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核心素养的LAM能力结构设计与实施建议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核心素养是信息时代人的发展共同目标,是我国贯彻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必要路径。我国目前对学生的核心素养培养方式主要是基于各个学科核心素养进行的,这明显与核心素养所强调的综合性理念相悖。该文以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导向,思考以能力结构重构课程教学,提出了LAM能力结构体系的可行性与必要性,为基础教育课程体系变革提供参考。

  关键词:核心素养;课程改革;能力结构;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2014年教育部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以下称《意见》)一文中提到“研究提出各学段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明确学生应具备的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及关键能力[1]。”此后,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成果发布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会上公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总体框架及基本内涵,该核心素养是在国家的教育政策指导下,指向学生面对未来社会发展以及终身学习所必备的品格以及在基本知识、技能掌握基础上形成的学科能力,各素养之间是相互联系、补充、促进的关系[2],也就是说强调的是一种综合性理念。

  在众多素养中最重要的部分被称为核心素养,核心素养为教育的各个阶段的聚焦点[3]。长期以来,我国基础教育课程现状概括起来主要包括教学内容分科化、教学目的功利化、教学评价单一化等特点[4,5]。对学生核心素养的实施方面也多为针对某个学科核心素养而进行的培养,如语文核心素养、数学核心素养等,本质上还是应用于单一学科。然而,核心素养是一个宏观的抽象体系,不具有可操作性,是知识、能力和态度的结合,不能以抽象的方式表现出来[6]。因此如何将宏观的核心素养抽象体系进行剖析,对其中的概念性作操作性定义以便于指导实践,使其更好地融入课程,以达到核心素养文件中对学生所要求的能力,是需要深入探讨的。

  综上,本研究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指导,探讨如何在核心素养视域下突出能力结构,更好地在课堂中践行核心素养对学生所提出的培养要求。

1 核心素养及其相关研究

  核心素养是一种能力结构框架,是根据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以及社会需求,对学生全面发展所必须具备的能力并且适用终生的一种素养[7]。OECD组织在2005年发布了《关键能力的定义和选择:执行纲要》[8],文中指出核心素养并不是知识与技能的简单传授,而应该是知识和技能的应用、实践与创新等内在的有机融合。这是一种比基础知识与技能更加高级的形态内容,直接体现在现实生活以及为进入未来社会而所需要做的准备中。国内关于核心素养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辛涛等研究者的观点,他们认为核心素养的本质应该为个体在现实生活以及未来社会中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技能、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对于学科来说,核心素养也并不是对接某个单一的学科知识,不指向某个具体的问题,而重心在于个体能够利用自己已有的能力,通过一定的方法获得知识和技能,这是一种对每个人都有重要意义的素养[9]。我们在课堂教学中要关注并且培育学生的核心素养,引导学生回归生活[10]。然而,把知识化为核心素养并非易事,需要不同学段共同认清基于核心素养的课堂改革本质,寻找走出课堂改革困境的基本路径[11]。为解决这种困境,多位研究者进行了相关研究,如通过整合相应的音乐基础课程、融合多项教学方法等来对学生的音乐核心素养进行培养[12];通过图像识读、美术表现、审美判断等来培养学生的美术素养2],如图1所示。

  上文提到我国应该以能力结构来重构课程教学体系,以此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而能力结构元素的提取势必要基于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所蕴含的要素。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把文化基础提在了首要部分,可见文化基础在核心素养中的重要性与基础性,其核心要素为人文底蕴和科学精神,而人文底蕴包括人文积淀、人文情怀、审美情趣三个要点,科学精神包括理性思维、批判质疑、勇于探究三个要素[2],人文积淀与人文情怀重点强调学生具有古今中外人文领域基本知识和文化的积累等,跟目前教学所强调的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有点类似;而审美情趣则强调学生具有艺术知识、技能与方法的积累,能理解和感受艺术文化的多样性,具有发现、感知、欣赏、评价美的意识和基本能力等,也就是艺术能力;科学精神强调学生要掌握基本科学方法,运用科学思维方式认识事物,严谨地思考问题,能多角度、辩证地分析问题,有一定的计算能力等,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对数学能力的解释。

  2.1 LAM能力结构

  能力结构应该是多围的,在基础能力结构之外还有很多外围能力,而基础能力结构却是最为重要与关键的。因此本研究基于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的文化基础部分提取了三种基础的能力,建立了LAM能力结构,如图2所示。

  LAM是语言、艺术、数学(Language-Art-Mathematics,简称LAM)三种能力的首字母组合,这三种能力之间是交叉融合的关系,体现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对人才培养提出的综合性要求。从图二中可看出,LAM结构中的语言能力是基于人文积淀与人文情怀要素所提取的,体现着人类学习的最原本的知识,是最基础的能力,包含听说读写四部分内容;数学能力是基于理性思维与批评质疑要素所提取的,也是一种人需要培养的计算与思维能力;艺术能力则是审美情趣要素所提取,更多地蕴含了情感、态度、价值观这种健康的审美取向。

  2.2 LAM能力结构内涵

  2.2.1 L:语言能力的价值——听说读写

  语言能力体现着核心素养秉承的文化基础部分。

  信息的载体依托于语言,课堂上的讲授充满着语言的环境。在我国基础教育中,“听、说、读、写”基本包含了语文课堂上所有内容,除了语文课之外,几乎在所有课堂中师生们都靠着语言进行信息的交换,因为课堂是以知识传授为主,而学生对语言的理解直接影响了其听课的效率,大部分的时间是教师或学生在使用语言[15]。它们之间也是可以互相转换的,通过“听、说、读、写”能让我们更好地掌握我们母语,进而对语文的学习打下基础,对以后培育学生的情感品德起着重要作用。

  2.2.2 A:艺术能力的价值——情感、态度、价值观

  艺术能力体现着核心素养强调的健康的审美取向与发现美的能力。

  艺术能够让人们对世界了解得愈加美好,也体现出美育教育的一部分。而艺术除了体现在熟知的学科课程(如美术课)中,艺术本身也是个体应该具有的,应对现实生活以及未来社会的一种能力。

  艺术不同于数学、科学等学科教育重于逻辑的严密性、严谨的数字计算以及科学实验,它是一种感性的能力,注重的是学生关于直接形象的看法。不仅仅是美术的图像,音乐的韵律,而是学生能通过眼睛与耳朵来感知世界,如体会到语言中的美、数学中的对称美等。

  2.2.3 M:数学能力的价值——算

  数学能力体现着核心素养强调的理性思维与批判精神。

  数学这门学科在小学阶段开始就被视为最基础的两门学科之一,在所有学科中起着祭奠性的作用。通常提到数学能力,往往将它与逻辑推理能力、计算能力、空间思维能力等联系在一起[16],它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生活中的计算问题、数据的处理、日常的推理和计算等,是人类生存所必须学习的一种能力。

3 实施建议

  对于LAM能力结构当中“L”(语言)方面培养,前文提到,这绝不仅仅是语文课当中的事,学生的信息接受能力(即L中“读”的能力)如果没有得以锻炼,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其上课时对知识的理解与吸收。因此检验学生掌握知识的熟练程度就很重要,那么这就牵扯到检验学生的复习成效这个过程,本研究建议可以采用费曼学习法进行对学生掌握知识程度的检验。

  而对于LAM能力结构当中“A”(艺术)方面培养,可以体现在如语文课堂中,学生除了需要掌握基本的字词句,语文课堂上应体现其人文性和审美性,围绕审美发现与鉴赏来开展,通过课文中的文学教材中蕴含着的美的事物,让学生感受到其中的“美”,在这种美的熏陶中培养美育、陶冶情操,丰富心灵的目的,进而培养学生对美的感知能力。

  至于LAM能力结构当中“M”(数学)能力,除了能够在数学课堂中践行,其他如地理学科中对于地球的公转与自转这一知识点的学习,需要进行不同维度的角速度与线速度的计算以及地方时、区时的计算,这涉及精度差、时间差的计算。这些都是在除数学课堂之外践行逻辑与计算思维的一方面,同时也能看出数学计算能力在学习中无处不在,体现出了数学的重要性。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EB/OL]http://www.moe.gov.cn/srcsite/A26/jcj_kcjcgh/20140408_167226.html.

  [2]核心素养研究课题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J].中国教育学刊,2016(10):1-3.

  [3]卜庆盼,朱妮娜,倪秀珍,等.生物学科核心素养视角下“免疫学”活动型课堂的构建[J].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20,39(10)79-82.

  [4]吴举宏.管窥高中文理分科[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1,31(17)6-8.

  [5]王雅琴,文雪.教学伦理的偏失与重建[J].教学与管理,2016(36):4-6.

  [6]李芹.核心素养如何落地--基于欧盟核心素养的实施与评价的启示[J].教学研究,2017,40(4):18-23.

  [7]艾兴,王坤.“关键能力”的要义、逻辑及其培养[J].课程.教材教法,2020,40(1):68-74.

  [8]OECD.The 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Key Competencies:Executive Summary[EB/OL].http:www.oecd.org/pisa/35070367pdf,2005-05-27.

  [9]李艺,钟柏昌.谈“核心素养”[J].教育研究,2015,36(9):17-23,63.

  [10]于洋.基于核心素养的课堂有效教学探索[J].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7,32(4):13-17.

  [11]张伟,李帆,杨斌.基于核心素养的课堂改革本质、困境与出路[J].江苏高教,2020(5):53-58.

  [12]王雷.核心素养视角下基础音乐教育的改革研究[J].中国教育学刊,2020(S1):124-125.

  [15]谢赠生.核心素养背景下高中美术鉴赏教学策略探讨[J].中国教育学刊,2020(S1):130-131.

  [16]樊晓云.多角度发展高中学生生物学学科核心素养[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20,45(9):183-188.

  [17]李如密.教学艺术论[M].山东教育出版社1996:241.

  [18]鲁献蓉.重视学生数学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J].课程.教材教法,1999(11):26-28.

作者:李丽萍 李高祥 单位:贵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基于核心素养的LAM能力结构设计与实施建议】相关文章:

1.地理教学目标在核心素养视域下的表达:误区与建议——基于《地理教学》期刊教学设计论文内容分析

2.实施基于提高艺术生核心素养的校本课程

3.基于核心素养下物理教师课堂提问的有效预设与课堂调控的策略

4.基于核心素养的高中语文学习活动设计

5.基于核心素养的初中数学概念课程案例设计

6.基于心理健康教育与高中语文核心素养视角探讨学生的人格塑造

7.基于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小学英语单元整体教学设计

8.基于核心素养的高中信息技术教学的有效性策略

9.基于核心素养提高的初中田径运动教学的优化策略

10.基于核心素养的初中思想品德课程渗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11.化工生产中的烟气脱硫、脱硝及除尘技术分析

12.线上线下,混合教学----“互联网+”背景下商务英语实践教学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