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问题与医务社工的介入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家庭暴力危害大、家暴行为不易被察觉,家庭暴力问题的解决需要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医务社工在介入家庭暴力问题中具有一定的优势,可以及时发现并提供补救性服务。医务社工在医院以专业社会工作者+医务工作者+法律援助等志愿团队跨专业合作的方式提供专业服务,医务社工作为情感支持者、危机评估者和资源链接者,协助家庭暴力受害者回归正常生活,为解决家庭暴力提供一个新视角。

  关键词:医务社工;家暴问题;介入;

  202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实施五周年,我国反家暴工作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果。但家暴问题并没有从根源上得到解决,很多家暴受害者由于种种原因,在遭受家暴时不会寻求家人、朋友的帮助,而会选择首先到医院就医。因此,医务社会工作者(简称医务社工)能够第一时间接触家暴患者,并提供补救性的服务,通过与医疗团队、法律援助等志愿团队合作,综合运用社会工作方法的专业价值、理论、方法和技巧,为家暴患者提供就诊陪伴、心理疏导、危机干预、法律援助等,为解决家庭暴力提供一个新视角。[1]

一、问题的提出

  家暴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首先,家庭暴力危害大,一方面表现为家暴受害者遭遇直接的身体的殴打伤及性命等,另一方面家暴受害者心理创伤难以愈合且易被忽略。其次,家暴行为隐蔽性强,家庭暴力通常发生在家里,不易察觉。加之“家丑不可外扬”等传统文化的影响,很多遭遇家暴的人选择默默忍受,尤其是一些遭受子女家暴的老年人,对家暴的态度漠然。目前,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家庭暴力惩治加强,但相关部门对家庭暴力的介入程度不够,想要解决家暴问题还需要更多的探索。

  2016年实施的反家暴法指出应当支持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社会组织开展心理健康咨询、家庭关系指导、家庭暴力预防知识教育等服务,而医疗机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在遇到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在接案后必须及时处理。医务工作者在遇到疑似家暴案例时有报告警方的权利与义务,但缺乏明确的法律政策指导,加之家暴患者的自我隐瞒等因素使得家暴问题的干预成为难题。但随着医务社会工作的发展,逐渐有医院设立社工部或购买医务社工服务项目,医务工作者可以第一时间将疑似家暴患者转介给医务社会工作者,由医务社工进行危机评估,提供专业服务,链接法律援助等相关资源以更好的解决家暴问题。[2]

二、医务社工介入家庭暴力问题的优势与主要任务

  (一)医务社工介入家庭暴力问题的优势

  1.“医生+医务社工”及时发现并介入

  医务社工在医院以专业社会工作者+医务工作者+志愿者的跨专业的方式开展服务。医务社工在协助导诊时若发现疑似家暴患者,可以陪伴家暴患者就医并提供就医引导,在等待就诊或检查报告的过程中,可以提供一个较为舒适的环境能让家暴患者能够缓解压力、避开周围人探究的眼光。对有倾诉欲的家暴患者可以倾听,对沉默的患者可以通过语言、眼神的交流,让她们能得到适当的放松。医务工作者(医生、护士等)在发现疑似案例时,也可以及时的转介给医务社工,由医务社工进行评估和提供帮助。

  2. 医生协助危机评估,医务社工输入希望

  很多长期处于受暴状态的患者,可能会产生轻生等念头,因此医务社工在接触到家暴受害患者时,可以在专业医务工作者的协助下开展危机评估。[3]即:(1)评估家暴患者当前的伤情及压力,帮助其减轻情感压力、缓解心理压力,降低自伤或者伤人的危险性;(2)评估家暴患者的心理适应性,协助其恢复心理平衡,避免出现慢性适应性障碍;(3)评估家暴患者的应对能力,增强其应对家暴危机的能力,引导其了解求助渠道、方式,以便获得更好更及时的帮助。医务社工在危机干预中最重要的目标则是输入希望,通过建立信任关系、提供情绪疏导和情感支持,评估其潜在的伤害并提供保护性措施,必要时医务社工可以提供资源支持。

  3. 跨专业团队合作,实现资源整合

  医务社工以团队形式提供服务,有效加强资源整合。医务社工坚持助人自助的理念、运用社会工作者专业技巧为家暴患者提供服务,通过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等专业方法为家暴患者提供心理疏导、建立朋辈支持等。专业医务工作者提供医学支持,可以从医学上解释妇女受伤的情况、目前的心理状态,为医务社工的介入提供支持。法律援助志愿者团队等提供专业法律咨询及援助服务,协助家暴受害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4]

  (二)医务社工介入家暴问题的主要任务

  1. 提供家暴个案咨询与辅导

  医务社工在为家暴患者提供服务时,通过个别化的方式提供个案咨询与辅导,即遵循社会工作专业价值观、运用社会工作专业知识和技巧,帮助家暴患者疏导压力、提供情感支持、进行危机干预等。医务社工秉持“同理心”为家暴患者提供服务,接收家暴患者通过语言或非语言传递的信息,给予及时的回应。以某医院医务社工接收的家暴患者个案为例,该个案是一个正在哺乳期的被家暴的二胎妈妈,因家暴加照顾两个孩子压力较大、远嫁也缺乏朋友的陪伴,使得内心感到压抑、甚至想过轻生。一开始,该患者拒绝医务社工面谈的邀约,只愿意在电话中进行沟通,表示“就想要找个人说说话,但又不想给朋友打电话,因为他们总劝我离婚。”通过医务社工几次主动的线上沟通,该家暴患者提出可以在家附近约一个隐蔽的地方和医务社工进行面谈,在面谈中医务社工尊重案主即便遭遇家暴也不愿意离婚的坚持,通过分享如何照顾孩子、产后如何更好的恢复等协助家暴患者疏解压力,并在多次的面谈辅导后逐渐打消她轻生的念头。[5]

  2. 加强合作建立家暴患者干预机制

  强制性报告制度要求医务工作者或社会组织在发现无民事能力、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家暴时需要及时向公安机关进行报告,公安机关介入后会进行劝解、严重者可以核发人身保护令。但在具体的实务工作中很难实践,一方面,很多家暴患者选择隐瞒真实情况,另一方面,医务工作者也担心强制报告后,谁可以为家暴受害者提供可持续的服务,真正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而医务社工的介入刚好可以填补这部分的不足,通过建立家暴患者干预机制及时为家暴患者提供补救性服务。首先,医务工作者可以在接收家暴患者后,对伤情和家暴患者心理进行评估,及时联系医务社工介入。其次,一方面,医务社工评估具体情况并向公安机关进行报告;另一方面,医务社工可以链接法律资源,申请法律援助,为家暴受害者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6]

  3. 开展朋辈支持小组完善社会支持网络

  长期遭受家暴的受害者通常社会支持网络薄弱。医务社工可以尝试开展家暴患者朋辈支持小组。小组的目标是通过有类似家暴经历的人彼此交流,舒缓情绪和心理压力,提供情感上的相互支持。朋辈支持小组的主要工作过程可分为:(1)压力宣泄与寻求认同。医务社工运用专业的工作技巧,使组员形成彼此接纳、尊重,产生一种共鸣的气氛,可以在小组分享过程中宣泄压力并得到理解和认同。(2)伤痛疗愈,重建自我。遭受家暴的人身体的伤很快能愈合,但内心的创伤很难愈合,因家暴产生的自尊受挫、极度自卑、抑郁等问题极容易被忽视。医务社工要帮助受暴者重新认识自我,运用社会工作技巧让受暴者重建自我认知,重塑自信。(3)完善家暴受害者的支持网络。解决家暴问题、维护家暴受害者的合法权益需要完善其社会支持网络,法律援助网络是维护家暴受害者的重要力量,医务社工可以协助畅通法律援助渠道,为家暴受害者构建多元网络支持。[7]

三、医务社工介入家暴问题的角色定位

  医务社工在家暴问题中主要是事后干预,即提供补救性服务,针对家暴行为已经发生的情况下,医务社工在家暴受害者就医过程中开提供心理疏导、危机介入、情感支持、链接法律援助等,医务社工的角色主要为情感支持者、危机评估者、资源链接者。

  (一)情感支持者

  作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家暴患者不仅要承受身体上的伤害,更多的还要承受内心的压力,“害怕、小心翼翼”是很多家暴患者的生活常态。医务社工在接触家暴患者初时,承担情感支持者的角色,医务社工通过陪伴就医、语言的交流、肢体的互动提供人文关怀,营造一种安全的氛围,引导家暴患者慢慢的倾诉内心的情绪,缓减内心的压力。

  (二)危机评估者

  医务社工在疑似家暴患者就医时要增强敏感度,对一些状态极不稳定、或者医务工作者认为需要高度关注的服务对象进行及时的危机评估和危机干预,以减少家暴患者自杀或者伤人的事件,帮助家暴患者度过艰难的时刻,协助她们度过危机。

  (三)资源链接者

  许多家暴受害者个人资源比较缺乏,医务社工在医院建立志愿者团队,除了专业医务工作者提供专业医疗救助,还需要法律援助资源,为保障其合法权益提供支持,此外,还可以链接社会救助、专业心理咨询等资源,协助家暴受害者回归正常生活。

四、总结与展望

  现阶段社会工作在介入家暴的防治问题中已经进行了较多的尝试,医院作为接待家暴受害者的第一个救助场所,使得医务社会工作者可以成为第一个倾听家暴受害者的人。通过医务工作者提供专业医疗支持+医务社工提供专业助人服务+法律援助等志愿服务团队整合社会资源的方式,可以为解决家庭暴力问题提供一个新视角。2020年10月,北京市卫健委印发了《关于发展医务社会工作的实施意见》,逐步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推进医务社会工作,到2025年实现全市医疗机构社会工作全覆盖,让我们看到了医务社会工作更多的可能。相信随着医务社会工作政策的不断完善、社工人才队伍的不断壮大,医务社会工作介入家庭暴力问题的会有更多的可能。

参考文献

  [1]丁瑜,杨凯文.妇联购买“反家暴”社会工作服务的制度变迁研究——以M市某反家暴专项服务项目为例[J].社会工作,2019(05):60-71.

  [2] 孙金荣,沙维伟,张晓斌,李成.遭受家庭暴力女性的个性和心理健康状况[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21(06):964.

  [3]马天芳.关于社会工作对妇女家庭暴力的介入研究[J].经济与社会发展,2016(06):67-68.

  [4] 同[1].

  [5]李爱芹.浅析家庭暴力问题的社会工作介入[J].社会工作下半月(理论),2009(03):56-58.

  [6]孙金荣,沙维伟,张晓斌,李成.遭受家庭暴力女性的个性和心理健康状况[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3,21(06):963-964+976.

  [7]王慧娟.医护人员干预家庭暴力的现状分析[J].重庆医学,2017,46(12):1713-1714+1719.

作者:陶静 单位:西南石油大学法学院

【家庭暴力问题与医务社工的介入】相关文章:

1.网络环境下农村小学生家庭教育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2.对家庭道德教育问题的研究

3.新时代家庭教育问题的对策

4.数字化金融的发展与家庭商业保险的参与

5.农村地区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契合

6.班主任指导叛逆期青少年家庭教育的理论与实践

7.《萤火虫之墓》中的家庭伦理关系与人性沉沦

8.论中国家庭教育中的代际文化冲突与和谐

9.中小学教师家庭教育指导的困境与突破

10.小学教育与家庭教育有效结合的策略

11.卢梭的家庭思想及当代启示

12.家庭暴力认定问题案例研究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