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化语境下的中国古代文学“云上”悦读实践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教师在“中国古代文学(四)”课程的教学过程中以线上教学弥补了传统课堂教学的局限,依托在线平台构筑课程资源,以分组的形式进行课外阅读,师生与各小组在课外围绕作品进行讨论、分享。在课堂专题教学环节,结合在线平台展开投票、讨论等互动,形成课程资源的汇集与扩散效应;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师生致力于探求立足当代文化去沟通古今,以轻松愉悦的方式研读古典文本的策略。

  关键词:当代文化;语境;中国古代文学;分组阅读;课外分享;在线互动;

  我们的教学对象主要是浸润在网络与新媒体文化中的年轻人,他们更青睐图像化、视听化、游戏化的表达方式,那些传统的、没有充分视听化的内容以及冗长的古典文本会使他们兴趣索然。[1]在当代西方文化、商业文化和大众文化的冲击下,部分年轻人与传统文化精神格格不入,对古代文学作品的理解流于浅俗,有娱乐化和颠覆性的倾向。鉴于此,笔者在“中国古代文学(四)”的课程教学过程中以线上教学弥补了传统课堂教学的局限,基于阅读分组,通过师生与各小组课外进行在线协商、讨论、分享,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在课堂专题教学环节,结合在线平台展开投票、讨论等互动,提升学生文本解读的高阶能力。由于结合了线上教学,并希望形成课程资源的汇集与扩散效应,所以取名为“云上”教学;又因致力于探求立足当代文化去沟通古今,以轻松愉悦的方式研读古典文本的策略,美其名曰“悦读”实践。

1“云上”悦读实践的过程

  我们的目标是化阅读为“悦读”,激发学生亲近古典文本。我们主要选择超星泛雅平台进行课内外的互动,大致过程如下:

  1.1运用系统思维,课外分组阅读

  针对学生对古代作品阅读量较少的实际情形,通过分组阅读的方式促使学生在课外进行阅读:以每小组一个学期共读一本经典来实现细读深究,再通过定期在线分组展示达到由点及面的示范与传播效应。在系统考虑教学重点难点和教学目标的前提下,首先对本学期所涉经典作品进行精选,教师提供阅读书目的大致范围,再由学生通过投票自主选择阅读目标。结合学生兴趣,每班分为相应的阅读小组,每组选出小组长。第一周完成分组后,由教师指导学生选择相应的版本,或提供经典的电子版,接下来便可由小组长督促各组成员进行日常阅读和讨论,各阅读小组按照教学进度和周次为其他组的学生提供阅读分享和讨论目标,对应教学进度,在课外在线进行小组阅读的成果汇报,展示形式留待各组发挥和设计。分组阅读能将个性化的阅读习惯与团队合作探研结合,以分享思维实现互相激发和交流。分组进行线上展示时,组员任务分配的合理性、任务的达成度和展示效果都将决定小组展示的成绩评定。阅读分组将个性化阅读与合作探究相结合,意在促进学生深度参与,注重学生的高阶思维发展。

  1.2自主分享资源,汇集阅读反馈

  在对相关作品进行专题教学之前,教师与对应的阅读小组进行联系,了解各组搜集的信息,提前进行指点和解答。在修正并解答了阅读小组的问题后,再由各组组长在平台的互动空间分享相关视听资源与讨论话题。学生阅读作品后提出的各种问题反馈,能让教师明了教学效果,通过及时辅导解决教学重难点问题。作品涉及的时空背景与作家作品信息完全可以由学生自主搜集掌握,学生除了搜集学术资源外,还会关注许多非学术的内容,比较符合年轻人的视角和心理。例如:在介绍明代皇权政治与明代文学的关系时,有学生分享了趣味配音——串烧影视剧中太祖、建文等多位明代帝王形象,组建名为“我家代代是奇葩”的微信群互相吐槽,配音有相当程度的批判性,解构了历史故事的严肃与沉重,与教师推荐的资料相得益彰。但同时也要注意,由于网络信息多有错漏不实处,需要针对分享的资料进行辨析。很多学生对《西游记》中六耳猕猴和孙悟空的关系感到迷惑,阅读小组搜集了四种观点来进行讨论:一为混世四猴说与七大圣之说;二为如来派来顶替的替换说;三为真假难辨的分身说;四为善恶二心说。通过细读作品与查阅资料,可知第四种说法更为合理。[2]学生进行信息甄别的过程是综合运用所学的绝好机会,也是检验阅读效果的时机。

  1.3尊重历史内涵,在线共情品读

  基于在线平台的互动空间,通过课外的在线讨论进行师生对谈,启发学生理解文学现象和作品审美情态。要跨越古典文本的历史性和当代年轻人精神之间的鸿沟,需要通过多元解读去激活经典文本中的情感因子与内在精神,在尊重特定历史内涵的前提下去调动学生的阅读兴趣,引导学生学会共情品读、深入思考。[3]明清文学史中文学流派及其理论标举纷繁,结合作品理解才不会空洞和枯燥。以“唐宋派”的教学为例,笔者围绕归有光的创伤记忆和追忆性散文的特点,和学生一起在线分享归有光追忆亲人的动人文字,很多学生不拘古今中外,一起品读诗歌、散文、流行歌曲、影视作品,抛下机械、冷漠的传统阅读和分析方法,设身处地去感受文中的情境。以小见大的点悟方式可以启发学生针对文本共情感悟,及时修正学生理解的偏差,并进行理性思辨。如《水浒传》中为什么常见的好汉们喜欢大嚼黄牛肉,却很少吃猪肉?学生进行了合理假设:第一,作者可能是回族人;第二,牛象征着力量,猪则愚蠢、笨拙,吃牛肉有助于刻画人物尚武的气质;第三,其成书大约在元代,元蒙军人以吃牛羊肉为主,梁山英雄那种豪饮大嚼自然应写牛肉筵;第四,自春秋战国始,牛便成了战略物资不许食用,吃牛肉因此代表了造反精神。对《金瓶梅》的讨论是从关于美食的投票开始的,再进一步延展理解食物描写的文学功能:串缀情节,展示人物性格;交代背景,制造氛围;表达情致,深化中心。身处提倡生态伦理的时代,笔者也引导学生反思食物描写中那些奢侈浪费时的饮食、虐食行为与炫耀性特权[4],了解产生的历史背景,并加以抵制和禁止。

  1.4古今对视与回望,理解经典的价值

  在线展示后,我们根据教学进度在课堂专题教学环节更加深入地解析文本,由语言、思维和审美层面进入文化层面,在古今文化的对比与回溯中,更开放地理解古典文学作品的价值。学生比较抗拒学院派的语言,将现代语词和文化观念融入解说之中,可形成互文性的解释和对比的意义。在阅读《牡丹亭》时,建议学生把《牡丹亭》看作明代的偶像剧,学生会多些包容和理解。从现代改编的作品入手去回溯经典的古今流变,可令学生懂得经典的魅力和价值。我们把《西游记》作为一个系列经典大IP:20世纪90年代以来,孙悟空形象成为青年亚文化的重要符号:如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1995)、今何在的小说《悟空传》(2000);魔幻电影《西游·降魔篇》(2013)和《西游·伏妖篇》(2017)的丑角演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中的孙悟空有了中年大叔的特点,寄寓了召回记忆、找回初心的情怀。而1985年动画《金猴降妖》中的金猴悲中堕泪,寄寓了“文革”悲情;1986年央视版《西游记》中的美猴王以行者漫游呈现了理想主义情怀。晚清到20世纪40年代的“新西游记”滑稽小说,在战时沦陷区的动画电影(1941)《铁扇公主》中,孙悟空被作为反抗帝国主义的民族英雄。20世纪50~70年代,猴戏的改造与动画电影《大闹天宫》(1964)体现的是反抗的意志。[5]通过回溯,我们可以发现时代心态与经典改编的微妙关系。

2“云上”悦读实践的成效

  “云上”悦读的开展促进了师生对于古典文学作品共读的深入与思维的碰撞,在兴味盎然的分组阅读与讨论的过程中,古典文学作品对于学生来说不再隔着远远的云端,而是变得亲切有趣起来。

  2.1分享理念下的资源共享

  各组的课外在线分享形式非常多样,使用较多的除传统的PPT形式外,还通过超星资料库、美图、B站、易企秀、拾柒等软件进行的分享。各组围绕具体知识点的构建,多采用辐射方式拓展知识网络。首先是作家生平的时间线梳理,其次是作品版本信息和经典阅读版本推荐,再次是阅读进度和存疑,集思广益地提出讨论问题,最后是视频资源、论文推荐。专题式分享更见匠心,如《陶庵梦忆》与西湖文化、《闲情偶寄》与休闲文化等。《聊斋志异》阅读小组采用“易企秀”分享了“狐魅花妖亦多情”的专题,小组进行了有趣的互动设计,先以“封面有妖气,砸开来看”导入,再以辛十四娘口吻撰写的一封信——《致冯生》,引出辛十四娘与冯生的情缘;随后以忠犬卡通形象呼唤出“我最喜欢的那只爱笑的小狐狸”婴宁,并将“最佳贤妻良母”奖颁给狐女红玉。通过“美篇”“Bilibili”上传视频等形式进行分享,还可以直观地了解到点击率和阅读量。精选的内容分析隐含了学生的心理特点和阅读兴趣,不同班级阅读同一部作品时,大家的分享也可以形成互补。

  2.2互相激发的思考与讨论

  说不尽的经典文本,并不是无聊的游戏,而是向不可穷尽的深度挑战。[3]各阅读小组在课外阅读时提出的问题具有典型性,不同角度的思考与前后对照的回顾有助于学生深入思考。例如对曹操奸雄特质的认知涉及了历史理性与民间心态的混杂,与人性、历史、文化、文学的复杂性相关。通过观点碰撞,会更贴近历史地理解四大名著蕴包的历史、政治文化与人性的反思。对作家心态的理解,也需要专业知识的介入。如对徐渭多次自杀且方式惨烈的认知,到底是真狂还是佯狂?我们查阅了当代医学对精神病患者最显著的特征的描述:逻辑的无序和注意的失衡,梳理了他的创作编年,从能专心完成大量校注和编撰工作看,他是理性且正常的,他中年以后的文字没有任何逻辑无秩或混乱,也看不出注意失恒或散逸征兆。那么如何解释徐渭中年以后确曾出现的某种反常呢?徐渭“晚年愤益深,佯狂益甚”,应不是“装狂”,而是包蕴着精神追求的人格意识的表现。[6]

  2.3以心会心的审美感受力

  古典文学里的经典作品让我们懂得什么是美好和珍贵,我们更需要带着这样的美好感触去面对生活日常,在日常中感受诗意。在阅读明清忆传体散文时,大家一起分享了追忆亲人的作品。古今对比论及较多的除了诸多悼亡诗词外,便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很多学生带入了父子亲情的共情体验。也有部分学生分享了贾平凹的《我的父亲母亲》、《城南旧事》中的“爸爸的花儿落了”、杨绛先生的《我们仨》、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肖复兴的《十万春花如梦里》、白先勇的《树犹如此》等,在比较阅读中感受出作者驾驭文字的才华,在琐事追忆中感受真情,也照见内心。宝藏系的古典文学作品也可以和流行文化去碰撞融合。有学生分享了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外婆》,想到“十岁那年中秋节,我和外婆俩人搬着小板凳在一个正在修建的车站的坪上赏月的情景……‘第一份蹉跎,第一份工作,多希望你也能知道’。”此外,毛不易为纪念母亲所写的《一荤一素》,李健的《父亲写的散文诗》,音乐剧之父韦伯的作品《回忆》,Ed Sheeran以自己母亲的视角写祖母的歌曲《Supermarket Flowers》,李宗盛与已逝的父亲和解的歌曲《新写的旧歌》;等等。这些往事重现构成了追忆情结与朴素深情的美学空间。

  2.4现代性转换与同情之理解

  将现代语词和流行文化融入对古典文学作品的解读之中,不是抖机灵,也不是强行幽默,是思维方式的打通。毕竟,明清市民文学流行的情况早就告诉我们,寓教于乐、雅俗共赏是大智慧。从“三言二拍”到现代文学史上的“鸳鸯蝴蝶派”,再到当前的网络小说,不少主题与艺术形式都堪称一脉相承。因此,当我们以现代人的视角去看古典文学作品和文学现象时,用现代的流行语言去描述时并不违和,还会增加趣味和意义空间。理解流派构成时,有学生以微信“朋友圈”视觉化地呈现成员之间的关系:设想假如沈璟有朋友圈,当他宣告《南曲全谱》刻成时,子弟和朋友会有如何反应。有学生用李渔的编剧理论去衡量网络小说,如玄幻重生武侠小说《斗罗大陆》、匪我思存的《东宫》以及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的题材处理、结构、情节等特点,就非常贴切。但用现代语词和思维去转化和理解的同时,我们也要把握好尺度,那就是必须以当时的背景、社会生态和创作心态作为理解的前提。如何看待《水浒传》中有关食人、虐杀的血腥描写问题?经过线上讨论,大家认识到:中国历史中的吃人是由丛林法则向文明演进中的一条暗黑传统。其次,虐杀和滥杀是作为绿林帮派群体生活的方式,只是梁山泊中少数人的行为,并非主流行为。有些血腥描写还是某些天煞星的下世命运,他们的食人、杀人行径逐渐减少以至于无,合乎总体构思的变化轨迹。

  当然,我们的“云上”悦读实践也存在局限,尤其是在融合文学批评方法、对文本细读方法的系统掌握方面,还未尽如人意。首先,有个别小组仍然存在着能者代劳的局面,要激发每位学生主动性地发起挑战。其次,各小组分享的视听资源有流于浅显的倾向,学问和思辨性方面仍有待提升。再次,精心设计很考验执教者的智慧,需要教师投入极大的精力,长期的坚持难以单打独斗,需要有教学团队的配合。最后,在用现代的语辞对经典文本进行转译的过程中,所采用的个别方法和具体细节,有对历史厚重感的消解效果,这虽然有助于当代年轻人对古代历史文化与经典文本的理解,但也造成了一种后现代主义式的解构,有流于平面化的效果。

  笔者深知历史厚度与学术深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这样的工作可以留给拥有学术研究潜力和热情的学生去继续完成。而现在,如何去普及那些最基本的古典文学常识,让大学生有阅读古代经典的动力和理解经典的能力显得更为急迫。我们与线上技术进行更深入的结合,在教学设计上进行更精心的设计,以后的古代文学课堂将会更具延展性、更有吸引力。

参考文献

  [1]孙雪霞.当代视野下古代文学教学的“悦读”实践[J].中国大学教学,2011(10):55-57.

  [2]张振国.《西游记》“六耳猕猴”意象的文化与心理学阐释[J].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1):119-123.

  [3] 钱理群,孙绍振,王富仁.解读语文[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19:1-3,6.

  [4]刘卫英.虐食与狂欢:《红楼梦》饮食书写的观念性异化[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5):76-82.

  [5]白惠元.英雄变格[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7:176-180.

  [6]王长安.徐渭三辨[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95:61-66.

作者:彭娟 单位: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当代文化语境下的中国古代文学“云上”悦读实践】相关文章:

1.当代民族文化视角下的设计语境

2.当代中国文学的城市想象与民族国家观

3.文化意识与当代文学探讨框架方法的重构

4.中华茶文化是当代中国人生命意义的建构

5.跨文化影像研究背景下当代中国视觉形象和启示

6.当代中国电影中崇高的审美文化变化

7.传统文化中现当代文学论文

8.文学旅游互动当代文化论文

9.文化语境下的文学翻译论文

10.视觉文化时代当代文学论文

11.硫酸法钛白粉清洁生产工艺

12.地理课堂之美学素养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