乡 故乡 家乡》以“异乡客”“家乡人”的平民化视角,以“碎片”镜头捕捉人性光芒,微观叙事塑造传统人情美、人性美、人文美、劳动美、家国美,互文叙事和留白叙事彰显结构和意蕴之美,升华了脱贫攻坚的乡村记忆,奏响了时代强音,为地方广播电视媒体纪录片创作与传播进行了有益探索。

  关键词:记录;纪录;纪录片创作;传播;

  脱贫攻坚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奋斗史诗,“以优秀作品记录好、呈现好这一历史性时刻,是广电行业的光荣使命”[1]。

  2020年,攀枝花市广播电视台历时三年创作完成的脱贫攻坚优秀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凉山自发搬迁移民攀枝花脱贫纪实》(以下简称《他乡故乡家乡》),紧扣凉山州自发搬迁移民攀枝花市这批“贫中之贫、困中之困”的“他乡”贫困人群,在外源动力和内源动力的相互作用下,形成脱贫致富奔小康这条主线脉络,发挥地方广电主流媒体优势,把“记录”升格为“纪录”,以最具人文情怀的纪实性镜头,贴近“记录”了一组“精挑细选”的典型人物在脱贫路上因户籍、住房、交通、通讯、教育、医疗、产业等一系列环境变迁而发生的内生动力及情感变化;通过极具审美特性的传统故事性语言叙事,讲述“异乡客”变“家乡人”的乡愁情节及脱贫历程,真实表现人情美、人文美、劳动美、家国美,深化了脱贫攻坚的乡村记忆,奏响了脱贫攻坚的时代强音。该作品在2020年度市、省级广播电视评优和“四川新闻奖”评选中先后获奖,被业内专家和媒体受众称赞为“好看”“耐看”的纪录片,并由四川省委宣传部申报中宣部《记录中国》优秀纪录片扶持项目。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有机衔接,地方媒体“碎片”“记录”与“史诗”“纪录”融合传播,将为农村题材、乡土情怀的纪录片创作提供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

1 从“记录”升格到“纪录”,地方媒体纪录片创作与传播的新探索

  “记录”与“纪录”的区别体现在文字“记”与“纪”的区别上。《说文解字》:“纪,别丝也。”段玉裁注:“一丝必有其首,别之是为纪。”[2]意思是在一团乱丝中找出丝头,只有找出丝头,才能捋出整条可利用的丝进行编织、缝纫、刺绣。而“记”在这里的主要延伸义指“把事物写下来”,是为原始的记录。“记实”与“纪实”的最大不同在于“记”的内容是真实的,如“桃一只”,没有“记”者的立场、观点;而“纪实”则是“记者”加入了自己的立场、观点、感受等主观体验,如“香桃一只”,是对记录客观事实进行了取舍、加工之后形成的作品。

  “记录”与“纪录”的区别正如“记实”与“纪实”的区别。影像类作品中,“记录”指真实地再现现实,仅从静态的角度呈现;“纪录”则多指现实内涵的解读,即意义的建构。从媒体实践来看,“记录”多为新闻消息类作品,而“纪录”多为专题类乃至宏大题材纪录片作品。以纪录片为代表的纪实影像作为记录和书写社会记忆的重要载体,其纪实性话语及其社会文化意义的生产,无疑对见证人类文明变迁和整合社会历史起到了重要作用。作为“国家相册”的纪实影像实践,业已成为一种有力的社会构建力量,形塑着关于思想和文明更为丰富的意义[3]。

  融媒体时代,特别是人才、设备、技术、资金均捉襟见肘的地方广电媒体要进行宏大叙事的纪录片生产,大多数困难重重。攀枝花台前瞻性、高站位布局脱贫攻坚宣传,高保障组建了纪录片主创执行团队。《他乡故乡家乡》主创团队通过三年“碎片”式“记录”,在保障脱贫攻坚主战场日常新闻采编、播发的同时,聚焦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凉山自发搬迁移民这个“迁出地管不了”“迁入地管不好”的特殊移民群体的脱贫历程。这是一个敏感的社会刺痛点,跨世纪困扰着凉山和攀枝花两地党委政府。主创团队完成了这部48分钟、中英文版本传播的地方台大制作,实现了纪录片观察、审视、反思的文化自觉性和行动力,构建了一个有着共同记忆、文化认同、充满活力的共同“故乡”,深化了脱贫攻坚的乡村记忆,增溢了广电工作者的劳动价值,放大了传播效果,降低了制作成本,创新探索了一条地方台同类题材制作和与之衔接的乡村振兴宣传的可行路径。

2 从“记录”升格到“纪录”:“碎片”镜头捕捉人性光芒

  纪录片以碎片化的镜头捕捉人性光芒,通过平民化视角的微观叙事,塑造和传播了中华优秀传统之人情美、人性美、人文美、劳动美、家国美。

  纪录片创作日益活跃的今天,好的纪录片导演该如何用镜头语言讲好故事?“编导一定要问自己‘我的故事是讲给谁听的’。”CNEX(Chinese Next,华人新世代)制作总监、北京视袭影视首席内容顾问张钊维认为,“把观众放心中,不完全是为了提升收视率或迎合市场,而是为了回归纪录片的本质,因为无论是纪录片、电影抑或是戏剧,都源于人类对于听故事的本能需求。”

  从平民化视角讲好故事,是《他乡故乡家乡》主创团队的策划初衷,也是摄像团队在日常“记录”中用心捕捉精彩生活“碎片”的执行标准。在此基础上,编导抽丝编织了许多凸显人性光芒的细节场景。例如,颓败的土屋火塘边,孩子困倦、打盹、跌倒,然后坐起来,看向镜头害羞的神态和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自然拨动着观众心中那根柔软的弦,让人对比自家孩子或邻里孩子的幸福童年。看到这样的情景,中老年观众大都会升腾起心中那片遥远的故乡情愫。又比如,儿子又憨又哑、儿媳眼睛残疾的沙日木老人跨代担起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担。“不久的将来我过世了,这家人就无法生存了。所以把这些娃娃培养起来,以后对国家有利,又能好好地照顾他们的父母亲,才能把这家人撑起来。我过世之前,不但要把这些娃娃培养起来,而且还要把周围的花椒、核桃全部给他们种起,以后他们就可以享受……将来我过世的时候没得遗憾,不得后悔。”这样的朴素话语既接地气,又凸显了中国人的家庭情节、家国情怀。

  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一系列的记录“碎片”,经过编导娴熟运用平民化叙事之“丝”的有机串联、自如调度,编织成了一串耀眼的项链,熠熠生辉,塑造和传播着中华优秀传统的人情美、人性美、人文美、劳动美、家国美。

3 从“记录”升格到“纪录”:互文叙事和留白叙事彰显结构和意蕴之美

  攀枝花大地上一群“异乡客”的“脱贫攻坚”之路,是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的主题内涵。如何将这些点与点、本来零碎的“异乡客”和“家乡人”的故事有机串联起来,为主题内涵服务呢?创作者采用互文叙事以彰显结构之美,以留白叙事保有意蕴之美。比如,“为了孙子辈不再贫穷,黄草坪村的沙日木要引水来多种果树。修建蓄水池的搅拌机刺耳的轰鸣声,在他听来就是一曲悦耳的交响,跳跃的音符在这片金黄色的土地上播种。阳光下,快乐的音符点翠了荒山,流淌出绿树成林、硕果累累的希望。而此时,白草坪村,从凉山州金阳县迁来的吉力么色作却静静地端详着堂屋正中的48张奖状……奖状都是儿女们的。从这些新旧不一的奖状里,她看到的却是儿女们翱翔蓝天的未来,欣慰的心情便会赶走一天的劳乏。”人与人、事与事相对独立又相互参照,平行互建又共同支撑起纪录片宏大叙事的主题,让观众的情感随着镜头变化和指涉范围的扩大而深化、递进,进而推动主题的升华。

  “留白是建立在艺术想象基础上的一种艺术创造,通过虚实相生、无中生有进行意象造型的美学追求。”[4]国画创作中有意留下一些空白使画面结构张弛有度,含蓄蕴藉,给人以想象空间;音乐演绎的“此时无声胜有声”;书法创作的“疏密有致”,都是艺术留白。当留白艺术运用到影视叙事创作时,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便有了悠远深长的美学意境。开篇叙事“太阳从东边的梁子上升起,再到西边的梁子上落下,感觉一路都在爬山。横断山南麓——这个叫肥坪子的山峦上曾经散落着六户人家。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片看似肥沃,然而却严重缺水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引发了观众对镜头画面之外空间的遐想。片中叙事场景转换之间的“跳跃”“断续”,悬念不断、起伏跌宕、遐思遐迩、浮想联翩。片尾叙事 “猪上了车,走了。吉力么色作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但是,数着一张张鲜红的人民币,就像抚摸着儿女一张张鲜红的奖状。都是挣来的。……他乡。故乡。家乡。都是人类迁徙途中的一个驿站。她会柔软到每个人的心里,收集你一生的酸甜苦辣来酿酒,并且越酿越浓、经久弥香——就如镜头里这个乡镇的名字:共和。”于实处浓墨重彩地记录真人真事,于虚处轻描淡写地虚化结尾。虚实相衬、共和共融、意蕴横生,就像一幅未画完的画、一首未唱完的歌、一段正在行进的历史,留给世人富有诗意的期待。

4 结语

  同是异乡客,同为家乡人。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从“记录”升格到“纪录”,在展现中国脱贫攻坚这一划时代史诗画卷的同时,以一个个血肉鲜明的人物、一件件苦涩艰辛的轶事、一段段酸甜苦辣的生活,原汁原味深化乡村记忆,奏响时代强音,为地方广播电视媒体纪录片创作与传播探索了一条新路径。

参考文献

  [1] 聂辰席.坚决履行广电行业职责使命全力服务决战决胜脱贫攻坚[N].学习时报,2020-06-12(1).

  [2]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197.

  [3] 周勇,何天平.作为“国家相册”的纪实影像实践创新:对纪录片《今日龙抬头》的个案考察[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20(7):46-48.

  [4] 白琨.浅谈中国画的留白及其渊源[J].齐鲁艺苑,2008(1):19-21.

作者:韦光海 单位:攀枝花市广播电视台

【脱贫攻坚纪录片《他乡故乡家乡》创作谈】相关文章:

1.广西脱贫攻坚工作情况调研

2.浅谈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对脱贫攻坚的作用

3.脱贫攻坚方案(精选2篇)

4.脱贫攻坚自查报告(精选2篇)

5.脱贫攻坚工作报告(精选2篇)

6.脱贫攻坚报告(精选2篇)

7.脱贫攻坚半年工作总结(精选2篇)

8.脱贫攻坚总结(精选2篇)

9.脱贫攻坚工作汇报(精选2篇)

10.脱贫攻坚汇报(精选2篇)

11.《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族裔身份的认同与生态文明的反思

12.音乐在影视作品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