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之花,优雅绽放----淮安大剧院的建筑平衡之道

2022-03-21版权声明我要投稿

  摘要:剧院建筑是最为复杂的建筑类型,淮安大剧院的设计历程也是一个矛盾化解、矛盾共生寻求平衡的过程。文章从实与虚、“壳”与“核”、观与演、技与艺四个方面探讨淮安大剧院平衡设计的取舍,期望淮安大剧院能够成为“文化引领城市嬗变”的重要场所。

  关键词:设计;剧院;平衡;现代主义;标志性;

  建筑要满足实用、坚固、美观三大需求,就必然是复杂的和矛盾的[1]。

  保罗·鲁道夫(Paul Rudolph)则说:“人们永远解决不了世上所有问题……建筑师在决定要解决什么问题时具有高度的选择性。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之所以能设计诸多奇妙的建筑,就是因为他忽视了建筑的许多方面,如果他试图解决更多一点问题,就会使他的建筑软弱无力。”[1]

  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为我们指出建筑本身是复杂与矛盾的,而鲁道夫将“忽视”一词用在密斯身上也非贬义,反倒深刻道出了大师由“取舍”到平衡的建筑哲学。

  自然,由矛盾到平衡的过程中并非仅仅是贯穿线性与理性。更何况,设计乃过程非产品,从设计到建成,时间的维度更是矛盾交织。

  因此,平衡建筑是实践中的探索,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不断地追寻情感与理性、技术与艺术、形态与品质之间的微妙的平衡。而剧院建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最为复杂的建筑类型,淮安大剧院的设计历程也是一个不断的矛盾化解、矛盾共生,以求平衡的过程。

1 实与虚的平衡:融于城市的透明剧院

  当今新建的剧院建筑基本上均与新城发展或者老城复兴相关,在国内自然以前者居多,但无论对于新城、老城,剧院建筑都超越了自身的功能,肩负了带动、引导城市发展的重任,作为城市发展的触媒,以“文化引领城市嬗变”。

  所以,新建剧院一般都以其优越的区位条件与核心地位,成为众目聚焦的城市地标,其建筑设计也随之由于城市角度的“宏大叙事”而有了一种难以按捺的冲动。然而,剧院建筑作为一个昂贵而且使用频率有限的公共文化建筑,避免其成为城市大平台中的摆设也是设计中极为重要的问题。剧院作为城市空间的公共资源,对于市民活动的开放性无疑是必须坚持的。

  两者的矛盾在淮安大剧院(见图1)身上也极为突出。剧院选址于淮安生态新城的核心先导区,翔宇大道与枚皋中路这两条城市主干道在此以锐角交汇。生态新城核心区是未来大淮安的城市中心。前期进行的行政中心工程明确了新城的城市轴线,决定了核心区的城市形态。公安及交通大楼强化了轴线,并使行政办公带向东西两翼伸展。淮安图书馆等四馆综合体以“文化航母”之姿,为沿翔宇大道和枚皋中路的文化带奠定了基调。淮安大剧院即位于这一轴一带的交会之处,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项目开始之初,周边建筑都已以蓝图的形式存在,宽阔的道路广场与南侧的城市公园提供了广阔的观察视角,突显了剧院区位优势。处于这样的环境当中,淮安大剧院既是城市中的剧院,更是城市中的明珠,但是我们坚信,“在21世纪的今天,剧院建筑如果还是仅仅依靠其巨大的体量作为城市地标,已经无法满足城市发展的要求。”[2]

  设计采用以下策略:首先,将剧院各功能单元分为两类,舞台、观众厅、前厅、后台等是建筑的主体,而影城、各类配套用房及停车库等是剧院的配套功能。前者由于舞台工艺、流线的要求在体量上几乎没有弹性,后者则具有极强的“可塑性”。其次,我们将配套功能整合、塑造成为一个巨大的基座,在形态上与西侧“四馆”相呼应,其本身的功能则为承载各项公众活动的一座开放平台,绿地、铺装都由地面延伸其上,东接市民广场,与城市轴线对话;西连文化广场与“四馆”相望;作为一座人工雕琢的城市客厅与枚皋中路南侧森林公园的自然山水相映成趣。由此,椭圆曲线勾勒的剧院主体则漂浮于基座之上,同周围建筑刚直的线条形成对比,大方而不失优雅。而大面积的玻璃幕墙则使之成为融于城市之中的“透明”剧院。公共性的平台与透明的建筑主体丝毫没有削弱建筑的标志性,反而由于漫步的人群增加了场所感,也为影城及餐饮场所聚集了人气。

2“壳”与“核”的平衡:“艺术之花,优雅绽放”

  以剧院为代表的大型文化建筑反映了城市的自身气质、文化品位与经济实力,是当之无愧的城市地标,造型设计是功能合理基础上的第一要务。而剧场的内核则是基本类似的由观众厅、品字形舞台、台仓、栅顶共同组成的空间“十字”,前厅、后台等围绕其外,形式稍有弹性。

  在功能分析的引导下,建筑形式操作以“椭圆”这一基本几何图形为基础进行巧妙的组合,不同斜度的外倾椭圆体块叠加,结合伸出体块外近1 m的竖向表皮,自然展现出了“绽放”意象。这样,漂浮于台基之上的剧场主体也就自然成为优雅绽放在淮安新城的一朵艺术之花,结合曲面玻璃幕墙竖向线条产生的韵律体现的悠扬旋律,向外传达剧院建筑自身的演艺功能。

  圆形的内收性在各个方向均展现了无盲区的视觉效果。远观可凸显造型意象,近看则体会气势的恢宏,远近都兼具视觉冲击力。最大化的透明立面将周边景观无障碍地引入建筑内部,实现内外相融。层叠的屋顶是造型重点,将高耸的主台融入优美生动的“第五立面”中,兼顾了天际线和空中视角。

  同时,椭圆的体量与内核的“十字”最为贴合,两者之间的空间自然形成了简洁的前厅与后台部分,后舞台和侧台的上方也被充分利用,布置了排练厅(见图2)。

3 观与演的平衡:旨在提高“亲密感”的观众厅设计

  “建筑设计的质量不仅取决于建筑的形式,而更取决于使用者,这一点在剧院观众厅(见图3)的设计中尤为突出。不少建筑学上成功的观众厅,不论建筑的视觉效果多么引人注目,观众厅的视线设计如何完美,在观众和演员的眼中,却是一个冰冷、乏味的大厅。”

  这是由于戏剧是三维的,并且有多种方式的观演对话:舞台和观众厅里的所有人和其他人都是在互动交流的,包括某个观众和几个演员之间,这一组(演员或观众)和那一群(演员或观众)之间的交流,而不是仅局限于某个演员和某个观众。

  但是面对废除了包厢并通过严格视线计算设计出的现代极简风格观众厅,舞台上的演员所看到的大部分观众都远离自己,并隐退到无边黑暗之中,也就很难与他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3]。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淮安大剧院的观众厅设计综合运用视线设计、声学设计等手段,采用了三面围合的新型马蹄形观众厅。

  池座视线升高按照规范适当提高并使后部五排座席提高标高并向侧面延伸形成与楼座平面尺寸相同的假楼座;在其上另外设计两层楼座,得到了视觉上为三层楼座的具有竖向形式感与序列感的观众厅设计,有效缩短了观众与演员之间的距离,1 200座的观众厅最大视距仅为27 m,结合三面围合的楼座环廊使演员和观众之间的互动与交流成为可能,努力营造观众厅空间的亲密感。

4 技与艺的平衡:“绽放”造型的实现

  写意是“优雅的艺术之花”以建筑的形式绽放的关键,也就是最简化的形式来展现概念的意象。淮安大剧院看似复杂的造型实际上由7个椭圆与2个正圆及其在平面上的投影共同定义。其中主体结构采用2个不同斜向的空间椭圆通过上下等分点来确定梁柱位置。尽管空间语汇并不复杂,但这仍是一个不规则曲面大跨钢结构,对于结构设计而言有极大的挑战。这是由于上、下两个椭圆的斜度并不相同,相同的等分点相连形成的倾斜钢柱不仅沿着曲面布置,也绕着曲面转动,而为了形成简洁的外立面,上、下环梁的外侧应与建筑外立面玻璃幕墙贴合且高度保持一致,同时结构设计也希望节点能中心对齐,所以建筑主体环梁是根据外立面曲面形成的扭曲箱型杆件,其截面形式也就成为非常规的扭曲平行四边形。最终,经过结构工程师综合评估确定,剧院舞台、观众厅构成主体结构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剪力墙”结构,通透的前厅部分采用钢框架结构体系,屋面主梁与主体结构铰接,并采用压型钢板混凝土组合楼盖,框架斜柱通过下端的型钢混凝土柱与下部混凝土构件可靠连接。为了保证通透的效果,上、下结构环梁间除了结构立柱外采用单向预应力拉索玻璃幕墙,拉索长达20 m,并且结合环梁的立柱达到自平衡的效果(见图4)。

  在主体结构之外,幕墙不仅是建筑的外围护构件,也是立面造型元素,同时也是室内空间的向外延展的关键。这一点在淮安大剧院项目上体现得尤为突出,幕墙系统甚至可以说决定建筑效果的成败。淮安大剧院建筑主体上下椭圆均划分为165等份,上下等分节点处设斜向拉索,最大拉索长度20 m,系国内较大型的预应力单索幕墙之一。幕墙围护结构外竖向的铝合金装饰叶片进深600 mm,并通过杆件脱开玻璃150 mm安装,也仅通过拉锁固定,配合超透玻璃生动地塑造了建筑体形,将花瓣的意象阐释得淋漓尽致。

  玻璃幕墙也是淮安大剧院成为融于城市之中的“透明”剧院的关键元素。双曲面构成的外立面除结构柱外仅由钢索支承,室内外的界限最大限度地弥合。从观众厅环廊向外眺望,周边建筑、公园、绿地尽收眼底。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剧院则成为一个晶莹剔透的艺术殿堂,透过玻璃,木色的观众厅环廊真切地呈现在城市面前,前来观演的观众,不自觉地也成了生活大戏的演员,生动地烘托了剧院这一城市客厅(见图5)。

5 结语

  从2016年5月28日淮安大剧院顺利进行首演至今,各项设施运行良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我们也期望淮安大剧院也成为用“文化引领城市嬗变”的重要场所。回望8年的设计、施工过程,这正是“平衡建筑”理念下矛盾化解、矛盾共生,以求平衡的过程,而“平衡建筑”理念还将在建筑运营的全过程中继续得到检验,这才是对于我们真正的挑战。

参考文献

  [1] 罗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M].周卜颐,译.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知识产权出版社,2006.

  [2] 程翌.融于城市之中的“透明”剧院[J].城市建筑,2012(07):29-31.

  [3] 程翌.以空间亲密感为前提的剧院观众厅设计[J].建筑学报,2013(06):84-89.

作者:王嵩 单位: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上海复旦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

【艺术之花,优雅绽放----淮安大剧院的建筑平衡之道】相关文章:

1.大剧院无线网络设计论文

2.建筑工程学院环境艺术设计中的实践

3.建筑设计中的雕刻艺术美学论文

4.“大思政”背景下高职院校艺术类专业课程思政建设

5.园林意境中的建筑艺术论文

6.土楼的建筑艺术论文

7.广州歌舞剧院转企改制中面临的问题和对策

8.雕塑艺术与城市公共建筑设计融合论文

9.装饰图案艺术的古建筑论文

10.淮安中小会计师事务所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11.民用建筑地基基础和桩基础的施工技术

12.建筑工程中深基坑开挖施工技术

文档上传者