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霍珀电影视觉风格与人物塑造中的作者印记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汤姆·霍珀作为近年来在好莱坞发展的英国导演,即使在其执导的电影《国王的演讲》斩获第83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后,理论界也没有很多关于他的研究。本文选取几部汤姆·霍珀执导的代表作,分析这些电影所传达的视觉风格与人物特性,尝试寻找汤姆·霍珀作为“作者导演”的可能性与相关印记。

  关键词:汤姆·霍珀;“作者导演”;作者印记;视觉风格;人物塑造;

  用电影艺术的形式塑造人物最难的是如何让观众对人物感同身受。除了好演员精湛的表演,电影因其区别于其他艺术形式而有着独特的与观众交流的方式,能够巧妙运用这种由电影本体带来的特殊性,并熟悉自己所擅长的“主题”故事[1],便可以称为“作者导演”。汤姆·霍珀就是这样一位导演。

  2010年以前,汤姆·霍珀这个名字并不为广大中国观众所熟知,但《国王的演讲》在第83届奥斯卡电影节上一举囊括4项重量级大奖后,汤姆·霍珀独特的叙事性影像风格逐渐引起评论界的关注。笔者尝试综合分析汤姆·霍珀的几部代表作品《魔鬼联队》《国王的演讲》《丹麦女孩》中人物与空间关系在荧幕上的处理风格,探讨导演是如何运用人物与空间的外化关系来展现人物内心,从而寻找导演的作者印记的。

  汤姆·霍珀的传记片独特之处在于他总是通过一组贯穿影片的人物关系来展现人物内心的成长,而主人公与其他“亲密人物”关系发展的外化常常体现在他们(她们)共同生活、工作的场所上,随着关系的改变,人物与空间的关系也在荧幕上随之改变。

1 构图营造人物心理距离

  几乎所有的摄影教科书都会教导摄影学习者不要留有过多的头上空间,最好能恪守“三分之一”构图法则。然而,汤姆·霍珀在《魔鬼联队》和《国王的演讲》中大量使用了将人物推至画面角落或者极致边缘的方式来强调人物此时的偏离和不适(见图1、图2)。

  即便是固定机位的镜头也有其内部的“节奏感”,当画面中主体不居中或以特别稳定和谐的构图出现时,画面给人的感觉则更有冲击力。汤姆·霍珀正是利用这一构图原则视觉化地表现了人物不平静的内心。

  《魔鬼联队》中当克劳夫怀着一颗小粉丝的激动心情等待着偶像唐·里维莅临自己所在的球队并与站在场边的皮特交谈时,克劳夫的头被挤压在画面的左下三分之二处。而一般来说,传统的摄影技法对于人物的拍摄是忌讳在脖子、手腕、膝盖、脚踝等处进行画面切割的,霍珀这么做也正是希望给观众带来潜意识上的不适感——此时克劳夫对于唐的崇拜与他之后的野心同样是盲目的。在《国王的演讲》中伯蒂和莱内尔的第一次见面更是将极端构图发挥到了极致。在这场戏中,国王在所有单人镜头中都被挤压到了画面的极左方。背景也没有任何的景深,只有黄绿色块堆叠的墙纸,如同严重困扰着约克公爵的口吃问题,无法解决,无法逃避。

  这种在人物面前没有任何前景、边缘化人物的构图使人物之间的关系疏离,虽然在进行对话,却并没有达成真正的交流。

  与之相反,在《丹麦女孩》中,汤姆·霍珀一改前两部影片关于人物“需要懂得向外界去寻求帮助的重要性,从而与自我和解”的探讨,转而进入更加深邃的“完整自我”的主题,电影镜头语言的应用也随之改变。在艾纳第一次去练功房找其好友乌拉这场戏中,导演第一次以非常明显的方式暗示艾纳内心对于女性身份的渴望,大量类似芭蕾舞裙的白色蕾丝边被用作前景,塞满整个空间,而两个人物在各自出现时的构图都堪称经典,基本都处于画面不偏不倚的1/3处,让观众感到舒服(见图3、图4)。这与笔者前面提到的“节奏”更加强烈的构图形式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值得注意的是两个角色在空间上的地理位置安排,乌拉处于练舞房中,艾纳在上层空间的试衣处,艾纳对乌拉的凝视仿佛看着内心女性身份的自己,充满怜惜和小心翼翼。带有前景失焦遮挡的处理,使得观众对真实空间的认知趋于模糊,被强调的是感知上的、具有女性意识的逐渐觉醒。

2 不同焦距镜头缔造不同人物空间关系

  汤姆·霍珀与摄影师拉里·史密斯(Larry Smith)有过多次合作,后者曾长时间与斯坦利·库布里克合作,霍珀说他从史密斯身上学到了很多库布里克的工作方式,其中之一就是他非常喜欢用18 mm的镜头[2],因为这个镜头最能表现出人物与空间的关系,而他相信人物总是和空间有着密切的关系,18 mm的镜头总是能很好地展现出角色与其所处空间的关系(见图5、图6)。在《魔鬼联队》中,德比和利兹第三次交锋时,克劳夫由于太过紧张不敢去现场观战,而在观众席背后的半地下办公室焦急地等待比赛的结果。略微倾斜的构图,鲜明的色度对比和光线控制,加上宽画幅比例,将克劳夫在这个半地下室中对于一场胜利的极致渴望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场戏由霍珀亲自掌机运镜,极近距离特写和手持全景的对切,加以时钟的穿插特写,组成了一组令人印象深刻的蒙太奇画面。不连贯的时间被压缩在幽闭空间内,形成了极佳的内心戏剧冲突的外化。

  除了运用18 mm镜头外,霍珀还尤其喜欢将摄影机放在离演员面部极近的位置(见图7、图8)。

  他说,他对人物与实体环境的关系非常感兴趣,他在拍摄时非常希望与角色有着“极私密的关系”。当摄影机与演员极近时,所暴露出的细微的表情会有相当强的效果[3]。摄影机与角色的距离直接影响演员的表演距离,而景深范围的控制则能将角色的心理活动投射在观众的意识中,与此相结合的是不同焦距的镜头和空间中“深度暗示”的结合使用。

3 非水平画框暗示人物内心冲突

  不夸张但贴近人物内心的细微水平倾斜往往在画面的情感传递中有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国王的演讲》中,乔治国王五世逝世,顺位继承者约克公爵的哥哥——一位完全无心国事,只醉心于美色的情种即位。内心复杂的伯蒂无人倾诉,找到了莱内尔,第一次对他真正敞开心扉,也揭示了口吃的心理成因。这场戏中,约克公爵的全景镜头轻微倾斜,与近景的左下角构图相结合,加上背景沉郁的深棕色,正适合这段关于不幸童年经历的讲述(见图9、图10)。与许多导演极致性地使用全景式的非平衡构图不同的是,霍珀永远是以人物为重点突出对象来进行构图的。虚化的背景和不明显的背景水平线条的暗示让普通观众不能很轻易地认识到构图的失衡,却在潜意识中体会到了失衡的人物心理。值得提出的是,导演汤姆·霍珀曾在采访中说,因为自己的父亲(Richard Hooper)二战中失去了父亲,他的童年记忆就是关于自己澳大利亚籍的母亲为心理受到创伤的父亲卸下负担的过程。所以,《国王的演讲》以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成为他迄今执导的作品中最具个人感情色彩的一部作品,虽然他也是在拍完后才发现的。

  《魔鬼联队》中同样利用了水平倾斜这一画面拍摄技巧。克劳夫接任利兹球队后,在全队球员都不配合的情况下,队长严重犯规被禁赛,克劳夫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电话求助老搭档皮特。两个场景的全景画面都有水平的轻微倾斜来显示双方都不平静的内心(见图11、图12)。

4 结语

  霍珀从业以来拍摄的电影题材迥异,从改编自经典英国文学的英国广播公司(BBC)迷你剧《丹尼尔的前半生》到传记题材剧集《约翰·亚当斯》和电影《国王的演讲》,再到由经典音乐剧改编的电影《悲惨世界》和《猫》都是如此。但细看霍珀的电影,不难发现导演日益鲜明的影像风格——善于通过摄影机展现人物与环境的关系,从而投射出角色的情绪状态。“作者论方法”通过宣称一个导演的形式和表达的一贯性,有效地把一个作者转化到一个实际上与他自己相对应的类型之中,转化到一个界定其作品的管理系统中[4]。所以汤姆·霍珀的电影虽然题材涉猎广泛,但都完美展现了人物内心的变化,同时也有着相当鲜明的作者印记。

参考文献

  [1] 罗伯特·麦基.故事[M].周铁东,译.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1:137.

  [2] O'CONNELL S.Tom Hooper,“The King's Speech”-FOR YOUR CONSINDERATION[EB/OL].(2010-12-22)[2021-05-18].https://www.hollywoodnews.com/2010/12/22/tom-hooper-the-kings-speech-for-your-consideration/.

  [3] TAPLEY K.Interview:Colin Firth,Geoffrey Rush and Tom Hooper[EB/OL].(2010-09-06)[2021-05-18].http://www.incontention.com/2010/09/06/interview-colin-firth-geoffrey-rush-and-tom-hooper/.

  [4] 托马斯·沙茨.好莱坞类型电影[M].冯欣,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13.

作者:施博闻 单位: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

【汤姆?霍珀电影视觉风格与人物塑造中的作者印记】相关文章:

1.电影中的人物形象设计论文

2.舞蹈表演中如何塑造人物形象

3.从《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看“不可靠叙述者”对人物塑造的作用

4.人物塑造下传统戏曲论文

5.电影文学发展中的经济与文化论文

6.古典音乐在电影配乐中的表现形式与作用

7.美国新黑色电影艺术风格论文

8.古龙小说人物艺术风格论文

9.基于电影视觉特性的动态多目标实时相机计划

10.塑造演员角色的电影艺术论文

11.非遗传播中故事化创作方法与规律研究

12.新媒体时代下主流媒体新闻传播的创新模式

文档上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