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现状及保护措施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在经济快速发展中,我国对于生态保护事业的重视程度也在日益提升。湿地作为一种独特的生态系统,是调节生态环境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的甘孜州湿地面积广、湿地野生动植物及生态系统多样性高,在长江上游水域安全及中下游生态经济建设方面起着关键性作用。但近年来,甘孜州湿地破坏程度加剧、资金与科研投入力度较小、湿地保护区建设还不完全等导致湿地沙化、退化等现象明显,部分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锐减,直接威胁着金沙江、大渡河、雅砻江等流域的下游地区水资源安全。结合调研资料及文献,对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现状进行综述,就其湿地保护的措施和相关的问题提出解决的策略,进而为高原农牧区乡村振兴与生态文明建设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

  关键词: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环境保护;

  湿地是由水陆相互作用耦合形成的独特的人工或天然生态系统,包括各类湖泊、河流、沼泽、鱼塘、运河、滩地等等,它们是许多野生动植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也是世界最重要的三大生态系统之一[1]。我国湿地总面积居亚洲第一,全球第四,其中天然形成的湿地面积和人工湿地面积的比例约为2.5︰4,大部分湿地都集中在辽东三省、浙江东北部、青藏高原及长江三角洲地区。这些地区所构建起的湿地对于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事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屏障作用,也给地区的动植物带来了适宜的栖息空间,是我国重点保护的生态红线区域所在[2]。高原湿地是影响高海拔地区土壤和大气的物质循环与能量流动的重要渠道,尤其是青藏高原湿地,更是在维护三江源可持续发展及世界生物基因宝库稳定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甘孜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是横断山系北段的川西高山高原区,境内拥有长江的三大干流(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山川深切,现代冰川发育,复杂的地形地貌与气候土壤条件孕育了多样化的生物资源与生态系统类型,其中,占据全州面积5.8%的湿地在长江流域水源涵养与水质安全中发挥着重要的维系作用。

  一方面,甘孜州是“中华水塔”组成部分,湿地可以承接贡嘎山等高原山区冰雪融水与地表径流,既能为中下游诸多江河发挥水源补给和生态蓄水的水文生态功能,也能控制地表侵蚀,从而平衡下游水量[1,3]。另一方面,甘孜州是国家生态保护战略格局中“两屏”(黄土高原-川滇生态屏障、青藏高原生态屏障)核心区域,湿地为652种脊椎动物和239科1090属5223种青藏高原动植物类群提供着新陈代谢的主要能量来源,为黑颈鹤等众多候鸟迁徙提供了中转站,对维护高原野生动植物资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保护着高原动植物多样性、丰富度、均匀度及重要值等指标。此外,甘孜州湿地还兼顾着全球变暖中“CH4”和“CO2”等气体固定与释放的“转换器”功能,更是绿色生态甘孜州在最美景观大道318国道上最大的优势、品牌和最鲜明的发展底色。长期以来,全球变暖、碳库失衡、极端气候频发、草原超载过牧、泥炭采掘、州内水电站开发等自然及人为因素导致了草原鼠虫害、沙化及湿地退化,进一步缩小了部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降低了湿地承载水资源的能力。湿地功能的减退制约了藏区脱贫致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步伐。这些生态安全问题亟待整合各方面资源,整体联动、同向发力,形成全州共管共治、共建共享的强大合力和万众一心、齐抓共管的氛围,为建成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州提供有力保障。

1 甘孜州湿地及其保护现状

  甘孜州(97°22′~102°29′E,27°58′~34°20′N)幅员面积15.3万km2,约占四川省总面积的31.1%。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全州地貌主要分为丘状高原区、高山原区和高山峡(深)谷区。气候属高原季风型气候,全域地方性差异较大,大部分地区年均气温低于8℃。冬季长而夏季短,无霜期短,日照时数1900~2000h,太阳辐射年总量在6000MJ/m2以上,年均降水量600~1000mm,年均蒸发量1400~2000mm。甘孜州气候垂直带谱明显:通常为河谷亚热带(海拔2000m以下)-山地暖温带(海拔2000~2500m)-山地温带(海拔2500~3000m)-山地寒温带(海拔3000~3500m)-高山亚寒带(海拔3500~4200m)-高山寒带(海拔4200~4700m)-高山永冻带(海拔4700m以上)。气候及自然地理条件的较大变异性带来了甘孜州生物资源的多样性,形成了丰富的高原湿地及其生态系统,也使得位于“三江源”的甘孜州成为整个长江流域水域平衡与生态经济、成渝双城经济圈及国家生态安全格局举足轻重的关键一环。

  甘孜州湿地总面积约88.8万hm2,覆盖全州各县,分布较为分散,其中石渠县、泸定县湿地面积最大,丹巴县、九龙县和道孚县湿地面积相对较少。州内主要湿地类型有冰川(约14.7万hm2)、河流(约15.2万hm2)、湖泊(约21.6万hm2)及沼泽(约37.3万hm2),其中冰川多为高原冻原冰川积雪地,河流生存着珍稀野生鱼类与两栖动物类,湖泊多为第四纪冰川形成的冰蚀湖,沼泽多位于山中上部、湖泊上下较为宽阔地带。丰富的生态环境为水生、陆生及两栖类动物提供了不同的生存条件,多元的生物群落又构成了植物-动物-微生物的完整生物链。甘孜州湿地所处位置海拔较高,气候恶劣,生态环境十分敏感且脆弱,植物资源以伞形科、毛茛科、十字花科、玄参科、禾本科、莎草科等为主,鱼类资源有中华鮡、长丝裂腹鱼、虎嘉鱼等濒危物种和极危物种,哺乳动物资源以藏羚、岩羊、野牦牛、水鹿等为主,两栖类动物资源有着山溪鲵、大凉疣螈等易危物种和极危物种,鸟类资源以黑颈鹤、黑尾鸥、银鸥等居多。

  因过度放牧、气候变化、水电站建设、野生菌不合理采掘等因素引起的湿地面积萎缩、永久冰川退缩、生物多样性下降等湿地退化现象[4],甘孜州采取了多种不同的策略。一是进行水资源保护,重视对于湿地的保护和水资源的管理,积极采取多项措施解决当地水污染的问题,尤其是针对湿地的污染进行了一定控制和防范,在水资源优化配置以及水资源利用率提升等方面做了一定工作。二是注重湿地生态的治理,为了防止湿地的污染,当地政府部门通过退耕还林、水土保持等多项综合治理,在水域范围内进行了环境评价、水土保持方案应用,并且严格控制三废排放,在多个方面进行了综合性的探索工作,不断提升水环境污染控制水平。此外,省政府也结合地区政府及相关社会机构和大学研究合作机构,打造了产学研一体应用型服务保障平台,使得湿地保护事业的新技术、新理念、新措施能够尽早投入到使用过程中去。

  与此同时,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甘孜州已建设湿地自然保护区15个(如海子山、长沙贡玛、新路海等湿地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达18.8万hm2,其中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3个、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4个、州级自然保护区1个、县级自然保护区7个。近年来,国家颁布了《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2000年)、《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总体规划》(2001年)、《全国湿地保护工程规划》(2004年)等纲领性文件,四川省也出台了《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湿地保护管理的通知》川办函[2005]40号等相应政策,全力推进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管理工作,充分发挥湿地生态系统功能,保护生物多样性,改善生态系统,为湿地珍稀和野生动物提供良好的栖息地和繁殖地。

2 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存在的问题

  人为干扰,如道路建设、泥炭采掘、野生菌挖掘、工程排水、生活污水肆意排放、旅游开发、不合理放牧行为等等,加剧着自然驱动力对湿地退化的影响,大大加快了湿地退化的速度[5]。如,在开发旅游经济的同时,道路建设(铺路)对河流、湖泊、地下水资源等湿地景观的干扰性强烈,降低了生物多样性指数;泥炭采掘又使得沼泽湿地朝向“沼泽-沼泽草甸-草甸-沙漠化-荒漠化”发展;不合理的放牧行为更是加剧了湿地景观斑块化。农牧民的生态安全意识还不够强烈,对政策及干扰的后果了解不够深入。

  在自然保护区及示范区建设、农民湿地保护宣传、科研人员湿地调查与监测、合理化污水治理、管理队伍执法手段及队伍建设等方面都缺乏专门的资金支持,影响到了保护区的维护和管理[6]。另外,甘孜州专门从事湿地研究的人员少,缺乏人才交流渠道,现有的生态保护工作还缺乏长期性、科学合理的监测与评价系统,如监测不同湿地恢复过程中的水文变化规律、不同阶段保护区的碳排放总量、湿地保护评价模型与指标体系等等,亟需引进一批专业的、愿意扎根在甘孜州的科学技术人才队伍。

3 其他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案例

  3.1 四川省阿坝州关于湿地保护的举措

  四川阿坝州近年来将湿地生态保护作为重点工作,采取了生态保护工程措施,在湿地资源分布的重点地区建立了自然保护区,湿地自然保护区超过70万hm2。四川阿坝州所在地区经济相对落后,在人力、财力以及物力都十分短缺的情况下,人口持续增加,使得当地的生物资源保护受到了影响。而近年来湿地保护工程的实施,对于恢复当地湿地生态环境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当前阿坝州仍然在加大湿地保护以及恢复力度,并立项实施了若尔盖湿地生态保护治理建设工程,持续推进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等多项工程。一是建立中长期规划。四川阿坝州本着生态优先的原则,加强全州的湿地生态保护规划,并明确了开发目标。对于湖泊群进行了综合评估,并确定了生态安全、经济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要求,从而实现数量和质量的双线增长。二是加强抢救性保护。在当前四川阿坝州湿地整体面积减少以及生态质量下降的背景下,实施了抢救性保护,降低湿地生态环境所受到的威胁并禁止围垦,防止岸堤工程的影响,在依法规范协调湿地生态保护活动的基础上,逐步恢复当地湿地的生态功能。三是加大资金投入。四川阿坝州制定了关于湿地保护的相关规定,并且形成了全方位的融资渠道,逐步建立起政府和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保护投入,加大资金投入。

  3.2 西藏关于湿地保护的举措

  西藏的湿地是青藏高原重要的生态保护平衡器,在建立我国生态安全屏障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当前西藏的湿地超过了650万hm2,建立了多处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以及湿地公园等。近年来,西藏在加大湿地自然保护区方面作出了较大的努力。在现有湿地自然保护的基础上,持续建设新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并重点对藏北地区的典型高原湿地生态系统进行保护。另外,西藏加大了对现有湿地自然保护区的能力建设,完善保护体系以及各项基础设施,积极引进专门人才,提升当前湿地自然保护区的保护效率。同时西藏地区也逐步加强资源调查监测能力,建立湿地资源的网络监督体系,并逐步实现湿地建设多样化的宣教,在西藏地区开始逐步修复重要湿地的功能。例如,在雅鲁藏布江源头区域受到沙化以及过度放牧威胁,通过人工辅助等方式来逐步恢复更新并建设沙障,防止沙化的蔓延。同时,针对该地区旅游区域以及村镇周围受到污染的湿地,采取清除污染物以及建设环保设施等多种方式,对湿地沼泽进行积极防治和控制。

  3.3 上海关于湿地保护的举措

  上海地区作为我国经济发展十分迅速的地区,早在21世纪初就清晰地提出了环境世纪的发展目标大力落实,环境、革命、生态文明等方面的工作。上海的湿地分为海岸湿地和湖泊湿地两大类,面积达3200余km2。上海市在以下3个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1)树立了科学发展观,处理好了经济发展和湿地保护及环境保护事业之间的关系。随着上海经济的迅速增长以及整体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剧,生态环境保护事业已经被提到了政府工作的重要地位上来。(2)加大立法和执法力度来明确责任和权限。上海市政府在充分认识到湿地自然保护区重要性的基础之上,充分结合地区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政策的颁布,明确了相关的职责和权限。市政府先后就崇明东滩和九段沙设立自然保护区,制定了政府规章。(3)增加投入,在资金和技术方面予以保障。湿地生态系统整体上是相对脆弱的,也需要长期的工作来予以恢复,因此湿地保护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和技术辅助,否则就会导致其湿地环境日益退化。

4 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的措施

  4.1 政府、企业、公民形成合力

  在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中,应该提升公民的认知、企业的社会责任,建立完善规范制度,使得生态保护事业,特别是自然保护区的湿地保护工作能够成为常态。

  第一,湿地的保护工作需要长久落实,也需要人们真正认识到其重要性后,自主投入到相关工作中去。首先应当努力提升个人意识,使得公民能够对湿地保护、环境保护等重要问题有正确认知,在生活中应当充分引导群众利用水资源、做好垃圾分类工作。

  第二,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相关的宣传工作,采取各类渠道做好宣传推广。特别是对于学生群体以及年轻群体,要提升他们对湿地环境保护的认知,使得公民能够有强烈的保护湿地意愿,学会相关措施和工作的实践方式。

  第三,企业应当结合地区政府制定的规划来落实自身的社会责任。结合湿地保护的措施及倡议,来满足最新的各类要求。比如在处理工业废水和工业垃圾的过程中,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而应当考虑长远的发展。在国家出台一些政策法律法规的辅助之下,对不自觉造成破坏的单位及个人进行处罚,使得大家能够在意识上重视对湿地的保护,也可以逐渐构建起自觉的行为习惯[5,7]。政府和社会机构也应当加强对企业的监督力度,对保护湿地的个人和单位,应当予以一定的政策扶持和奖励,使得更多的人乐意投入到相关的工作中来,从实际出发,保护湿地、保护环境。除此之外,相关的部门,比如生态环境部门、农业部门等也应当对甘孜州所属的湿地进行定期的检测,比如水质的检测、土壤的检测、生态多样性的检测等。

  4.2 建立健全相关的保护机制

  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需要从制度层面真正指引实践落实。生态环境保护事业和湿地保护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所以应当充分建立健全相关的保护机制,从制度角度入手来做好相应的理论实践结合工作,要重视管理和完善法律体系[8,9],配套严格的保护方案。在方案的制定过程中,要充分结合甘孜州实际情况,不要照搬照抄其他内陆或沿海城市的方案。此外,在配套方案的设计过程中,比如相关的保护工作、防火工作、水利引导工作等,应当由专业的人士来做好相应的培训,使得多个部门之间的工作结合能够做到高效保质,使得整体上的工作能够朝着规范、专业、系统的方向发展;对于州内所出现的潜在突发事件也应当有一定的防备,特别是应急能力的培养,比如季节的变化、工作重心的调整等等。适度将这些工作加入到相关人员的考评体系中,与工作实绩、保护收入等多个维度挂钩,在真正提升重视程度、积极性的基础之上,提高相关人员的行动力。

  4.3 鼓励各类科研机构加入其中,提升技术发展实力

  对于生态环境保护事业,特别是湿地环境保护而言,技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只有在充分保证技术进步的前提之下,才可以使湿地保护实践能够真正得到落实。因此,甘孜州应当结合政策的扶持和资金的鼓励以及社会机构之间的合作,努力创建相应的科研机制,使得湿地保护更加规范。在充分结合市场化和产业链打造的基础之上,构建起符合甘孜州实际所需的合作机制。比如,可以在产学研一体化平台的创建过程中,联系四川民族学院、四川农业大学、中科院生物所/山地所等高校、机构合作,对甘孜州实际情况作出周密的调查,对生态系统和鱼类、鸟类、植物等作出除种类外的进一步研究。结合相关调研,在更加精准、更加完善的工作模式之下,尽量多出科研成果,为相关人员提供参考。另一方面,这些科研成果也推动了科研发展,对于甘孜州农业生态环境保护事业的进步很有好处,可以鼓励其他地区的兄弟单位做好相应的实际工作。旅游部门也可以结合经济发展来大力打造湿地参观、旅游景点项目等,使得高寒地区农牧民能够真正得到湿地保护的好处,也促进了高寒草原地区和藏彝走廊的甘孜州农牧旅融合发展,协同共进。

  新时期在生态环境保护事业中,湿地自然保护是重要的课题,甘孜州应当结合新技术新理念的落实,在大量投入创建产学研一体平台下,通过实施科学化、合理化、规范化的湿地保护和恢复等项目,发挥甘孜州湿地资源生态屏障作用,改善农牧民的生产生活状况,为藏区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参考文献

  [1]杨天友,李武帮,石宗维,等.贵州碧江国家湿地公园兽类物种多样性与保护[J].野生动物学报,2021,42(1):228-234.

  [2]张风承,张晗.大庆市湿地资源管理存在问题及建议研究[J].林业科技,2021,46(1):56-58.

  [3]刘小平.新形势下湿地恢复与建设措施分析[J].现代农业研究,2021,27(1):31-32.

  [4]罗磊.青藏高原湿地退化的气候背景分析[J].湿地科学,2005,3:190-199.

  [5]曹生奎,谭红兵,王小梅,等.青藏高原湿地保护与开发利用模式初探[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 2005,19(4):109-113.

  [6]刘亚男,郗敏,张希丽,等.中国湿地碳储量分布特征及其影响因素[J].应用生态学报,2019,30(7):2481-2489.

  [7]邢宇,姜琦刚,李文庆,等.青藏高原湿地景观空间格局的变化[J].生态环境学报,2009,3:1010-1015.

  [8]张春丽,佟连军,刘继斌.三江平原湿地保护区生态旅游发展潜力比较研究[J].湿地科学, 2008,6(2):335-342.

  [9]陈芳清,Jean Marie Hartman.退化湿地生态系统的生态恢复与管理——以美国Hackensack湿地保护区为例[J].自然资源学报,2004,19(2):217-223.

作者:宋思梦 陈梁婧 张茂娟 王欣然 梁蔡佳 周旭 单位:四川民族学院横断山区生态修复与特色产业培育研究中心

【甘孜州湿地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现状及保护措施】相关文章:

1.发展甘孜州草原生态畜牧业解决草原退化困境及出路探索

2.河南湿地公园鸟类及植物保护措施

3.湿地自然保护管理论文

4.甘孜州政府工作报告

5.酒泉市水生态环境问题及保护措施

6.甘孜藏区赛马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视野下的发展与创新

7.宁夏沿黄地区生态环境现状及保护理念

8.提高民族地区高中政治教师的生存状态省略研究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为例

9.白洋淀湿地保护生态环境论文

10.保护区水利工程生态环境论文

11.课程思政融入高校美育的实施路径

12.“农业气象学”课程思政探讨与实践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